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六百二十四章 暗夜魔起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我已经找到一条通往更美好的家园的大道,我已经看到幸福生活的曙光。跟我来吧,我带领你们奔向那里。神灵的笑容不只是在这儿,也在其它地方。我们不应该固守在这里,浑浑噩噩知道永远,不能因为白魔鬼的侵蚀和狡猾的猎物,就坐在这里等死呀!我自己已经发达了,看看我身上穿的吧!看看我红润的脸色吧!我在那边,有了自己的牧场,有了自己的田地,甚至可以有自己的家!可是我还是回来了,我要将这个分享给大家!就像我曾经将猎物分享给大家一样!各位父老,各位亲人,跟我走吧!我已经追求到了更美好的生活了!你们……“

    他停住了,人群里发出一声恐怖的吼叫。人群边缘的银尘猛然回头,看向那些胆小如鼠又故步自封的,有上了年纪的人,也有年轻人,他们的眼睛里满是令人厌恶的惊恐,愤怒,慌乱和茫然,以及这些表层情绪下掩盖着的,根深蒂固的懦弱和愚昧,银尘看着这些人的神情,心里生出一股混杂着无力感的愤怒。

    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会将这么愚昧的一群人,认作是质朴真诚的朋友,可是转念一想,或许这样的质朴与真诚,就来源于这种懦弱与愚昧?

    “怎么可能?富有知识的人,难道就不能拥有真诚?”银尘平复了一下心情,静静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亵渎,这是对神圣的亵渎。“守旧老人叫喊着。“给他的罪行以应有的惩罚吧!他已经丧失理智,胆敢嘲弄无数年前前定下的律法。他死有余辜!“

    “同意,三天后执行极刑。”年轻可爱的巫女第二次开口说话,每一个音节都一板一眼,每一个音节都毫无平仄起伏,仿佛不是从活人嘴里发出的声音。银尘有些不敢领教地抬眼看了她一秒钟,然后收回视线。

    “巨,管好你自己,不要惹麻烦。”这是今天巫女说出的第三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力被押下去了,人群散开了,守旧一一派的年轻人和老人一起,摇着头,感叹着力的堕落,而另外一些人,则是阴暗着脸色,一言不发地低头离开,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是单纯的绝望,对未来的绝望,对明天的绝望,当然也有隐藏在心底,对巫女和守旧老人们的彻底失望。

    田地减产,这种灾祸,其实已经能够成为他们跟着力一起离开这里的全部理由了。原始村落中的原始村民,他们在信仰一切神明之前,最先笃定的信念,是生存,是活下去啊。

    这些村民不用明白什么是勇气,什么是对经典的质疑,什么是对权威的挑战,什么是疆界外面广阔无垠的世界,他们唯一明白的,就是山村已经满足不了他们所有人活下去的需要了,他们必须迁徙。

    可是巫女不让他们迁徙啊。

    ……

    人都走散了,只有巨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空荡荡的广场上,泪流满面。

    银尘走过去,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试着安慰他一下,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只能陪着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站在太阳底下……

    夜幕降临了,这一天浑浑噩噩,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银尘几乎一件都回想不起来。巨对着他对着力,对着茧,对着空气和土地,说了许多话,甚至许多胡话,发泄着自己心中纯粹又浓烈的悲伤。他的悲伤是单纯的,仅仅是自己的亲人即将被处死的悲伤,没有愤怒,没有绝望,因为他的胸膛里还暂时容不下这些。

    “银,这些话,你听听就好,别做出任何事情,别去犯傻!你是我们之中最优秀的猎人了!冬天到来之时,还指望你去帮我们,缓解一下饿肚子的危机呢!你可千万不要给巫女大人制造出什么借口和理由呀!”

    巨在临睡前,再次对银尘提醒道,这句话他一天之内说了不下十遍了。

    银尘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脸色阴暗。

    “不能在拖下去了,得赶快找到泣血石,三块之中,一块在巫女那里,一块在沼泽深处,另外一块,只是有,却不知道在哪里呢!”银尘这么想着,端坐在床上,看着巨疲惫又悲伤地闭上眼睛。

    巨真想这么一觉睡下去,永远醒不来,这样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弟弟惨死了吧?

    ……

    “扩散吧,黑暗梦魇!”

    白银色的手掌中,突然浮现出一颗血红色的水晶球,水晶球发出夺目的红光,瞬息间照亮了大片的夜空,当光芒达到最鼎盛的时刻,水晶球碎裂了。

    黑暗中带着血红色雾气轰然扩散,冲击波一样扫过整个村庄。没有爆炸,没有破坏,没有声音,只有如同瘟疫一样快速传染的安详梦境。

    那梦境是如此平和,甚至有些单调,可却能让人在十二小时内无法醒来,在那梦境之中,人的身体会处于最理想的睡眠状态,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会得到最充分的休息,被梦境困住的人,在情清醒过来之后,会变得前所未有地精力充沛。

    黑暗梦魇,可以伤人,也可以救人啊。

    银尘看着不远处呼呼大睡的巨,绽放出一个纯净如同幼童的笑容。他脱下了自己那一身雪白的貂皮,给巨盖上,然后,穿上了一身象征着王爵的,纯白色的加布罗依尔祭祀长袍。

    那不仅仅是变换了装束,更是变换了身份。银尘不再是那个第一猎人银,而是来自加布罗依尔的魔法师银尘。

    他不再是那个懵懵懂懂的施法炮台,而是真正技艺精湛的魔法大师,甚至可以紧急客串一下修真者,他对于这个山谷里面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文明上的碾压。

    寒冰化为机枪,火焰化为大炮,光明的力量被银尘发挥到最大,凝结成许许多多的实体化兵器,长刀,重剑,细剑,钢爪,长枪,破天梭,重锤,甚至板斧和镰刀,当然还有钢丝飞针,飞行斧和蝴蝶镖。黑暗的力量化作盾牌,无数的武器在空中成型,然后被银尘以卡诺尼克尔文明特有的几何折叠技术变成一妹妹闪光的符文,吸收进白银色的双手中,成为提前准备好的法术位。这样提前咏唱并储存的魔法,威力至少提高三成。

    这才是他完全的准备姿态,亲眼目睹蚩尤的死之后,他开始用一个正常法师的正常标准来约束自己,再也不做以前那个懵懵懂懂,只知道对冲法则的人形炮台了。

    他最后一次检查了一下双手,左手变蓝,右手变红,那是他的魔哭冥斩拳。

    他的魔哭冥斩拳已经成为真正的武学,蚩尤的武学,结合了指法,爪法,掌法,拳法,拥有着近乎无限的变化招式,他不用圣光百裂爪,就可以做到以前需要多种武学才能做到的事情。

    他带上兜帽,迈着孤独又威严的步伐,走出了巨的居所。

    他穿过广场,走向村子东北角的小小山岗,来到山脚下的时候,他停住脚步。

    “真麻烦,居然还有人没有被黑暗梦魇迷惑住。”他冷笑着自语道,同时他的面前,升起一道高大的影子。

    白骨色的月轮,此时高悬于天,白骨色的月光,此时正泼洒在地面。惨白的月光不知道为何,在银尘停下脚步的瞬间就变得有些狂暴起来。银尘双手之上储存着各种各样的法术,都被激活,发出微弱的红,蓝金三色光芒。

    此时的他,恍若手握风雷。

    “什么人?”高大的身影首先打破了短暂的寂静。银尘微微眯着眼睛,端详着眼前的影子。他并不是社么惊人的异象,只是一味从草屋门前的空地上站起来的老人而已。他的面色黝黑,身上挂着黑色的兽皮做成的长袍,他整个人唯一的白色,就是那铺张如同水流一样的白色头发和胡子。他的头发不是银白,而是苍白。他那粗壮的四肢中,慢慢汇聚起一股股微弱的罡风,亡灵系的罡风比起魔威阁的罡风更加阴暗,晦涩,死寂,没有混乱与狂暴,只有一股颓废衰朽的腐蚀性气息。

    “敌人。”银尘的声音毫不客气,右手之中,一道金黄色的火焰一样的光芒从手掌心里长出来,变成两把细小的战斧。那战斧十分纤薄,造型也非常圆润诡异,似乎完全是为了在空中飞行而制造的。

    那就是曾经的夺命艳阳,如今的真阳陨落。

    光裂水火,银尘如今的所有冷兵器系实体化魔法,都是光属性,只有盾牌是暗属性。

    “银?”很显然,银尘的装腔作势并没有瞒得过老人,他的声音被老人听出来了,这位老人或许能够记住每一位村民的声音:“怎么?你也要违反村子里最神圣不可侵犯的规矩吗!”、老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威严起来了。

    “你眼瞎了吗?村子里的第一猎手能有这样的能力?”银尘抬起右手,晃了晃手中闪光的战斧,语气中没有丝毫对长者的尊敬,他看到老人的身形猛然一晃:“你,你被魔鬼附身啦?”

    “不,不是附身,而是我根本不是那个银,我,叫,银尘!”银尘森冷地说道,身上慢慢亮起金色的光芒:“我来自你们不敢现象的远方,我来的目的就是消灭你们,解放村民。”他故意用一种很中二的解释来迷惑老人,紧接着,就以一个魔道高手最擅长的姿势,发动了突袭。

    “真阳陨落!”他轮缘的手臂,将战斧跑向老人,战斧在空中拖着一条赤金色的闪亮光尾,带着几如陨星突入大气层一样的破空锐啸,砸向老人的头颅。

    “喝!”老人也不是吃素的,他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道极其强大的威压,那是合道四重的威压,强悍到惊心动魄。老人从身上猛然抽出一根黄金制成的短杖,或者说干脆就是权杖,狠狠插向天空中坠落的斧头。

    权杖的顶端,猛然爆发出一股灰色的力量,那不是罡风,而是亡灵属性的纯净死气,说着说是死力。银尘睁大眼睛,半是好奇半是惊讶地看着那根短杖的顶端,猛然展开一圈灰蓝色的圆盘光幕。

    那光幕中心忽然便黑,一股令人恶心的吸引力从那黑暗中爆发,紧接着一只骨手飞速窜出,狠狠抓向那黄金的战斧。

    飞行的战斧在接触到任何其他力量的瞬间,轰然爆炸成一颗黄金的太阳,大团的金色火焰轰鸣着爆炸开来。那金色的火焰,并不十分暴热,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纯洁的净化力量,似乎要烧尽世间的邪恶,金色的火焰和鬼手接触的一瞬间,鬼手就整个消失无踪,而老人的身上,居然猛然间爆炸起一道刚硬的旋风。

    那是合道四重的,正道一样刚猛狂烈的罡风,风属性的罡风!

    罡风将火焰扑灭了。第一回舍的交手,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有趣,居然还有这样的招式?”银尘冷笑一声,右手之中再次汇聚起了猩红色的火焰:“亡灵的力量呀!少见少见,可是也依然受到天则的制约呢?有办法让那骨手攻击到一丈之外吗?显然没有,那么你还楞在我面前做什么呢?还不让开道路?你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吗?”

    “哼,雕虫小技而已,你明明就是银,还故弄什么玄虚?”同样毫发无伤的老人微微一笑,手中的权杖捂了一个花,一道灰蓝色的光芒亮起,一双可怕的鬼手就从权杖顶端冒出来,在空中胡乱挥舞着。

    银尘耸耸肩膀,他没办法给这个老头子解释火系魔法的神奇,因为他不认为一个母系氏族公社的原始人能听得懂《量子导论》之类的高深理论。封建农奴制造不出矢量发动机这样的浅显道理,银尘还是很明白的。

    “那就再来吧?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银尘说着,左手上汇聚起危险的神圣之光,瞬间凝结成一只森冷的钢爪,那钢爪尖锐的指甲根部,不知为何居然隆起四个片小小的尾翼一样的突起,似乎那些指甲是可以离开指尖飞行的?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六百二十四章 暗夜魔起)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