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五百六十三章 银尘,迈向终聚的脚步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赵玉衡正在这里卖弄他那半桶水都不太够的文采风流呢,却远远见着自家老爷一脸青黑地走了来,原来这个方正刻盘的老爷最是个不善于为人的可怜货色,一心沉醉于史书古文,,殿堂经学,整个人都被那假圣贤们发明的《腐儒圣道》给彻底洗了脑,不通变故,自恃清高,从来不懂那犬儒把持着的黑暗官场,只有下跪磕头,蝇营狗苟才能平步青云,他如今接着女儿入宫,园林落成,摆了如此大的一场酒宴下来,却没见几个人对他另眼相看,几乎所有他想巴结讨好走点关系的人都和他仅仅维持着笑脸,彼此之间架起无形的膈膜。花了银子,讲究了排场,结果不过瞎热闹一场,什么实质性的目标都没有达成,自然脸色青黑,仿佛得了剧烈的牙痛症,心里不知道将那些蝇营狗苟,皮笑肉不笑的混账狗官们骂了几千百遍,可是表面上依然的一副恭敬谦卑的模样,这样一来,心里自然窝着一大股深黑色的邪火,无处发泄,抬眼就看到赵玉衡正在和一群扶不起的阿斗厮混,看着他胡吹冒料,口水四溅的样子,别说崇王府里的修养,就连最起码的斯文都不知道丢到哪点了,当即就在心里再起腾起了一股深红色的怒火,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烧得干了,也不顾及周围还有些许个没有走的宾客,一个箭步冲上去,张口就大骂起来:

    “孽障!今日你是得意了吧!整天不学好!就知道跟着这些只知道吃喝嫖赌的泼皮在一处!功名没有!人事不通!肚腹之中二两墨水都见得能存下!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亵渎圣贤!丢人现眼!还愣着什么!赶紧滚回去读书去!”他正骂得兴起,心想好歹也将今天半个白天的怒气散出去了,冷不防听到自家老母亲呵斥起来:“就你这个书呆子好了!也不看看今日今时是个什么喜庆时候,就知道胡发你那书呆子的臭脾气!也不看看人家真王爷正坐在里面呢!”说着就朝那早就噤若寒蝉的一众纨绔公子哥和颜悦色道:“玉衡,我的心肝儿,你既然烦你老子瞎叨叨,就带着众位哥儿去逛逛咱们好不容易落成的园子吧?以后娘娘住进来,姐妹们安顿好了,只怕外客就不能见了,你也领着众位哥儿们瞧瞧,这数百万两金子弄出的园子是不是比那寻常的园子好些?”她这一说,赵玉衡立马弹了起来,招呼着乌泱泱一大帮子纨绔子弟就溜号了,原来他任何时候,见了自家老爹,那都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今天因为特异开放的园子,又是芒种节,女眷们,尤其是闺女丫鬟们不怎么避讳客人的,因此一众平日里没脸没皮的少年公子进来百花园,倒也没事。赵玉衡亲自拽了赵凌风的手,招呼上赵德光,略微示意一下其他诸如美王公子赵洪福,贤王公子赵利禄等人,其他的公侯的公子哥们,此时也巴巴围上来,简直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几人的跟班小厮,一个个摇着无形的尾巴,狗一样阿谀奉承着跟了来,不多时就呼隆隆地成了一大帮子,这些家伙们在园子里横冲直撞,唐突美景,妄评山水,做出许多歪诗混词,还自命不凡地让一位国公的大公子寻了纸笔手板,抄录下来,还取了个《百美集》这个妖艳的名号。银尘原本跟在赵凌风身旁,怎奈他虽然最近稍微红了一些,却也没有任何根基,又不是赵家本家的什么人,在这些眼睛里只有等级名分的势力公子哥眼里也不算什么人物,结果竟然被几个国公的公子哥们联手挤出了最内层的圈子,沦落到和几个侯爷的儿子们在一起的田地了。银尘本身也无可无不可,毕竟他眼里这些公子哥各个都是肥滚滚的绵羊,浑然不觉地围着赵凌风这头即将成年的狮子打转,当真羊睡狮子嘴边,朝不保夕,真不知道赵凌风哪一刻心情糟起来,将这些家伙们个个生吞活剥。一开始他还抱着如此看戏的姿态,可是听着那些公子哥们咬牙跺脚,搜肠刮肚地拼凑一些浓词艳句,银尘居然想起十多万年前,古代加布罗依尔的一位叫做“乾隆”的皇帝,似乎也是喜欢这么到处作诗,唐突美景,洋洋自得,生前十全武功,死后一败涂地,对内不能安血亲兄弟陈家洛之心,获香香公主之情,对外不能捉住工业革命之契机,弄时代之潮流,加布罗依尔一应衰落凋敝,备受欺凌,还不是从他这里就埋下祸根,好大喜功,掠夺民力,唐突美景,败坏中华之遗存,那位高高在上之人,和这些蝇营狗苟,粗俗匪气的所谓帝国精英,明日栋梁,又有何种区别呢?念及此处,只觉得兴味索然,听着他们每一个字都仿佛锯桌腿一样,都是烦人的噪音。他于是和赵凌风遥遥一礼,也不管这些公子哥们正兴致盎然,将山水清幽,曲径回廊比作丰乳肥臀,藕臂玉足,丝毫顾不上他呢,就悄然离队,在这园子之中,漫步起来。

    他虽然今日第一次来这硕大的园子,却并非生人,早已经借助魔天使的眼睛,将整个园子的陈设布置摸了个差不离,因此闲庭散步间们居然和着园子的主人一样。银尘默默观赏着这耗资数百万黄金的超级形象工程,紧闭嘴巴,一声不响,只是到了每一处盛景之中,便痴痴呆呆地站在那里发愣,半晌才离开。他今日一身纯银色的长袍,外面罩上亮紫色的照跑,一头编成细小发辫的纯银色的长发,腰上系着很普通的黑色布腰带,头上顶着翰林院讲经的褐色小铜冠,浑身不见任一防身的兵器,更不见任何玉佩,玉珏,锦囊,香袋,甚至连平日里经常带着的骷髅项链也摘了扔进奥术空间,浑身上下,居然素雅得几乎没有一根多余的纹饰,一块多余的颜色,不过就是虔诚的银,高贵的紫,以及一条淡淡的黑线而已,往那花红柳露中一站,就完全彻底地融入到了景致之中,不突兀,不聚焦,不冲撞,亦不可或缺,许多来来往往的丫鬟,小姐,以及外面来的女客,见他一动不动,伫立于美景之中良久,自己也成了那副美景的一部分,浑然一体,几如天成,不禁惊若天人。

    他一头编成许多小辫的白银长发,被夏风一起,飘然如同仙界的匹练,亮紫色的广袖迎风飞舞间,一双白银色的手上,指尖金光点点,亮紫色的外罩炮上,诸神加冕的光芒虽为金色,却柔软晦暗,一点也不抢了他那一头银发的亮色,那薄薄的金光,更是衬托着罩袍的紫色低调奢华,于朴素之间见证尊贵。银尘原本就是一位英俊少年,白银剑眉,白银色的带着三圈精致魔纹的双瞳,经过基因调整的无比精致的五官,加上经常打斗爬山而稍微显露出些许伟岸轮廓的身姿,种种一切无一不和他那神圣高贵的气质相得益彰,多少年轻的丫鬟走过他身边,都含情脉脉地看了他许久,直感叹着天地之间,居然也能诞生如此俊美精彩的男子。而他,浑然不觉。

    且说他正在一处月亮门旁站定,静静欣赏着那月亮门里,恰到好处的翠色绒松,纷繁热烈的火红芍药和最底下紫色的不知名的什么花卉,当真苍翠之下,姹紫嫣红开遍,松之硬朗,花之柔情,相映成趣却偏偏圈上一道永固般的浅灰色石头月亮门,正好将生的柔弱,与死物的坚硬持久,对称起来,真正难为了那些能工巧匠,风水先生,怎么能想出如此景致来。银尘呆呆地立在道路一旁,怔怔望着,不评论,不言语,不唐突,不妄自轻慢,只觉得这世间美景,就该是这般模样,无论多少文人墨客,竖碑立贴,那美景总是在那里,人工建造的景物还好,那大自然自发生成的秀丽山川,恬静湖泊,海涛江岸,种种秀丽神奇,可绝不会因为什么文人的几句诗词,几首佳作,就会移了性情,变成别的景致,别的东西了,那碑帖之上,镌刻着千古绝唱,对于世人来说,便是文坛上的北极星,北斗星,恨不得跪下来顶礼膜拜,可是对于那美景本身,对于自然本身而言,就算是千古绝唱,那千古的时间,不过弹指一瞬。一百年,不过让岩层增厚一厘米,却已是一个甚至几个朝代,是多少文人才子从呱呱坠地到入土为安的全过程,一万年,岩层不过增厚一米,然而已经是整个人类的文明的所有,甚至是人类进化的大半历程。更不要说,一颗星球从隐生宙到显生宙的转变,一颗恒星从主序星到红巨星的沧桑历程,一个星系从无到有,从死寂到孕育出文明的艰难漫长,甚至于一个宇宙,从奇点爆发到震荡回缩的无尽时光。人,甚至于神,对于世界而言,不过沧海一粟,弹指瞬间,纵然佳句流芳百世,纵然墨宝千年不朽,纵然石碑浑厚敦实,可是所描绘的美景,却是以十万年为一代,百万年为一世,亿万年为一纪,十亿年为一宙,千亿年为一古,那么这些描绘美景的词句,岂不是和浮游尘埃一样,可笑至极?

    银尘心生感悟,只觉得一股大幻灭之感流过心间,却没有察觉到两位美艳婀娜的少女从身旁经过。

    王雨柔作为王家姐妹中的第一人,在全府上下都忙着招待各方贵客的时候,自己也不会闲着,她素来贤惠,眼力劲非常了得,见着人人奔忙,自己也便主动去迎接那些尊贵的客人,她不去找那些顶戴须眉,免得别人说她不检点,偏偏去迎接那些贵族小姐,不仅年龄相仿,毫无唐突之感,而且少女心总也能亲近少女心,各人之间都有共同的话题,一个上午,她就和一位貌美非凡的女孩成了闺蜜至交,这位贵族小姐不是别人,就是赵凌风的小妹之一赵凌燕,赵光怡一位侧室所出,虽然顶着郡主的头衔,却也是个贪玩爱闹的家伙,加上赵光怡治家只要大面上又礼贤淑就行,不喜欢唯唯诺诺,束手束脚的乖巧软弱的女儿,因此这位赵凌燕也是个大胆开明,个性相当强烈明显之人。她和王雨柔都是那种喜欢主动出击,不怕和人打交道的人,加上年方十四,天生一副伶俐可爱的笑脸,特别容忍讨人喜欢,不仅王雨柔,就连王夫人甄老太君都喜欢,还上了一点体己细软,算是走了关系人脉,此时她和王雨柔早就交换了香帕,算是女孩之间的盟誓姐妹,正一块儿说说笑笑逛园子呢,猛不防看到银尘对着月亮门呆呆立着。明明一副痴傻的样子,可是和那月亮门,和那门里的景致一衬托,居然毫无突兀之感,简直就像画中人物一样。仙气萦绕,万物无声,极静又极美,两位姑娘猝不及防,直接看呆了眼。

    直到银尘醒悟过来,摇摇头,将心中大幻灭的感觉抛却,穿过月亮门走掉了,两位姑娘才反应过来。

    “刚才那是哪家的公子?那气势,那神色,当真奇了!要不是看到他投下的影子,我原以为是天上的神人下凡呢!”王雨柔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努力强迫自己不要将他和赵玉衡相比,那真的会乱了她的芳心,移了她的本性,做出这个时代的女人最不可饶恕的可怕孽事来。她转头问着赵凌燕,却见赵凌燕一副“总算领教了”的神情。

    “还哪家的公子呢!”小女孩扁扁嘴,脆生生地说道:“那人叫银尘,原来是我们家的讲学先生,专门教我那个贼哥哥的,结果因为很偶然的机会吧,被皇上看中了,就拉去当了翰林的讲经,听说啊,那人满肚子经济并略之学,却是不太钻研什么圣贤书的,对诗词歌曲绘画也有许多造诣。连师父十斗才都称赞的人呢!也不知道他以前在哪里高就的,总之就是个和哥哥同岁的人而已,哥哥原是个很聪明的人呢,可是在他面前笨蛋一样……”

    “那他现在……可有家室么?”王雨柔不等赵凌燕说完就赶紧问道,问完了才发现自己的脸早已火烫一片。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五百六十三章 银尘,迈向终聚的脚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