《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九百三十章. 九月大会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南国潘兴紫禁城·养心殿】

    赵光叔下了大狱之后,陛下似乎放心了许多,神龙不见首尾的居无定所的日子,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而止,扔在太和殿,养心殿,东暖阁,以及各处嫔妃的寝宫里过夜,而且并非夜夜御女,反而以休息养生居多,因此虽然年纪不小,身体倒还很好。

    昨日忙活了一天,今日便不朝了,直睡得日三竿才起来,而因为没有皇帝口谕,原本要在早举办的铁山大会,被拖延到了现在也没有开始,各国宾客,参加大会的各路铁匠,以及各种戏班子,摊贩,包衣,护卫等,都只能等着,因为这一次的铁山会不同以往——以前是工部尚书和礼部尚书主持,这次,是陛下亲自带领工部尚书和礼部尚书主持,也是说,从开国以来从来都是朝官主持的铁山大会,将第一次迎来御驾亲临。

    正因为这个消息被故意传扬出去,那些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渴望一展身手的人才毫无怨言地等待着,决定几千人前途命运,富贵或者凄凉的铁山大会,从清晨开始,为一人而等待。

    这,是皇帝的威仪。

    这,是南方帝国作为大国的蛮横。别人不说,连北国派来的使臣,都未必敢在这个时候呲牙呢。

    养心殿里,灵皇慢悠悠地,认认真真用过早膳,因为此时已经接近晌午,他便下令不必准备午膳,可这样一来,御膳房的厨子们直接歇菜了,而那些早晨起来,忙活了一午的朝官们的午饭,没有着落了。

    满朝武,和陛下吃一个厨房里端出来的饭,从礼法说,这是陛下请客,虽然天天如此,可到底也是皇恩浩荡,那些朝官听了这个消息,没有人敢于表现出不悦。

    当然,让这些国家蛀虫兼职国家栋梁们饿肚子是不可能的,他们个个都是有权势的人,传人去京城酒楼里叫个外卖随随便便,他们可以随随便便给酒楼大厨们增加工作负担,而大厨们,却着实不敢随随便便炒几道菜送过去。

    灵皇不管这些,此时他只管拿象牙牙签剔牙,剔牙这种高端的工作,是少数几样灵皇能亲力亲为,做的有模有样的“体力活”,其余的,包括穿衣都只能靠宫女服侍。

    白银色的魔法师,是这个时候走进养心殿的,万国朝贺会啊,十年一次,翰林院没有不放假的道理,当然放假了也没用,因为所有的太学生都跑去观摩凑热闹去了,一个在家赋闲的都没有……

    因为不用去讲经,所以银尘换了那他一身亮闪瞎的银色长袍,这长袍是件奥术附魔装备不说,面还有林绚尘亲手修过的花纹,在银尘的心目,大红色的讲经补服更珍贵。

    面圣行礼不在话下。灵皇也少和他寒暄,因为灵皇知道,银尘才是真正的“铁疙瘩”侯爷,人小鬼大,多做少说,最是实干,实诚。前一阵子送来的那一套螃蟹刀,不仅可以杀螃蟹,遇到刺客,还能把刺客当螃蟹一样肢解了,陛下,那是十成十的满意。

    因而陛下和他说了没有五句话,开门见山道:“在今日试之前,你已经是钦定的‘天下第一锻造师’了,身份不可与等闲相同,因此啊,这次试,你只能作为压轴出场,而在之前,需要你率领铁匠街的几位敕令拔擢之人,组成评委,品论天下精英的工器!朕,不担心你最后的献艺,只担心你那张嘴,骂起其他锻造师来,未免有逼人跳河之嫌。”

    “陛下教训的是!”银尘摸摸鼻子,他知道一个活着的魔法师,嘴炮功夫必须和令咒功夫一样好才行,他又依仗着超越时代的明,未免有今人看古人之眼光,在家里,朋友之,君臣朝堂学堂之说话还十分得体有分寸,对付不相干的人那非常严苛了,这是魔法师“骨子里的傲慢”的通病,他们的讽刺挖苦,不过是激将,希望被讽刺之人看清自身缺点,知耻而后勇,更一层楼,只是许多时候都火力太猛烈了。

    魔法师,终究是读书人的进化形态,而读书人,忠,谏,直,正,必不可少,正二字,在于立天下正道,明对错,知兴衰,其次才是以载道,这两个字重如山岳,可不是儿戏呢。

    “当今世,锻造师何其多也,北国伪朝,也有一条铁匠街,朕的铁匠街还大,还气派,但都是些滥竽充数之人,这些人,你不必给他们任何面子,逼死一个算一个!其他的,你可以多听听那些老锻造师的意见,毕竟你年纪轻轻,又能擅武,工器锻造这方面,恐怕你只专注精品,技巧惊艳天下,考核试的门道,不如那些参加过历次大会的老人了!”

    “微臣谢陛下成全!”银尘岂能听不出这么安排之的回护之意,灵皇肯定知道他第一次参加铁山大会,连选手都没有做过,如何能做得起评委呢?让他当评委,不过是因为他乃当世第一大师,其他评委,根本没有资格评论他手里打造出来的东西,这才有如此苦心的安排,至于压轴试,镇压各路宵小的那一场“献艺”,珍品一出,谁敢呲牙?!自然也不需要任何的评委了。所谓姜还是老的辣,灵皇的考量,果然面面俱到,起银尘这个除了魔法和民生还有名声余者一概不问的二愣子魔法师,老到多了。

    这灵皇,心细如发,也有一腔抱负,缺的,是魄力和勇气。

    不,他并不缺勇气,他缺的其实是陛下最不缺的权力,如果灵皇能够乾纲独断,他未必不如北边的武帝,他能做出打破千年祖制,“传位赵光怡,兄终弟及”的决定,并且早已秘密下诏立储,证明他并不缺乏勇气。

    银尘恭恭敬敬地站在角落里,这么想着,对这个胖胖的老头子,对这个花天酒地横征暴敛的陛下,不由得生出一丝敬佩,这世,心黑透了的极端邪恶之人多得是,但是完美无缺的好人,从来没有出现过。灵皇“软弱无能”,“误国误民”的表象背后,依然埋藏着一颗为天下人请命的王者之心。

    “你不必谢朕,如今茫茫世间,能和朕推心置腹,不设防备地对话的人,只有你了,至少男人之只有你而已。来人!看座!看茶!”

    皇帝赐坐,银尘谢恩后坐下,对十几万年前的满清皇室,对几千公里外的建州大奴,南方帝国的皇室对于人臣的宽和与尊重,不知不觉间,成为银尘为他们出头,对付北国的重要理由。北国皇室虽然励精图治,国家兴隆,可是君臣之别太严重了,臣子为君王的奴隶,见了君王,只能跪着说话,对于真正的读书人来说,这是有辱斯,折损尊严的事情,而银尘更是对下跪这种礼仪十分反感,他知道,人跪久了,膝盖会生了根的。

    “朕定于午时过了再去主持那铁山大会,趁着现在,和你这个翰林院的讲经聊点事情。”灵皇随意地抚摸着胡须道:“首先一件嘛,是关于李让贤午门外斩首的事情,你怎么看?”

    “闭关锁国,是要亡国的。”银尘想也不想答道,他知道李让贤的事情,主张海禁,闭关锁国,以求一世安宁,毕竟东海出了那么大事情,朝廷海军的损失,也不小,李让贤提出海禁之法,防止莠民流失,也是一种法子,可是海禁一起,东南沿海的世家大族贸易完蛋,平头百姓出海捕鱼的生计泡汤,这断人财路,等同于杀人父母,东海沿海的官儿们一个联名参本,再给凌华皇后和掌握批红权的内阁大学士们送点海外珍,这不好好一个三甲同进士被稀里糊涂地砍了脑袋。

    “哦?还这么严重?”灵皇挑挑眉毛,他的眉毛,如今已有了许多斑白之色。

    “人困于斗室,尚且发疯而死,何况家国?帝国虽然农业发达,太平盛世,可是农户们不赶集,这年节也过不好,何况市井之民,家家户户都有和外人贸易往来的需求,小到一个人,一个家庭都如此,何况帝国乎?咱们帝国,虽然可以自给自足,但这自给自足并不能恒久极乐,西洋特产,东洋特产,时人爱之,不可断绝啊……何况帝国丝绸,瓷器,茶叶,风土特产,出了海禁,那是整船整船的真金白银,朝廷的关税,富户的商贸,平民的倒卖,渔民的捕捞,这都是钱,都是生计,所谓断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如今断掉朝廷十分之一税收,这是动摇社稷,其心可诛!”

    “但莠民出逃,海外蛮夷觊觎,又作何解?”

    “别人拿着弓箭对着你,你闭眼睛,难道能不被射死?微臣的话是不好听,可道理是这个道理。海外蛮夷的某些人,亡我天朝之心不死,怎么闭关锁国都不顶用,所谓好战必亡,忘战必危,海军的军备,是要维持住的,海军的威风只要还在,不必担心太多。佛郎机大炮是很厉害,可是那东西只要在船一响,必定倾覆,陛下还是多问问工部军监司的人,定海将军泡什么时候能完成吧!”

    陛下听了点点头,道:“果然是个明白人,军略高明,目光长远,是说话实在有点冲了。第二件事情,崇王府的事情,你怎么看?”

    “臣……委实不知道如何办。陛下开恩,容许臣和爱人团聚,容许臣日后能略尽笑道,臣……除感恩戴德之外没有别的想法,臣——”

    “感激涕零?真的么?——”皇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打断了银尘的话。银尘稍微惊讶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灵皇用这种声调和自己说话。

    银尘有点疑惑又有点茫然地抬起头,直视着皇的眼睛,他的目光纯粹又天然,没有丝毫做作的成分。他不怕灵皇,从任何意义来说都是如此,因此他也没有任何向灵皇撒谎隐瞒的必要,既不害怕,便不心虚,更不会想着方法把什么事情瞒天过海,或者一味地阿谀奉承。因正直而坦然。他此时只是单纯地想知道自己究竟因为哪一句无意间的话惹怒了灵皇。

    “真是个难伺候的老孩子。”银尘看到灵皇那一双幽绿色的眼睛的时候,这么想。

    可谁知道那幽绿色的眼睛里,陡然射出几道凶狠的银绿色的幽芒,那光芒幽暗晦涩,尽管有着银绿色的鲜艳色泽,却依然十分地不明显,难以辨认。当那几道光芒落到银尘的身,直接透过了霸体的守护,通过他的眼睛刺入他的脑海,直冲他那早已净化成机械迷城的灵魂之海,然后——

    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直到这时,银尘才稍微警醒,才从皇幽绿色的眼睛里勉强分辨出那几道银绿色的光芒,才知道自己受到了某种精神攻击。不过然并卵,皇纵然借助了强大的古光器发动精神攻击,他本身那仅仅属于入体境界的战士灵魂实在太弱小了(相对于法师而言),根本无法撼动银尘几近法神位阶的灵魂领域,那像用弹弓射玻璃珠子打地球一样,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可见的效果。

    “抬起头来,看着朕——啊,看来你还挺诚实的,眼睛的构造挺复杂,可是目光真纯净。”灵皇发动精神攻击的同时如此命令道,但马老脸一红,随口调笑了一句,将尴尬凝重的氛围打破,同时他首先转移了视线。

    银尘垂下眼帘,不说话,他此时也算明白了,眼前这个皇帝不仅具备着决死一搏的勇气和对国祚传承始终如一的责任感,更具备一任帝皇的职业素养,对手下恩威并施,故意表现得息怒无常,让手下猜不透自己的心思,从而不敢贸然投其所好,送其所要,以防被偏听蒙蔽,在手下面前始终保持着威严和距离感。银尘垂手不语,实际用心学习着灵皇的每一个动作,以备将来自己荣登神座的那一天。不过他不需要如同灵皇这样装得十分辛苦,因为灵皇的手下只有人,没有机器,他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始终存在着人为偏差的因素,因而不得不使用些帝王权术,而银尘,用魔法与科技建立起来的全球监视络之后,便可以获得大量的没有任何修饰偏差的信息,因此他不需要太过于依赖这些帝王术。银尘心里暗暗感叹,自己和灵皇,曾经过过相互利用,甚至有些敌对,可是从今以后,他不得不将灵皇看做小半个导师——想从加布罗依尔的法师身学**王术是不可能的,连教皇都不一定会这种技巧。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九百三十章. 九月大会)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