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八百零六章 火狱门扉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石碑上的字,就是路标,一条一头粗一头细的硕大刻痕,就是指引方向的箭头。.: 。

    “朝天路”,朝着出口的方向。

    “无头路”,指向秘境的中心。

    在这两条路上,不同目的的人往来奔行,除了银尘,也有仇人相见,乒乒乓乓地厮杀的,战败的人,无一例外地被抛入路边的熔岩之中,转瞬间,就只剩一截焦炭浮在安静的岩浆上,成为某种骇人的景观。

    红‘色’的路,红‘色’的岩浆,还有黑‘色’的玄武岩,加上空气中的硫磺味道,让这里活脱脱地成为地狱。

    银尘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将这次封印灭罗渊的所有人找齐了,而此时,他的使命也似乎完成了,或者说,在有些人眼里彻底完成了。

    所有有志向封印灭罗渊,阻止一场人间浩劫发生的人,此时在“无头路”的尽头停下了脚步,他们一共十七人,十四个老头子,十五个寒山寺的人。

    除了银尘和万剑心,这里没有别的‘门’派的人了,不是没人帮助寒山寺的人,而是寒山寺的高僧们,拒绝任何人的同行。

    此时,他们已经不再遮遮掩掩,直接承认了自己此去便是九死一生的血战了。

    他们的态度引起了某些魔道的怀疑和记恨,于是有些人开始偷偷‘摸’‘摸’地跟着他们,还有些人甚至在路途曲折蜿蜒的地方,从他们身边越过,奔向“藏着财宝”的秘境中心,寒山寺的人想阻止也有心无力——他们所有人都必须保持着最强的战力,面对最强的灭罗渊。

    当然也因为他们的存在,为许多不想趟浑水的人指明了离开的方向,又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他们,从无妄的死劫中得了活路,无论魔道武士,抑或国公家丁,甚至贵族世子,日后少不得要去那姑苏城外的寒山寺,敬上一柱德生香。生人之德,虽说正道专属,可是魔道甚至邪道都会感‘激’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寒山寺历经千年,香火不断的原因,因寒山寺的人不求什么,却总是帮助他人,他们简直就是活着的“德行”二字。

    正如现在,明明都到了要拼命的时候了,苦禅大师依然在“无头路”的尽头停下来。

    寒山寺的掌‘门’,苦禅大师给银尘的直观印象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和尚,没有修为,可是银尘知道她是当今世上已知的,硕果仅存的三个元婴高手之一。他在一年前,重新修炼回了元婴一重。

    这样的境界对于人间来说,简直如同神灵一样高高在上,可是银尘看来他是那样普通,普通得容易让人忽略。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亲和,太平常,以至于几乎让人无法察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吧。

    大师披着一条大红‘色’的带着金边的袈裟,苍老而健壮,身形‘挺’拔,肩膀宽阔,白眉‘毛’和胡须很长很长,仿佛从脸上流下来的瀑布。他的眼睛是纯黑‘色’的,晶莹温润如同这世间最珍贵的‘玉’石,他身上没有带任何武器,没有禅杖,没有念珠,甚至连一卷经文也没有,可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金‘色’的佛光。

    “银尘小友。”苦禅大师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年过古稀的他依然行动迅捷,显然高深的修为让他的身体机能的衰老速度减慢了许多,他转过身,目光柔和地看着默默跟在后面的白银‘色’少年:“你将我等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还是带着万施主一起回吧,接下来的事情,只要‘交’给我等一众僧人就可。”

    “不行。”银尘一口回绝,尽管他知道任何时候都要尊敬长辈,但是面对生与死,别离与守护这样的沉重的选择,他骨髓里的法师‘性’格便会立刻发作,化为法师特有的坚持。何况,冯烈山的死,还历历在目,银尘骨血中黑‘色’的勇武,此时已经被彻底‘激’活,在这时候让他临阵退缩,绝不可能。

    “我必须跟着掌‘门’恩师一起,将灭罗渊封印。”银尘说得斩钉截铁,却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实际上满口谎话。封印?一位背负着诸多传承,拥有几乎和法神一样的海量知识的超级传奇法师,会和祸害人间的魔头谈“封印”?简直笑话。

    银尘此行的目标非常明确,找到灭罗渊,然后击杀。

    击杀。

    银尘不会认为一个在风源大陆旁边的大海里土生土正的怪物能挡得住带有些许神意的禁咒魔法,灭罗渊又不是无度,可瑞安或者紫风闲人,就它恰好是这个世界上的火之一极,面对雷神神意或者鬼神神意也是然并卵,何况银尘相信自己有办法召唤来水之一极和个家伙对抗,天下万物皆在生克制化之中嘛。

    “小友莫意气用事,此去危险万分,老衲自身都难保的。小友应该知难而退,留得有用之身,日后好将我等正道理念传递下去,老衲遣走徒子玄智,也想将来和你有个照应,你可不能……枉费老衲一片苦心,这是不尊重方丈。”

    “掌‘门’恩师可别觉得我说大话,我跟着恩师,其实就是想从中看看有没有能死中得活的方法。银尘并非愚人,知道那样催动圣器多半要付出‘性’命代价的吧?恩师不肯说,银尘也能大体估‘摸’出来。”银尘平静地说道,他的嗓音可平时一样,可是他语气让最熟悉他的万剑心感觉到不妥。银尘的语气和以前面对困难的时候不太一样,以前的法师先生还有着些许的审慎和犹豫,说话时候常常会有些回转让步的余地,可是此刻他说话的语气中,只有一股仿佛要蛮干一样的战意满满的勇武,一股勇往直前,决不后退的狠劲,少了许多冷静与权衡。

    他此时的语气像个勇者,而非智者。

    “银尘虽然年轻,可是身上背负着的东西并不年轻,一些普通方法办不到的事情,银尘或许能够做到。掌‘门’遣走银尘,便不会有尝试的机会了。”

    “此间事情,乃关系到东海亿万苍生,容不得一丝侥幸。”苦禅还是有点不同意:“老衲借助圣器,有十全把握能将灭罗渊再次封印,不知银尘你有几成把握?”

    “我有五成把握让掌‘门’不付出生命的代价。”银尘再次扯谎,他其实真正想的是:“我有十成把握让灭罗渊下地狱。”

    “老衲并非贪生怕死之人。”

    “但您是寒山寺,甚至是整个正道的一面旗帜。”

    “……”苦禅看着银尘的眼睛,很久,才长叹一声:“阿弥陀佛。”他知道这小子根本劝不住的,比玄智还顽固。

    他停了停,又说道:“不知万施主……”

    “别劝我,就是银尘不来我也会来,剑客一生,不对着强敌拔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万剑心仿佛受到了银尘的勇气的感染,内心之中满是豪情,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无畏而昂扬:“大师不必管我,正道之人,为天下人请命,此去自然死生自负的。”他说着,便当先朝着“无头路”的终点走去。

    那里,就是海碗形状的大坑,大坑壁上有玄武岩阶梯,却修得歪歪扭扭,极为粗糙难走,阶梯顶端一侧竖着一块石碑,上面写了四个大字。

    “红热走廊”。

    “这走廊既不红也不热。”万剑心很不负责地低声哼哼了一句,慢慢朝着向下的石阶探出一只脚:“石头是凉的,比红沙子还凉。”

    银尘跟过来,随手一颗火球,一发黑暗石化,火球与黑‘色’的光球在空中相撞,变成一架四只螺旋桨的无人机,嗡嗡嗡地朝下面飞去了,万剑心看得分明,那飞机似乎朝下发‘射’着一片红红的暗光。

    “安全。”银尘轻松地一脚踩在玄武岩上,却险些滑了个跟头:“小心!这台阶实在太难走了!”

    他似乎是在提醒后面跟着的老和尚们,可惜,这些修为普遍在返虚境界的老家伙们,在扭曲的石阶上行进的速度比银尘快太多,一点儿也不像寻常老年人那种‘腿’脚不灵便。

    最后,银尘被一行人远远抛在身后,然后又被了禅和尚一只手拎起来,飞快地窜下长长的石阶。

    “师弟,你还是应该多担心点自己才是。”了禅拎着银尘,追上队伍的时候如是说。

    “我怎么知道师祖们一个如此厉害,我将他们和家乡的老人们‘弄’‘混’了。”

    “师祖可都是返虚境界的高人,这点小小崎岖又如何难得倒他们?倒是你,真的应了那句话,上天给你一个长处,必然送你一条短处,你看看你,这点体力和筋骨,只怕连培元境界的人都比不上。”

    “是啊,我连《清风决》的第一重都没有练会——”银尘无辜地拖长音调,却在到达石阶尽头的瞬间突然闭嘴。这支十七人的队伍又停下了。

    银尘没工夫管身后尾随而来的魔道,他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石林上。

    红热走廊的尽头,就是被称为“绝红葬仪”的石林。

    那不仅仅是石林,也是碑林,更是刑架林。

    银尘第一眼看到的石碑上,镌刻着“绝红葬仪”四个血红‘色’的大字,喝所有其他地方的石碑上黑‘色’大字完全不同,似乎预示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危险。银尘手中迅速聚集起大量的光焰,一道道“光明神佑”无差别地加持在所有人身上,他自己却只顶了一道普通的“光明守护”就完事了。这一下子,银尘就将数十道符文用了出去。

    他从几位老和尚的后面绕出来,一双白银‘色’的瞳孔紧紧锁定了石碑上方。

    这里的石碑和别处的石碑完全不同,每一块石碑后面都立着一根不知道什么金属制成的柱子,柱子顶端,便是“葬仪”。

    韩婵儿就被一根和金属柱子同样材质的锁链吊着,悬挂在四个大红文字的正上方。她身上的衣服基本完好,她的脸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五官也全乎着呢,只是‘胸’前破开了一道长长口子,几乎将她的整个躯干劈开来,没有血,没有任何内脏。

    她双手向上升起,锁链穿过手腕,伤口附近的锁链颜‘色’和别处一样,居然没有丁点血迹残留,她的四肢还算是圆润饱满,和银尘一开始见到的一样,可是她的整个身子都朝中间凹陷了下去,简直如同肋骨都被取走了一样。

    她大睁着眼睛,惊恐万状的神情已经彻底凝固。

    “呃逆多佛,哪位师弟上去将施主解救下来,带回帝国好生安葬?”苦禅看着韩婵儿这个样子,便动了慈悲心,寒山寺的人事真的信佛,面对死者,虽然知道一切为空,可是也不太愿意让这些死者暴尸荒野,据说那对死者以后入轮回不利。

    几个老和尚赶紧上前,可是他们完全没有办法将韩婵儿从金属柱上拿下来,不是因为那锁链如何结实,而是因为韩婵儿的身体,居然和金属柱长在了一起,至于破坏柱子,更不可能,韩婵儿,柱子,石碑,碑林,甚至整个秘境,似乎都被一股及强大的力量笼罩住,变成一个整体,攻击任何一个部分就如同攻击整个秘境,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除非禁咒。

    “这是一种阵。”银尘用神识快速扫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笃定地说道:“如同风的阵形成聚元式一样,这是用火形成的阵,整个秘境都是这种阵,任何一个部分都是不可分离的,除非破开火阵,那需要太大量的水力了……这个阵应该是封印……”

    他没说完,脸‘色’陡然一变:“不对,不是封印灭罗渊的!而应该就是灭罗渊!”他语速飞快地说道:“掌‘门’恩师,我们得快点了,这个秘境和可能直接由灭罗渊的力量形成的——封印破损的程度比我们想象得大。”

    “也是。”苦禅一脸凝重:“藏经阁里的古书记载,封印之地冰川蔓延,寒气‘逼’人,何曾说过如此炎热之地?阿弥陀佛,我等此次比想象的艰难啊!度人之事,只能作罢。我等快走吧。”他说完,当先朝着碑林内部走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八百零六章 火狱门扉)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