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七百八十七章 自古别离多愁绪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就在这个正午时分不经意的某一秒钟里,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泛起无数白‘色’的泡沫,紧接着鼓起一颗硕大的长条形的气泡,小海豚惊慌失措地游向远方,变成一条淡淡的青‘色’线条消失不见,而巨大的气泡就在那一瞬间轰然开裂。

    无数条水流顺着那庞大的身体倾泻而下,如同一条条水管里喷出的水流。并排着形成一圈长条形的瀑布,瀑布的顶端慢慢显出黑‘色’的圆润的峰峦,那一高一矮两座山峰的侧面,居然仗着两副倒挂的肋排。

    ‘波’‘浪’如同山峰般突然拔地而起,呼啸着互相追逐着逃向远方。瀑布变成溪流,溪流变成滴滴答答的细雨,从那长圆形的黑暗身躯上滴下来,在平静的海面上滴出一个个浅浅的小坑。

    这片海域中从未出现过的巨兽浮出海面,黑‘色’的躯体表面不是厚重的皮肤,不是层叠的鳞甲,而是一面面冷硬的钢甲,倒长的肋排也不是别的什么,仅仅是两排钢铁的护栏。圆润的身体上没有一处‘露’出锋利的獠牙,却比海中最凶猛的怪兽还要能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气息,那比宝船还要巨大的鬼物,从海中冒出,仿佛即将吞噬整个世界的黑暗海魔。

    钢铁海兽的嘴,在正上方,那低矮一些的隆起的一侧。它张开没有任何牙齿的嘴,从里面吐出一个人来。

    与此同时,四周的海面上泛起数百簇五颜六‘色’的水草,仿佛极度富营养话的污染海域,接着,那些水草下面‘露’出了少‘女’们柔软又婀娜的身体。

    “我们自由了!!”简单的喊声代替了柔美凄婉的人鱼唱晚,在这片海域中的各个地方响起,将原本宁静的空气搅动成欢乐的喧嚣。许多四五岁的小‘女’孩拖着长长的鱼尾,学着小海豚的样子跳起来飞向太阳,然后很无辜地从半空中栽下来,钻进海水中。微微泛着蓝光的海水如同母亲温柔的手,轻轻抚‘摸’着,仔细捧着这些可爱的孩子。

    钢铁的大海兽吐出了第二个人,一位蓝衫剑客。“自由了……感觉我们蔡应该说这句话吧?”他使劲吸了一口海面上温暖又欢乐的空气,仿佛那是最上等的冰毒。

    银尘翻过护栏,走下海面,魔法的力量始终拱卫着他,让他可以在空中和海面行走,他若愿意,甚至可以在海水中行动自如。

    人鱼族长爱丽丝从水中支起半个身子,抬头看着银尘,她那一头长长的金黄‘色’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贴在背上,勾勒出一位湿身美‘女’温柔婀娜的曲线。她那一双纯洁的,和蓝宝石一样颜‘色’的眼睛里,闪动着钻石般的泪光,而她圆润的娇美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这里就是大海的深处了——谢谢你,谢谢你们,人类的英雄们……”她根烟着,一颗颗泪珠掉下来,滚落在海里,根本不散开,而是直接变成了珍珠。

    人鱼族的眼泪能变成珍珠,那必须是当她们的感情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虐待人鱼并不能得到珍珠,得到的只有大海的敌视和诅咒。

    “不用谢,我这是我个人的决定。我本人也只是一个被良知奴役着的人类而已。”银尘轻声说道,语气温柔得不像一个屠城灭国的法师:“倒是你们,真的不会再遇到凛凛渊异族么?”

    “大海比你想象的更加广阔,而这世上,除了人鱼族,只有蓝鲸不会在这样广阔的海洋中‘迷’航。凛凛渊异族不可能找到我们,就算找到了,在广阔的海洋中,在大海的深处,对付它们的办法有许多。”爱丽丝轻声说道,仅仅是她普通的叙述,听起来就如同伊丽莎白的歌谣,充斥着一股欧洲‘女’‘性’的华丽纤弱的美。

    “何况,奴隶契约一旦作废,就永世不可能再继续了……”爱丽丝的眼中涌出幸福的泪水,变成晶莹的珍珠,散落在她周围。

    “人类的英雄啊,你们救了我们,我们就是你们永远的朋友,我们记住了你们的气息,我们会将你们的事迹永世传唱,我们,在大海中的任何地方在未来的任何时候,都会为内‘门’提供帮助。”她感叹着说道。

    “我绝非希望你们能有所回报,我说过了,我只不过被良知奴役着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且为了这个事业可以不择手段。”银尘坚定地说道。

    爱丽丝流着眼泪,轻轻笑着摇摇头,游过来,伸出纤长的手臂,将手里的一件东西递给银尘。

    “这不是回报,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一点儿?”银尘接过那件东西,被上面圣器的光芒刺痛了眼睛。

    “这是海妖的呼唤,吹响它,我们就会知道,最快一个白天就会有人过来,在大海上‘迷’航的时候,甚至在和那些作恶的人类决战的时候,只要是在海里我们就能帮忙。”

    “谢谢。”银尘郑重道,握紧了那件宝物。那是一只巨大的金‘色’海螺,一端用海洋中特产的流岚秘银制成了吹管。

    银尘没有尝试。他能感觉到那上面蕴含着的水之原力,那不是什么帝国的圣物,那是整片大海的圣物啊。

    他此时才明白过来,人鱼族,并不是像表面那么简单的“海洋种族”,她们,很可能是海洋法则的守护者——哪怕她们在凛凛渊一族眼里仅仅是奴隶和食物。

    “真正应该说这样的话的,是我们。”爱丽丝转过头,凝望着海天一‘色’的远方,银尘能从她眼里读出无尽的渴望,幸福,安逸与神圣,她看大海的眼神,如同海外游子凝望着故乡的方向。

    “那里,就是我们的家乡,我们先祖埋骨的地方,那里,有着,我们的,文明。”她最后哽咽着一字一顿地说着。当“文明”二字出口的瞬间,银尘战栗。

    他终于明白自己拯救出来了什么。

    “那么其他的人鱼族呢?”

    “她们进不去的。”爱丽丝悲伤地说道:“凛凛渊异族的奴隶契约针对的是整个人鱼族,不是我们这一万两万人,背负着奴隶契约的人鱼族,根本不可能进入圣地的,实际上,直到几天之前,直到您将那颗水晶球毁掉之前,我们人鱼一族,其实全部都是奴隶,在深海中,任何一个人鱼遇上章鱼,都只有被奴役和被吃掉的命运,连逃跑都不能。”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们之前甚至不认识您啊?”

    银尘沉默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原来这么严重,他还以为自己只救了一万人鱼呢。

    “您不必自责,这份奴隶契约,其实在万物神座崩溃前的无数年里,就一直存在。雷神失踪之后,海神为了取得雷神空出来的位置,带领章鱼族和其他海族联合发动了叛‘乱’,改写了海洋法则,从那个时候起,我们人‘欲’族就是奴隶了……我们其实从来没有设想过还能有自由的一天。”

    爱丽丝转过头来,神情地望着银尘:“别了,人类的英雄们,我们终究不可能生活在一起……”

    “保重。”银尘觉得嗓子里堵得慌,说话都变得很困难:“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好发展你们的文明啊!九天之上的无数星辰之中,还藏着无数个拥有无边大海的世界,那里,也许有你们的同类,也许,也需要你们去统治,去建设呢!爱丽丝,我相信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的!”

    “保重!我等全族,为您祈福!”爱丽丝哭着说道,打心底里,她根本不相信自己还能见到人鱼族的恩人们。毕竟大地和大海相隔得太远了,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次元,两个世界啊。

    爱丽丝冲着银尘挥挥手,金‘色’的阳光照耀着她半干的金‘色’的长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海洋‘女’神,她整个转过身去,摇动着尾巴,发出三声悠长的呼哨。

    狂狼浊天,潜艇周围一百米的海水变成的巨大漩涡,一道道水元素能量组成的‘精’华之光从海水里升起来,如同雾气一样弥漫进银尘和他的朋友的身体里,那是真正意义上,具备法则效果的祝福。

    人鱼的歌声响起来,在这不经意的午后响彻了海域与天空。那歌声是少‘女’的声音和甜甜的童音‘混’合起来的神乐。银尘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下来,因为他听出那歌声中离别的感伤。

    歌声持续了很久,银尘也在海面上站了很久,他身后的潜艇如同被歌声驯服的海兽,陪着他一起在烈日之下伫立很久。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停止了,仿佛就连时间都不忍前进,不忍那命中注定的别离到来,然而别离终究是别离,被奴役被囚禁了无数个百万年的人鱼们,终究要抛下她们的恩人,奔向那自由的深海。

    “连猩猩和大象都不愿意在囚笼中度过余生,何况这些美丽的海之‘女’儿,何况这世上千千万万无辜的人类?”这一刻,留着眼泪的银尘终于明白,自己口口声声“与世界为敌”究竟为了什么。

    没有尊严,谈不上自由,没有自由,谈不上人生,连人生都没有,哪里来得幸福?没有幸福,人类的文明也和人鱼的文明一样,终将在囚笼中毁灭。

    鬼神的梦境让他明白了实体化魔法和魔法造物的区别,让他明白了世间大多数奇迹都需要支付代价,而人鱼族的解放,让他明白,他和他的正道们一直追求着的所谓正道究竟是什么。

    说来也可笑,人鱼族被章鱼族奴役着,那至少是两个物种之间的竞争乃至于血战,而人类,却被自己的同类奴役着,蝼蚁一样潦草她走过亿万个“一生”。

    人鱼走了,奔向了她们本该拥有的自由。大海之上,飘着整整一层珍珠。那些珍珠收集起来,绝对可以在岸上卖出高昂的价钱,然而银尘没有捡,他大概觉得自己不缺钱,大概吧。

    万剑心也没有捡,他清楚地知道,贩卖那些珍珠,对人鱼族来说算是某种亵渎。

    旋风包裹着银尘的身体,将他带上潜艇那块细小的甲板,他扶着栏杆,抬头望着天空,望着那碧蓝如洗的纯净穹顶,任由阳光将泪水晒干。

    “走吧。”万剑心突然说道:“我们也要为自己争取自由了,否则人类的下场可能比被奴役着的人鱼更惨。”

    “万剑心,你说,我们可不可以将整座天空监视起来?”银尘‘迷’醉地看着澄澈的天空,脑子里想着从文明终端里看到的那些神鬼般的设计。魔法师可以监视全球,前提是星球之上要有魔力,有风元素,否则也只能占领一地监视一地,而古代地球人根本不靠魔法,就是靠着物理与物质间的力量,将整个星球彻底掌握。

    “监视天空?!”万剑心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太阳:“那不可能!”

    “可是制造傀儡的那些人,他们能做到。北斗风云高分还有别的,至少十二种全球卫星系统数百个星座,他们都可以造出来,他们造的起,也有办法让那些人造卫星一直呆在天上。”银尘的声音里充满了孩童般的天真:“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和人鱼族实时通信了,就不再会感到别离,那样的话,我们至少可以去月球。你不是说我从月亮上归来的么?或许我们就可以解释这样的事情——”

    “我觉得那是只有神才能办到的事情。”万剑心低下头,平视着海面,向着一个他自己也辨不明白的方向:“银尘,我知道你‘挺’伤感的,我也一样,但是我们必须振作起来,回到南方去,我们还有别人代替不了的工作,而人鱼们的工作我们也代替不了。”

    “说的也是。”银尘收起了表‘露’在外的伤感,最后看了一眼纯净虚无的天空。他不会告诉万剑心,他刚刚并不仅仅是在伤感,还在思乡。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忘不了加布罗依尔,他终究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啊。

    他们走进怪兽的嘴里,消失不见,怪兽的嘴在液压传动系统的帮助下慢慢闭合,然后海面上翻起大量的气泡。在一阵轰鸣声中,怪兽沉入海下,留给这片海域一个大大的漩涡。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七百八十七章 自古别离多愁绪)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