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六百二十五章 阻拦者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右手上的火焰,慢慢腾起,幻化成一把造型狰狞的手持火炮,或者叫做超威力手枪,那手持火炮粗大的炮管里,闪烁着猩红的冷光,仿佛恶魔的独眼。,: 。

    老人冷哼一声,手中的权杖发出一声鬼叫,仿佛战吼,老人单手持杖,平平举起右手,杖端稳稳地指向了银尘的鼻尖,紧接着他脚下发力,身随杖走,竟然将手中的短杖仿佛长剑一样直刺过来,权杖顶端的两只鬼手更是无比凶恶地朝银尘抓来。

    厉鬼的骨爪带起了剧烈的风压,撕裂空气的鸣叫声震人耳膜,老人从十三丈外一击而至,而银尘,只是好整以暇地晃了晃脑袋。

    双重的鬼爪,带着一股猛恶的狂风到了面前,巨大的死亡气息化作凝重的风压,将银尘的长袍吹起,兜帽的边缘猎猎作响,银尘的下半边脸,终于从兜帽的‘阴’影中‘露’出来。

    被惨白月光照亮的嘴角,勾起一点点狞恶的弧度。银尘几乎是本能地一抬手,圣光百裂爪就裹挟着一片耀眼的光辉,狠狠和一只鬼手对拼了一下。

    光芒闪过,那只鬼手整个被净化掉了,而银尘的身影,此时居然幻化成三道几乎不相连的的残影,轻巧地一连串侧移,就避开了老人猛恶又直来直去的攻势,银尘指节连弹,四根手指上的指甲陡然飞出,在版空竹就猛然长大,终于‘露’出了它们的真实面目。

    那不是什么崩飞了的指甲,那是破天梭。

    第一根破天梭狠狠撞进剩下的鬼爪里,鬼爪直接化为虚无。而第二,第三,第四把破天梭狠狠打击在老人不知何时鼓‘荡’起来的护体罡风上,居然直愣愣地停留在半空,既不下落,也不碎裂消失。

    老人停下来,用短杖直刺的动作陡然凝固,浑身上下鼓‘荡’起一层又一层‘乳’白‘色’的罡风,巨大的气旋围绕着他,和那三根破天梭僵持着。

    “居然想用普通的罡风挡住几度重生的仙曲吗?简直可笑!”银尘冷笑着,念出了还算保留实力的一句咒语:

    “贯穿天地吧!灭罗仙曲!”

    噗嗤!

    噗嗤!

    噗嗤!

    三枪六‘洞’,破天梭化为金黄‘色’的长枪,直接贯穿了老人身上的罡风和老人的身体。炽烈的光芒化为金‘色’的火焰,将老人整个点燃了。银尘左手的圣光百裂爪黯然消散,他转过身,知道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朝着山脚下的阶梯迈出一步,猛然定住。他没有回头,兜帽的‘阴’影遮住了他全部的表情,可是微微晃动了一下的身影,依然表示出他内心的惊讶。

    “没死?果然不愧是绝顶高手呀!”银尘旋风般地转回身,看到老人手中结印,一道淡绿‘色’的风紧紧围绕着他的身体,透明的焦黑窟窿正在愈合。

    疗伤之时,无法防御。银尘知道这个江湖常识,因此冷笑一下,右手一直端着地火炮,终于发出了惊人的怒吼。

    “炎龙咆哮!”一道火龙突然冲出炮管,张开燃烧着的大嘴,狠狠向着老人咬了过来,那龙口之中,赤红‘色’亮着橙黄光芒的尖锐牙齿,还没有靠近老人就散发出一股几惊人的热‘浪’,仿佛是龙牙形状的烙铁一样。

    “火焰?!”老人惊呼一声,身上的风属‘性’罡风猛然凝聚,居然赶在银尘攻击临身之前,催动起来全身的罡风,汇聚在短杖的顶端,狠狠戳向燃烧着的巨龙。

    风属‘性’的力量,凝聚在短杖的顶端,沉重如你,岿然不动,简直变成了一团泛绿的暗‘色’斑块。火属‘性’的力量,凝聚在龙牙的尖端,炽烈燃烧,泯灭不定,仿佛一道尖锐的红‘色’光刃,龙牙与权杖触碰的一刹那,空气静止,时间停顿,一切仿佛都猛然顿了一下,之后才爆发出一圈白红相间的半透明气爆。

    灼热狂风,轰然爆炸,震耳‘欲’聋。狂风之中,老人的须发张扬飘动,银尘的长袍猎猎作响。相隔十三丈的两人,仿佛两个不同世界的代表,彼此凝视着对方。

    灰白‘色’杀意,随着老人口中飘忽的咒语,从短杖尖端绽放,变成死灵力量幻化出来的幽灵长剑,老人手中的短杖此时看起来更像是双手重剑的手柄。

    猩红‘色’的杀道,毫无预兆,毫无保留,直接就从短促的炮管中冲锋出来,一道街一一道,银尘以每秒一炮的‘射’速,连续发‘射’出许多条咆哮的炎龙,然而这一次,他的攻击几乎没有取得效果。

    幽灵的重剑毫无重量可言,可是锋利异常,而且可以借助死气斩断生机,老人双手把持着短杖,风车一样舞起手中的虚幻长剑,将所有飞‘射’过来的火龙,全部砍头。

    哪怕具备合道高手爆发罡风全力捏握的咬合力,这些火龙的攻击也没有对老者造成任何影响,因为它们还没有扑上去咬一口,就被砍掉了脑袋,老者一边进攻一边朝银尘走过来,直到接近银尘五丈之内。

    就在他踏进银尘五丈距离内的瞬间,对距离把握的极为‘精’确的银尘,忽然动了。

    右手之上,光明的细剑无声无息地出现,《天魔解体**》中最强大的身**夫,被他毫无保留地发挥出来,甚至动用了《天魔解体**》中的增幅能力来提高速度。奥术加速也启动了,甚至开了奥术湮灭,这些所有的能力,同时关注在暗黑魔法中专‘门’提高速度与攻击力的阵营魔法“叛镜翔鬼”之上,让银尘彻底变成了一道苍白的魔影。

    银尘的魔影在老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从他身边掠过,紧接着四道剑光就将他的护体罡风撕碎。

    四道剑光,没有一道击中他的身躯,仿佛故意留守一样从他身边擦过,然而老人就在那一瞬间,近乎本能地爆吼一声,身体里猛然传来咔嚓一声断裂的异响,原本河道四重的境界猛然一降,又猛然增加到了合道五重。

    一层薄薄的,非常凝实的几乎如同液体一样的暗蓝‘色’的气劲猛然间布满了身体表面,须发皆白的老人只来得及做出这样一个举动,就感觉到身心一起陷入彻底的‘阴’寒。

    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战斗就几乎结束了。

    老人的身体一瞬间就被冻结在厚厚的玄冰之中,那巨量的玄冰,似乎连凝结的过程都直接省略,几乎是凭空出现的老人的周围,将他彻底封印掩埋。冰雪封神剑的恐怖,第一次降临人间。

    “可惜了,要是一个合道一二重的,直接就会被冻住,三秒钟之内彻底变成水晶……这招可是融合了法路希的诅咒!”银尘手中的光剑,彻底碎裂消失了。他转过身,定定看着老人,脑子里飞快地构思出另外一套作战计划。

    “蚩尤万化术很厉害,但是真正可怕的,是蚩尤武学吧?”银尘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白银‘色’的双手之中慢慢渗透出红与蓝的能量漩涡,不禁苦笑一下。“魔哭冥斩拳,居然,居然成为我银尘能够掌握的,第一部神功,神功啊!”

    他猛然捏拳,然后松开,迅速变换着手势,爪,指,掌,手刀拳头,五种化形,居然可以将他掌握的所有水系火系魔法,全部一一对应。

    那已经不是鬼神的魔哭冥斩拳了,那是结合鬼神神意,蚩尤神意,华夏神魂和加布罗依尔魔法文明甚至卡诺尼克尔文明的,综合一切战斗要素的银尘的绝学。

    魔哭冥斩拳,银尘的最终决战秘传奥义。

    罡风,在玄冰的内部回旋起来。

    沉重的冰壁,发出碎裂的,紧接着大块大块的玄冰从表面脱落,最后整块巨大的玄冰主体彻底碎裂开来。老人咳嗽着,喘息着,带着功力暴降一重的狼狈与怨恨,从一地碎冰中走了出来。

    他看向银尘的眼神已经变了,变得有些闪烁和游移。

    老人脸‘色’灰白,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一猎手银居然可以瞬间变成如此恐怖的高手,他的实力看起来并不能给自己造成任何麻烦,可是他手中发出的战斗技能,除了第一下试探‘性’的进攻外,每一种都是不可想象的强大。

    他无法想象,究竟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昔日里只知道抓捕猎物的小子,变成如此非人的强者。

    “你这是什么玩意?从哪里学来的?是力教给你的吗?”老人沉声问道,他手中的短杖上冒出大量的灰‘色’烟雾,正在迅速地集结成一把幽灵双手剑。他紧盯着银尘,双‘腿’不自然地颤抖着。

    “我这不是雕虫小技吗?你是这里最尊贵的老人了吧?你是这里最强大的村民了吧?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同伴的支援呢。”

    “那是因为你的邪术!你在之前就释放了妖法是不是?”老人咆哮起来,那恼羞成怒的样子,就像白天面对力的质问一样。

    “是啊,我在之前做过手脚,可是那也只能对比我更弱小的人气起作用呀?你能清醒地活到现在,应该就是修为上比我高吧!”

    “你既然知道我的修为比你高,我是长辈,你是不是应该尊敬我一下?”老人的语气里满是迫不及待:“按照神圣不可亵渎的律法……”

    “对不起,我们现在已经是敌人了,你我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银尘猛然踏出一步,手中长剑上,爆发出刺眼的蓝光。

    “为什么?”老人有些惊慌地叫道:“我是你的长辈,你应该尊敬我……”

    “我只是想杀你而已!”银尘的声音冷酷森然,慢慢举起两只森白‘色’的拳头:“多说无益接着打吧。”

    老人的身形有点晃动了,他有点怕了,因为银尘可以‘操’纵火和冰,这种能力不应该是是人能够具备的,这是天神的能力呀,老人的心中产生的动摇。

    银尘的硬实力根本不可能对老人造成威胁,一重境界的差距,在老人看来任何手段都缩小不了,别说追评了,可是银尘攻击手段,不是火焰,就是寒冰,这是世上一切或者的东西都害怕的两种力量,老人觉得自己现在真是用血‘肉’之躯和煌煌天威对抗。

    “你这个孽障!”银尘完全不尊重的态度惹火了老人,作为那些守旧老人的代表,作为这个村子里除巫‘女’以外的最强的人,他自从年老,成为守旧老人之后,就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侮辱,甚至在梦中也不曾受到。

    怒火给了他勇气,长期守旧的脑子已经不太灵光,无法在眼前这错综复杂的实力对比中分析出自身输赢几何。银尘的实力比他低,手段比他高,他已经判断不出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简单的脑回路中的仅存着的一茶匙理智,也被‘胸’膛里山怪那么大的怒火碾得粉碎。老人火吼一声,身形一闪,直‘挺’‘挺’地朝银尘冲来。

    那不是‘交’错破防,就是全凭蛮力的冲锋。魔法师白银‘色’的眼睛里闪过恶作剧魔一样的黑‘色’流光,却被兜帽的‘阴’影完全遮挡。紧握着的拳头松开了。

    “十字盾墙。”暗黑的力量催动着魔法,七彩流光组成诸神加冕,四面底‘色’纯黑半透明,上面不时闪过各种颜‘色’的流光的盾牌出现在银尘面前,组成十字形,将他与老人隔开。

    老人一声不吭,手中的短杖如同剑柄,幽灵的长剑如同刀锋般地……

    不,那不是刀锋,幽灵长剑看起来在劈砍,可是剑锋边缘没有丝毫的剑气,没有任何锋利的感觉,反而带起一股股沉重如锤的风压,那是棍锤之类钝器的风压,不是剑气的风压。

    老人挥舞着手中的短杖,一套棍法行云流水,可是手杖顶端的幽灵长剑,根本不能发挥出一成的威力,幽灵长剑原本锋利纤薄,就算是双手剑也能使出单手细剑的路数,可是他以棍‘棒’神功驾驭,只会将武器本身的‘性’能降至最低。

    砰砰砰砰!

    十二声沉闷的钝响,银尘的四面诸神加冕已经全部破碎,可是老人的攻势也被阻挡了一下。魔法师‘露’在兜帽外面的嘴巴狠狠撇了一下,‘露’出一个难看的不屑表情。双手攥紧,却又有点无聊地松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六百二十五章 阻拦者)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