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八百章 被袭击的冯烈山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你?来做什么?!”尽管已经有了足够坏的预感,冯烈山依旧下意识地问了出来,只能说潜意识里,他就在抗拒着那个答案。,: 。

    “干掉你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也猜不出来?你把脑子忘在了秘境外面是么?”银尘轻轻‘揉’了‘揉’耳朵,接着抱着膀子,松松垮垮得站在两座熔岩池的中间,仿佛见了老朋友聊天一样轻松说着,他的语气中没有丁点杀意,没有丁点胜券在握的自信和得意,甚至连仇恨愤怒也没有,只有一种仿佛在讲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的故事一样的平静。

    “干掉本座?……”冯烈山沉‘吟’的了一下,仿佛十分困难地理解着银尘直白浅显的语言,实际上却是在强迫自己接受眼前不可改变的事实,强迫自己从‘混’沌和惊愕中(他不会承认自己有点胆怯)警醒过来,变得老辣,‘精’明而凶狠。他的眯凤眼微微张开了一点,暗红‘色’的瞳孔中‘射’出森罗的血光,他周围的空气里,渐渐解析出一阵阵厉鬼的哀嚎。

    灼热的空气,不知为何突然冷凝下来,长风公平地吹起两个人的衣袍,一黑一白,如同恒久的对冲。

    “你一个魔威阁的弃徒,还想干掉本座这样的魔威阁长老吗?简直蛇吞大象!”冯烈山冷笑着挖苦道:“离开了魔威阁,你甚至来正宗的神功都学不到,纵然天赋异禀,又能有什么长进?鬼厉名那个老‘混’蛋跟你不足一月,能教会你什么?你小子大概不知道‘传承’二字,对江湖人来说重过生命吧?”

    “这就是你嘲笑我的理由?你觉得我会多么傻,才会用魔威阁的招式来对付你?”银尘被冯烈山自说自话的“推理”惊呆了,这样一个曾经几乎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的强悍人物,难道患了老年痴呆?或者被什么东西撞坏了脑子?才会说出这么一堆漏‘洞’百出的话?

    “不用魔威阁的神功?不用你那入体二重的可怜修为?那真是顶顶好的事情。”冯烈山突然笑起来,裂开的大嘴和一双细缝样眼睛配合起来,让他的笑容显得极为‘阴’森。他毫无预兆得伸手打了个团圆揖,就在银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十几道镔铁‘色’的流光就爆发出来,将银尘彻底笼罩。

    银尘吓了一跳,他还是小瞧了冯烈山,这个心机‘阴’狠的人,即便偷袭,也绝对会在敌人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团圆揖,抱拳礼,甚至鞠躬的视乎,都有可能是他发动最致命一击的瞬间。

    流光就在银尘刚刚反应过来准备启动火焰符文阻挡的前一瞬间碎裂了,那碎裂的光芒之中,还爆发出一道道冰蓝‘色’的针芒,那些光芒没有任何一道直接击中银尘,却让银尘的脸‘色’变暗了几分。

    水与火的力量,被隔绝了,银尘几乎感觉不到周围的水,火两种元素的存在。“这是什么?”他下意识地问道,内心之中升起了些许的戒惧,因为他此时感觉自己似乎是掉入了不完全的禁魔领域之中。

    “风林火山。”冯烈山残酷地说道:‘本座出了秘境之后,夜‘花’了许多工夫来研究你,自然不能毫无建树。你那所谓的来自什么地方的传承,虽然对我等神功武士克制巨大,有着出招距离上的先天优势,看起来真的诡异难防,却总有些痕迹要留下的。本座仔细回味你前前后后在本座面前展示过的招数能力,除却魔王气息,便只剩下指挥水和火的能力了。本座没有研习过血脉秘术,自然不可能知道你如何能‘操’纵得了水和火,但是总觉得呢,你那进招距离的优势,大概就是因为能从周围像凝聚风一样凝聚出水火,才绕过了天则吧?很可惜,天妒英才,如今世上,魔王气息已经消失了,你也甭想利用,而‘操’控水火的能力,只要中了这个风林火山之毒,一时半刻是没法回复的,一时半刻之后,你也就不用恢复了吧?’他说着,很细致地将双手伸进袖子里,然后朝银尘微微一拱手,算是示意他要进手了,这种如同正道般的做派,被冯烈山这个魔道大佬做出来,那就意味着银尘此时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这样魔道大佬才有足够的耐心玩正式的决斗。

    “风林火山?原来如此,被认为是强制对手顺从决斗天则的‘祥瑞之气’,根本不是什么毒‘药’……其实就是一种增强风属‘性’感应力而牺牲其他三种属‘性’的感应力的‘药’剂——不过冯长老,你难道忘了我还有一种元素可以使用吗?”

    “有用吗?”冯烈山慢慢放下手,微微含‘胸’,两脚悄悄前后错开:“风林火山不可能削弱对魔王气息的控制力,你现在就是使用魔王气息对付本座,本座也只能认了,可惜啊,天则变动,如今的魔王气息不过徒有其表,而你那些发光的气劲,比魔王气息尚且远远不及!面对完全掌握住了猛鬼之力,身负《亡魂杀破**》的本座,你能奈何?你今日不过是来送死而已。”

    “原来如此,计划还算周祥。”银尘不置可否。

    “那是当然,你爬深山钻‘洞’子寻找各种神功的五年,本座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像什么《五雷正法》,《擒龙决》,《大开碑手》,甚至于杜传昌那小子曾经用过的《无影红砂手》,你应该都涉猎过吧?不过,以你能被一个垃圾武馆开除的资质,这些神功你又能修炼到什么境界呢?培元半重?一重?对于本座来说,那连挠痒痒用的‘花’拳绣‘腿’都不如啊!”

    “你说得十分在理啊。”银尘此时才放下双手,将白银‘色’的手掌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收回懒散的站姿,摆出一个差不多算是起手式的架势,却连丝毫的‘交’错破防的准备也没有。他的目光柔和平顺地落在冯烈山身上,如同清冷的月光,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平静淡然,却也潜藏着冯烈山根本想象不到的惊天伟力。

    “如果说,在进入秘境之前,你这么做,哪怕我使用元素转换,都未必能干掉你,毕竟无论是光裂水火,还是暗分水火,说到底还是光和暗的力量,对你真的造成不了什么影响,只可惜,进了秘境,一切都不一样了。”

    “怎么?你在这么一个贫乏的秘境之中还能捞到什么好处么?你是指这个所谓的什么‘门’派的狗屁传承,还是那些臭鱼烂虾(章鱼族)遗留下来的什么玄器吗?真要这样,那本座说不得要先喂你几招,让你在死前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神功,真正的传承!”

    “你没有资格跟我讲传承,冯烈山。”银尘的右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手掌之上光芒闪耀,光芒化为一圈圈复杂的魔法阵,以圆环嵌套的刻满文字的六芒星为主干,扩展成来自异界的华美,魔法阵中,各种刀剑的幻影浮现又消逝,如同百万轮回,他那一只手,暴‘露’在灼热的空气中,却如同天神的枢机一样,散发着夺世的华彩与无尽的神秘感。

    看到那只手,冯烈山是眼睛几乎移不开了,可是他必须分出一丝‘精’神来捕捉银尘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来预判他的想法和行动,决斗的天则降临下来,无可逃避,无可怯懦,在这样残酷又简单的战场上,两人,谁能料敌先机,谁就能赢得名为活下去的胜利。

    活下去。

    这是冯烈山此时全部的想法,杀死银尘也好,杀死怪泉也罢,一切都是要在着苦境一样的熔岩绝地中求得大写的生存二字,否则什么都是白瞎。

    活下去。

    这三个字如同针刺一样鞭策着冯烈山,让他的双脚灌注了无尽的勇气,罡风,就在一阵剧烈的鬼哭声中爆炸开来,带着一股扭曲固体的实质力量和一股扰‘乱’对手心神的‘精’神力量,以冯烈山脚下的地面为中心,冲击‘波’一样扩散开来。

    魔威阁的长老腾空而起,漆黑的长袍在昏暗的光线下拉伸成一道巨大的乌鸦状的残影,他的两只袖子如同鬼头枭的翅膀,在高空之中哗啦啦地拂动着,几如宿命拍打羽翼的声音。

    梅‘花’镖如同小型对地攻击机里投放出来的炸弹,哗啦啦地散开来,朝银尘兜头落下,那飞速旋转着的飞镖边缘,带起一圈绿‘色’的光芒,那是散元毒,永久‘性’的散元毒。

    银尘皱皱眉头,暂时失去水火两系魔法感应让他十分不适应,面对扑面而来的“河汉星幻”一时间竟然有点束手无策,从海底上来,他一面研究着魔哭冥斩拳爪,指,掌,拳四种技巧的融合,一面研究着各种各样的符文组合方式,因此也十分习惯于四种元素的综合运用,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出现一种或者几种元素不能使用的状况。

    没有火的感应力,他无法用光芒和火,凝结成各种各样的障壁来阻挡飞扑而来的梅‘花’镖。

    哪怕他压根不怕梅‘花’镖伤的毒。

    白银‘色’的瞳孔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佛一秒钟的犹豫,而冯烈山已经和他的飞镖全面压上,飞镖已经到了银尘身前三尺远的地方,而冯烈山本人,也快到了一丈远的地方。

    银尘知道,距离不足一丈的时候,就是冯烈山发动‘交’错破防的瞬间,银尘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轻功而不是冲锋来完成‘交’错破防。

    一秒钟,仅仅一秒钟,犹豫和些微的惊慌就从白银‘色’的瞳孔中彻底淡退,只剩下金属‘色’的笃定与顽强。法师的眼睛里没有滔天的仇恨,他早已将仇恨埋在了心底,法师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怒火,冰冷是他最强的愤怒,他抬起手,一个黑暗符文燃烧起来,在手背上显化为褐黑‘色’的火焰,而那火焰之中,无声无息地爆发出一道惨烈的绿光。

    绿光将飞镖完全笼罩,也将冯烈山的半个身子笼罩进去。尽管有着厚厚的罡风护体,冯烈山依然感觉到一股蚀骨的恐怖。那不是冰冷的感觉,那是真正面临死亡的感觉,那感觉如同遭受玄器‘阴’阳界的直接照‘射’,‘阴’暗,深邃之中,带着如同无情岁月一样迅速累积的腐朽。

    冯烈山清楚地看到,他发出的所有飞镖都彻底变成了石块,紧接着,那些石块化的飞镖直接停在了半空,自动组合成一面凹凸不平的铁墙挡住了他的视线,也挡住了他下落的路线。

    “原来只需要将物体石化,就可以直接使用雕像活化,并不一定非得‘弄’雕像来。”银尘暗自总结着经验,新的施法系统并不如何顺手,却依然掩盖不住其强大的威力,别的不说,光是光与火组成的定向结界具备返虚一重的强度就让银尘欣喜,他以前,从来没有梦想过法师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直接防御力。和冯烈山的战斗,和美王的战斗,和今后一切人的战斗,都是他琢磨这个新的施法体系的唯一途径,银尘深刻地明白,想要将蚩尤,雷神,鬼神三位大神传承综合起来的《终极施法系统》研究透彻,生死搏杀是唯一的方式,因为这三位神级强者从来不相信什么友好切磋,他们一生的荣耀,也只能用无边血海来浇灌。

    就在银尘稍微走神的瞬间,冯烈山如同飞行火鬼一样从天而降,合道七重的他,根本不需要动手,只需要‘精’神一凝,一个聚元式就在‘胸’前成型,紧接着汇聚起周围数百步之内的一切灼热干燥的罡风,凝成一根带着流岚特‘性’的,状极狰狞的风枪,狠狠刺入银尘用石化飞镖凝结出来的墙壁之中,接着,罡风爆炸。

    合道七重的风压如同冲击‘波’一样打在银尘身上,若是普通的武士这一下绝对能被活活震死,可银尘身上的不动霸体只是‘荡’漾起了一道幽暗的闪华,就将这股巨大的力量转化为机械推力,将他整个人如同‘棒’球一样打飞出去。银尘的右手才刚刚抬起,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摆出任何符文手印,就被这一下重击打断了。他一声不吭,任由自己如同破布袋一样倒飞向远方。

    “哈!这就是你说的神秘传承?!”冯烈山狂笑一声,原本已经下落的身体,在空中爆发出第二道鬼哭狼嚎也似的的罡风,再次高高谈起,他张狂地保持着飞行的姿势,如同黑‘色’的猎隼,疾雷般掠向在空中失去平衡的银尘。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八百章 被袭击的冯烈山)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