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九百一十六章. 苦绛株恶海逃生3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龙倩儿被他一喊,打了个寒战,回头道:“大王救命之恩,倩儿来世再报!只是和大王孤男寡‘女’,倩儿害怕!”赵‘玉’衡便拉开另外一边的帘子,叫道:“慧儿来!”即刻便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浅笑着车,将帘子笼好,赵凌云道:“现在你应该不怕了吧?”龙倩儿看着车厢里的两人,觉得他们若是用强,自己无论如何挣扎也无用,此刻只能听天由命而已,反倒不怕了,抬眼盯着赵凌云,只见眼前公子,虽然清秀美貌和二哥哥仿佛,可雍容气度远非二哥哥能,甚至连老爷都不,只觉得这位公子的仿佛东北雪原的一座高山,渊渟岳峙,深沉威武,却又是另外一番男儿气象,不禁有些痴了,赵凌云却是第一次被别家‘女’孩这么盯着脸,一时间脸也红了,忙伸手往鼻子一抹,道:“怎么了?蚊子落在鼻尖了?”这一说,车厢里的气氛登时散了,‘侍’‘女’慧儿和龙倩儿不禁笑倒。。: 。

    笑了一阵,两人歇气了,赵凌云才问道:“不知姑娘是哪个房里的丫鬟?方才听安琪儿说,似乎不是紫鹃姑娘。”龙倩儿道:“我不是丫鬟,我是辽海正阳候龙战的‘女’儿龙倩儿,父亲战死之后,家道落了,如今很难揭开锅了,家人送我到这里来投了亲戚,如今还是住在潇湘馆陪着林姐姐。”说得这里,不觉垂下泪来。赵凌云听了,只是点点头,却没有劝慰,也知道如今这府里的人,早全部变成了奴才和囚徒了,人生归宿之类,已经无从谈起。他这个做王爷的,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劝慰的法力来,低头思考了一阵,想着:“她如今只怕是哀叹前途渺茫,若是我能为她寻来一‘门’亲事,让她有了归宿,她便能宽心一点点了,我贵为亲王,手掌暗卫血滴子,什么人脉没有?想来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此时只答应下来,日后徐徐图之也好。”便抬起头来,正要说话,看见龙倩儿般低着头,俏脸圆润,下巴稍尖,秀目低垂,娇喘微微,虽然皮肤并非特备白皙,却依然有一副别样的韵味,只觉得这个‘女’孩秀外慧,虽有一副娇弱的身子,内里却有名山大川,于娇美之暗藏阔大宽宏量,看了一眼,不禁心跳加速,忽然一想到这样的‘女’子嫁给寻常凡夫,饵名钓禄之徒,商贾逐利之家,还要做个小妾,甚至因为已经入了贱籍,只能为奴做婢,白瞎了这一副好身材,这一颗宽大豁达之心,心里没来由地一突,居然刺痛起来,便赶紧移开目光,不敢在说出一个字,此时慧儿看着两人,感觉都羞羞怯怯的,不禁笑出声来,道:“好妹妹,你倒是将你的身世如实详细招来了,你可知道,我家王爷,虽然没在万众僵尸丛走过一遭,可也是在东海秘境里出生入死过的人物呢,真不知道天下还有什么人,能让他羞怯不敢言语,你到底使了什么魔咒神法,让我家王爷紧张成这样?”

    龙妻儿听了,不禁怔住,居然完全没词回答,赵凌云也觉得心惊‘肉’跳,却分明不是害怕,反而心里隐隐期盼着什么,便干笑一声道:“你们两个先坐着,我下去透透气。”逃也似地下了车,龙倩儿虽然内心宽大,却也是十分敏锐的,看着他的动作,猛然觉察到了什么,不禁红了脸,等到赵凌云下车去了,自己居然鬼使神差地掀开一角帘子,瞪着他的背影怔怔无语。

    南国潘兴城崇王府正‘门’外大街

    且说林绚尘由安德里卡娅陪伴着,哀哀戚戚地走出了崇王府大‘门’,转过身来,含着眼泪跪倒‘门’前,虔诚无地拜了几拜,轻声念叨:“皇天在,父母高堂启灵:儿今日栖身之处家败人亡,孤苦伶仃,虽然寻了个不错的归宿,可是一应嫁妆,父母恩情,俱都不能带!只能眼睁睁将家业抛闪!舅舅祖母,获罪的获罪,削爵的削爵,从此不是‘阴’阳两道,便是天各一方!儿今日哭拜父母在天之灵,望能不计之前挪动家产之过,稍稍降福于王府各人,轻微抵冲祸患,稍稍死得活!”顿了一顿,又道:“舅父呀!儿今日一去,只怕日后再也见不着了!你那养育之恩,教化之德,儿竟然不知道如何能报答!呜呼!……”胡‘乱’说了几句,那眼泪真如泉涌般出来,那凄凄切切的声音,竟让王府外面围观过来的兵丁和闲杂人等一起肝肠寸断,不少人都低声悲戚道:“天啦!没天理啦!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也能是戴罪之身么!”有些老婆子看不下去,偷偷去武雁‘门’打听事情去了,居然有人动了心思要将林绚尘赎身出来,给自己的儿子做媳‘妇’!

    林绚尘哭了一阵,也乏了,便站起来,摇摇晃晃朝前走,寻思着:“我今生今世除了隔着银尘哥哥之外,别说前程,连活路都没有了!与其出城再想办法,不如这么直接去了神武侯府邸算了,哪怕一头撞死在神武侯府的大‘门’,也好过一个人在世间飘‘荡’,孤苦无依不说,我这还算干净的身子,一颗还算通透的心灵,又如何能受得了这污浊世界的沾染呢!”正想着,忽然见到前面人头攒动,寒光乍现,只见一群铁甲大汉为了老,手里刀剑明亮,为首一个年男子,生得人高马大,明明长着一张消瘦俊朗的脸,却似乎有个十分臃肿‘肥’胖的身子。这位官老爷穿着一身大红长袍,却将长袍撑得鼓鼓囊囊,看起来那腰几乎被水缸还粗,林绚尘并不知道,这位老爷的长袍下面,还穿着一套全身锁甲,锁甲套长袍,整个人肯定平白无故胖三圈啊。

    这位官人的身后,站着两位铁塔金刚一样的秃头男子,绝顶光亮,如同大号的蛋白石,却分明不是什么和尚,虽然须眉皆白,却殊无一点皱纹,横眉竖目,巨眼兽瞳,仿佛两尊肌‘肉’拼装出来的憎恶缝合怪。浑身下,返虚级别的罡风时而旋转,时而隐匿,仿佛发‘射’架的核弹头,威慑着这里的所有人。

    林绚尘停住脚步,她身边的安德里卡娅仿佛刹不住脚一样窜到前面来,停住,几乎将林绚尘大半个身子都挡住了。

    林绚尘没吭声,此时她右手的珠串一热一冷,小眼珠儿,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伏在那个年官人身后的影子里了。

    “不妙,对方有铠甲。”小眼珠儿传来这么一个讯息,林绚尘眼神稍微变换,背后的三块‘花’纹,有一块浮动起来,隐隐发出血光。

    “你是什么人?崇王府的奴婢吗?怎么敢‘私’自离开王府?难道想畏罪潜逃?”年官人气十足地诘问道。

    “我乃姑苏巡盐使林氏之‘女’。”林绚尘刚刚平静坦然地说出这句话,听到身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回王爷,这位是皇亲自赦免的林氏遗孤,如今要被赶出城去了。”

    那位年男子自然是美王赵雨‘露’,瘦削英俊的脸,居然还涂着一层淡淡的胭脂,让他看起来美得难辨雌雄。他的声音倒是真正的男子汉的粗豪音‘色’。

    “林氏孤‘女’啊……”赵雨‘露’细细品味着这几个字,忽然问道;“你是那个病弱的,住在潇湘馆里的,和那个王府少爷青梅竹马的大小姐?”

    林绚尘点头道:“是。”

    “那么你得留下来,本王要好好审问你一番。”美王此时才‘露’出些许‘淫’邪的神‘色’,林绚尘神‘色’一紧,却没有多少惊慌,只是冷冷问道:“我已经被皇赦免,自认为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凭什么要被审问?”她索‘性’抬出皇帝的名号来压这个美王。

    “皇说你无罪,那是没有查明真相。”美王妩媚地笑起来,‘露’出森白尖锐的牙齿,如同鲨鱼在笑:“别的本王先不问,只问你一件,你可见过那王府公子的岳窑五彩小盖钟?”

    “什么?什么岳窑五彩小盖钟?”林绚尘惊道,但是马反应过来,那是赵‘玉’衡哥哥早年的一件玩物,摆在桌子看的一件五彩陶瓷酒具,当然可能是全天下仅有的这么一件玩物,来历也不是很清楚,甚至下落都不是很清楚,因为最近三年来,林绚尘没有在赵‘玉’衡的桌子看到过岳窑五彩小盖钟,她想着这件东西可能被粉黛儿或者邱雯,茉莉,千菊收走了,锁在红香园的某个柜子里。

    “怎么?在本王面前你也敢不说实话?本王可听人说,你和那小子从小厮‘混’在一起,本王的手下没有从红香园里搜出这东西来,那么一定在你的院子里!你那院子消失得如此诡异,想来那些东西都被你藏到别处去了!本王听人举报,你因为气愤王府吞没家产,瞒着别人将王府里的贵重东西,皇家禁品偷偷拿出去,藏了起来,日后慢慢享用呢!”美王冷笑道,周身散发着掳掠公主的乔巴的气息。

    “谁说的!”林绚尘听了这话,简直气哭了:“真是信口雌黄,那东西好几年都没有在二哥哥的桌摆了,显然是玩腻了,只怕被屋里的什么人收进了柜子箱子,现在倒无辜问起我来!我又不是二哥哥房里的丫鬟如何能知道!至于那说什么我偷偷藏匿王府东西的,那真是冤枉死我了!我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家‘女’子,外面连间房子都没有,算将东西‘弄’出来,往哪里藏啊!王爷还是快快叫那贼人来,好和我对质一番,藏匿东西是小,平白坏人名声可不是闹着玩的!”

    美王见她急得掉下泪来,只觉得她哭泣李那娇娇弱弱的样子特别动人,连带着那一个挡在身前的金发小‘女’仆仇恨的眼神也变得可爱起来,此时美王虽然已过年,可是‘欲’望还很强烈,见着这样一个美娇娘,早已经一肚子邪火,等着将他‘弄’到手,好好发泄一些,不过可惜,美王自己是个爱惜羽‘毛’的人,不愿意在这大街之闹出一个强掠民‘女’的糟糕名声来,虽然按照祖宗律法,在潘兴城里出现的任何一个平民都可以被任何人强掠为奴隶,因为这座城市里不允许平民活动的,可是这刚刚出了王府大‘门’被人劫掠为奴隶的,未免有点乘人之危的嫌疑。

    于是美王赵雨‘露’真个打算先耐着‘性’子,将小‘女’孩用话套住,用礼法压着,‘弄’到教坊司里“待审”,这么一来,背地里什么手段都可以尽情了。

    “那举报你的人,便是这个王府的大管家,王善报家的媳‘妇’,纵然和相公一起因为你们这些主子牵连,落了大狱,可是人要想弃暗投明,追求进,那怎么也拦不住的。他们可都举报了你,拍着‘胸’脯说是你拿了那岳窑五彩小盖钟,又都是王府的管家,管理王府一应财物进出呢!何况,他们在几天前还刚好搜过你那院子,发现短了许多东西!你个小娼‘妇’,居然连自己房间里的东西都要偷拿出去,在外面勾引男人!”美王信口胡来,反正王善保家的一口咬定府里短了什么都是这位林家遗孤所偷,虽晚未必说到这么一层,但总也可以无尽地借题发挥,让原本一个被赦免了的平民,再次变成满身罪孽的待审囚徒,到时候小姑娘为了脱罪,只怕只能向美王求救,这样一来,她甚至会主动献那娇美可人的身体呢!

    美王这么说着,周围一大堆围观着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也一阵窃窃‘私’语,对着林绚尘指指点点,显然盲从地相信了美王的话。林绚尘听了美王这么说,正想辩解说她房里的丫鬟都不知道,凭什么王善保家的的知道,却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她原本是一个心思敏感,猜疑有余而宽容不太足的美丽又纤弱的‘女’孩子,听了这些议论,之未免夹杂些风言风语,一时间心思绪纷‘乱’,各种各样的悲苦绝望的念头纷至沓来,理不出头绪,斩不断悲苦,一时间竟然哑口无言,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美王见她沉默不语,只是掉眼泪,那小模样越发惹人怜,此时心里的邪火早按耐不住,连忙高叫一声:“来人!将钦犯拿下!”

    身后护卫高声应诺,也不集结军势,朝着林绚尘猛扑过来,安德里卡娅此时鼓‘荡’起罡风,准备负隅顽抗,而林绚尘此时却还在无数念头挣扎,居然对‘侍’卫们的轰然应诺声充耳不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九百一十六章. 苦绛株恶海逃生3)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