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七百九十一章 明泉,最后的战斗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他出现在另外一棵树下,顾不上自己极端狼狈的形象,悄悄将身上的所有符文‘激’活。.: 。

    他没有工夫想现在如何突然遇到了灭罗渊或者什么渊的怪兽怎么办,他只知道,法术在战斗的时候,可以保留底牌,但必须保证火力。

    火力不够猛,或者连续‘性’不好的法师,不是一个可以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法师。

    事儿吧光剑在他身后排成一个审判之轮的样子,是持续了一秒钟,就消失了。银尘身上的泥巴和酸水几乎如同时光倒流一样飞速从身上离开,团城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落进泥土之中,悬浮术发动,银尘微微离开地面几寸,背靠着被硫酸杀死的枯树,看清了眼前的敌人。

    树林之中不仅仅有浓重的黑暗,还有几处被岩浆冲开的红热浅塘,里面发出亮红‘色’的如同火把的光芒,将近处的景物照亮。借着亮光,银尘看到了袭击自己的人,是一位身穿紫‘色’长裙的‘女’‘性’。

    她头发雪白,病态的雪白,仿佛在极短的时间里极速衰老形成的白发。他皮肤黝黑,纯黑‘色’的皮肤上长着一条条亮蓝‘色’的经脉,从皮肤里膨胀出来,让整个人看起来都处在青筋暴起的状态之下,有些吓人。她的眼睛是黑灰‘色’的,眼白是暗黄‘色’的,如同肝腹水末期的病人。她身上唯一亮丽的‘色’彩,就是被泥水染黑了一半的鲜‘艳’长裙,那‘艳’丽的紫‘色’,仿佛代表着她即将走向末路的青‘春’。

    那是‘迷’幻的紫‘色’,魅‘惑’的紫‘色’,**的紫‘色’,也是脏污的紫‘色’,堕落的紫‘色’甚至是血族的紫‘色’。

    那长裙在不知何时刮起的微风之中轻轻摇摆,如同嗜血的魔罂粟‘花’,那黑‘色’皮肤,长长白发的‘女’人,长着让银尘熟悉又厌恶的五官。

    “明泉?!”

    “夫君……”明泉的嗓音如同金属互相撞击一样,铿锵嘶哑,难听至极,她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温柔,只有切齿的仇恨。

    银尘冷哼一声。轻轻推出一掌,一颗大火球就在掌心里生成,呼啸着朝她‘射’去。“既然已经下了毒,就不要再讲这些所谓的情面了吧!”

    朵兰特斯之毒事件,银尘不可能忘记,因此也别指望他原谅明泉。

    “夫君,奴家和你,原本可以幸福美满,你为何偏偏要拒绝奴家?!”明泉毫不犹豫地扑向银尘发出的大火球,仿佛自杀一样,可是她身上那些蓝紫‘色’的青筋,陡然之间勃发出一层和厚厚的,既像罡风又像血脉秘术一样的风‘潮’,狠狠撞击在火球上,将火球彻底吹灭了。

    银尘消费一个符文发‘射’的火球,连爆炸和燃烧的伤害都米有造成,就被明泉破解。

    **师刚刚放下手,甚至没来得及评估这一击下去的成果,就被明泉以接近音速的快绝速度近了身,明泉手上尖锐的爪子再次迫向的银尘咽喉处的皮肤,而此时,银尘恩做的不是闪躲,只有完全出自本能的一拳。

    天地裂神拳。

    仿佛是受到了“那个梦境”的影响,银尘在极短的一瞬间,手臂肌‘肉’先于脑子运转起来,一拳朝着明泉的酥‘胸’击去,而明泉,似乎完全顾不得自己的生死安慰,化身为复仇的罗刹以指甲为刃,以愤恨为焰,朝银尘的咽喉狠狠抓来。

    不过,十六岁的银尘身高比将近三十岁的明泉高,手臂以更长,而银尘轰出这一拳的时候,看似罡风武学,实际上就是一招光系魔法,银尘的拳风,早就在拳头前面变化成一把半实体的光剑。

    银尘的一拳,重重轰击在明泉的‘胸’口,而明泉的指甲,离银尘的咽喉还有一寸。

    白‘色’的爆炸闪光中,窜出四条白‘色’的雷电,奔向四个不同的方向,直飞出去三四米远,白光之中,爆出一圈白‘色’的火‘花’,在空中噼啪作响的一阵,消失无踪,与此同时,明泉的身影也从白光爆炸之中倒飞出去,扑倒在十米外的泥水里,几乎将另外一半鲜‘艳’的长裙染成脏灰‘色’。

    然而她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为她身上的弥天散络,几乎可以将光这种灼热而带有贯穿‘性’的力量彻底挡住。

    银尘瞳孔猛缩,前所未有地重视起这个他曾经并不如何在意的对手。白银‘色’的瞳孔深处散发出淡紫‘色’的光芒,审视着明泉身上那一根根青蓝‘色’的筋。“弥天散络……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依仗。”他低语着,寒冰的符文陡然之间就熄灭了两个。

    “既然破除罡风的力量不行,那么就试试净化实体的力量吧。觉醒吧,神教就极大审判之术!”

    教廷的圣光化成蓝‘色’的冰光,在他身后亮起,白银‘色’的**师傲然‘挺’立,头顶上的天空,和脚下的地面正在寒冰的地狱中沉沦,以撒的神枪,从他身边的蓝‘色’虚空中探出数十圣洁的枪头。

    神罚与救赎的蓝光闪耀着,就在银尘准备一挥手结束这场闹剧的时候,明泉突然哭出声来。

    两行血红‘色’的泪水从她黑漆漆的脸上划过,那鲜红的泪水中没有丁点纯净的成分,只有尘埃,污泥,罪恶与‘混’沌。银尘觉得有点反胃,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女’人的泪水可以这么脏的。

    “夫君,你知不知道,奴家对你,可是有真感情的!”明泉哭着说道,铿锵嘶哑的嗓音里,第一次带上了‘女’‘性’的温柔与哀怨:“如果当初你接受了奴家,哪怕做个小妾,奴家也不至于……”

    “那不可能。”银尘冷冷说道,此时他和拯救人鱼族时表现出来的态度以至于‘性’格,简直判若两人,对待那些柔美无辜的‘女’孩时,他极尽温柔,负责到底,可是面对明泉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他居然冷酷到看着她身陷绝境却毫不动容:“你的命运,本来和我就没有任何关系,你和方天航,雷千尺这类脏人在一起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一天要和我在一起吗!!人的命运是自己选择的,你既然想到要嫁给某个人,当初干嘛要做那些荒唐事情呢?”

    “哈哈!”明泉哭着笑道,她的笑声如同‘女’鬼的哀嚎:“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你和奴家不相干吗?!看看你的周围,埋伏了多少人!今日,你和奴家,只能一起死啊!”她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发出令人难受的尖叫声:“当初,如果你和奴家能夫妻同心,也绝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了!”

    “你真的以为就这么点点阵仗——”银尘不屑地说道,可是他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明泉身上的皮肤噼噼啪啪地炸裂开来,一道道可怕的青‘色’的电丝‘激’‘射’而出,几乎将整片小树林都覆盖住了。

    雷电编织成硕大的蜘蛛网,隐藏在暗处的突袭者们一个个跳起来,用同样的风雷之力在蛛丝上一触,整个人就如同坐上了高速轨道列车,沿着错综复杂的电网朝银尘扑来,他们每一个人的速度都接近音速,几乎和元婴高手的速度相当。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根本不受到决斗天则的影响!

    他们朝银尘围攻过来,每一个人都比飞‘射’出去的箭矢还要快上一声,他们的阵势极为简单也非常实用,就是连续‘性’的‘交’错破防。在他们眼里,无论银尘是什么样的高手,都必然会倒在这由弥天散络组成的庞大杀阵之中。

    然而这一次,完全戒备的银尘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

    冰蓝的长枪仿佛突然绽放的‘花’瓣,以银尘为中心四散飞‘射’,那冰枪的速度,远比这些人突进的速度快得多。

    人,终究不可能快过法术。

    1.6马赫的破空音爆撕裂着这些人的鼓膜,在高速移动中根本不能转向的他们,被飞‘射’而来的冰枪贯穿了身体,被命中要害的人惨叫一声从雷电蛛丝上掉下来,倒在地上,被而命中了肚肠或者大‘腿’之类非要害部位的人,则咬紧牙关,默默用雷电之力震碎了冰枪,一边喷着血一边冲来。

    风雷之力,按理说克制的玄冰之力,可以轻易将寒冰震碎或者烧融,可是,银尘发出的冰枪,并非传统的以撒神枪,而是专‘门’破除各类防御手段的教廷魔法。

    神教就极大审判之术·破防的隆起努斯。

    倒下的人不会再站起来,而喷着鲜血冲来的人,再也赶不上了。

    银尘身形展动,白银‘色’的长袍在空气中拉响如同警号一样的音爆,1.6马赫并不仅仅是银尘法术的速度,而是他自己就可以达到的速度。

    《天魔解体**》爆发技·叛镜·翔鬼。

    他实际上比明泉更快,一开始的被动,只是因为他并没有真正重视起来这个“只会投毒一无是处的烂‘女’人。”

    他高速接近着明泉,双手魔哭冥斩拳同时发动,冰冷的爪力化成寒光和风雪,围绕着他,在他周围形成一个尖锥状的罡风一样的气罩,他双爪向前,指尖上早已长出的尖锐的冰刃。

    白银‘色’的身影如同这个世界上最快的弩箭,瞬息间就到了明泉眼前,双爪毫不犹豫地抓向明泉的咽喉,然而就在他冲到明泉身前还有一丈距离的瞬间,空间之中突然爆发出无数道光丝,仿佛无数蛛丝一样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

    雷电的力量化解着寒冷的冰雪,银尘的冰雪力量在明泉的风雷之力下被完全压制住了。就如同在秘境开启前的那间小房子里一样,他仿佛被毒蜘蛛捕获的猎物一样被雷电捆绑。

    “哈哈!怎么样!夫君,你终究是算计不过奴家的呀!以为奴家站着不动就好轻浮吗?”明泉尖声狂笑道,慢慢走过去,想伸手**一下被束缚住不能动弹的银尘,却不知道,着一切,其实都是银尘算计好的。

    “果然和我想得一样。”银尘手上的冰冷光芒熄灭了,然而他身体证下发的地面上,正在觉醒起冰蓝‘色’的神圣十字。

    “神教就极大审判之术,圣罗兰十字誓约。”

    蓝‘色’的十字光阵几乎蔓延百米,寒冷的蓝光冲天而起,轰然之间,就将银尘周围的所有蓝‘色’电光净化成虚无。

    教廷魔法,净化之力,那是真正可以将固体和液体也一起净化掉的,名为虚无的力量。

    “叛镜·雷翔!”被雷电蛛丝束缚住的一瞬间,银尘就被风雷之力轰击得四肢发麻,几乎中了明泉在蛛丝中暗藏着的“无定风‘波’”,可是如今的银尘已经和赤血秘境时候的银尘截然不同,学会了天魔翔舞中所有身法的他,将身法与瞬移结合,开创‘性’地实现了法师在“无定风‘波’”“囚笼闭锁”“镣铐加身”等等限制状态下依然可以轻松脱困的“叛镜”系列魔法。

    叛镜雷翔,瞬移,解除困锁状态。

    白银‘色’的身影,就在那蓝光爆闪,将明泉的眼睛暂时致盲的瞬间,出现杂她身后。

    明泉是十分熟悉银尘的气息的,在银尘浮现出来的瞬间就感觉出他的位置,同时也做出了所有神功武士都不可能做出的反击。

    一条满是锯齿的鞭子从她的命‘门’死‘穴’中伸出来,狠狠‘抽’打在银尘身上,电光爆发,刺眼的蓝光照亮的树林,银尘被打飞出去,狠狠撞断了一棵两人合抱粗细的枯树才停下来。

    银尘并没有如同普通的神功武士那样狼狈地滚落在地,而是如同羽‘毛’一样轻盈地落下来。即使是白银‘色’的靴子上也沾不上一点点脏灰‘色’的泥水。

    他轻轻移动双掌,摆出一副掌法高人的样子,然而手掌所过之处一片赤红,火焰在空中漂浮了差不多一秒半的时间,才熄灭。

    “果然有两把刷子,不过,似乎不是血脉秘术呢。”摆开掌法起手式的银尘轻蔑地说道。而放出雷电蛛丝的明泉却慢慢转过身来,她的身上雷电缠绕,刷新着她的身体,破损的皮肤和衣物上污秽都随着上下移动的电光消失了,她的长裙又变回那一抹撩人的紫‘色’。

    蛛网毁灭了,那些突袭者中侥幸活下来的人中,没有一个上前‘露’面,都暗自运转着神功,等待着明泉再一次发动弥天散络。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七百九十一章 明泉,最后的战斗)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