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五百五十八章 芒种节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我理解,她太像一个人了,她就是那种想将生活过成理想的人,她其实是个很爱生活的人呢。”银尘感叹着,抚摸着礼盒,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开来,似乎仅仅是这么一个盒子,对他来说就是某种珍贵的宝物一样。

    “既然如此,那么妾身就告退了,宗主也早点休息吧,明日的热闹,可也是很累人的呢。”林彩衣说完深深鞠了一躬,她不想说血阳城的近况,因为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一切都好,出乎意料的好,没有文明圣殿应付不了的局面,自然不需要宗主费心。

    银尘点点头,正要给林彩衣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就突然听到鬼厉名的声音传过来:“丫头慢着,你既然是主人的侍女,又恰好是老夫能帮上忙的,老夫也就不吝啬那点微末的手段了,你老实交代,你那左肩膀,是不是曾经挨了魔威阁什么人的一掌?根本没好利索就跑出来了?”

    鬼厉名的声音很阴森,可是语气一点儿也不阴森,只有一股世外高人的平静淡然,他的语气中充斥着洞悉一切的淡漠,掌控一切的自信,和看开一切的超脱。林彩衣的身子猛然定住在原地,她抬起眼睛,美艳的瞳孔中满是惊讶,戒备和恐惧:“老人家,您是魔威阁的人?”

    “哼!”鬼厉名很不满地冷哼一声。

    “没错,妾身左肩是曾挨了魔威阁的人一掌,确实从来不曾好过,可是那种伤患应该只有魔威阁的人才能看出来,准确地说,只有修炼了《亡魂杀破**》的人才能看出来啊?”

    “老夫明着说吧,从老夫投到主人这里以后,魔威阁里面,就没有人了,只有叛徒和猴子!”鬼厉名说着站起来:“信得过老夫,就去找一包金针来,这伤患吃什么药都不顶事,不信老夫的话,横竖疼死不管。”

    林彩衣听了鬼厉名的话,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巴巴看着银尘。银尘却没有顾得上理她,直接对身后的侍女说道:“别愣着了,去看看哪家医馆开着,买一包金针来吧,鬼老的话,只怕比当今圣上的话还准确呢。”

    侍女领命,只是轻轻一拜就出门去了。

    而林彩衣,也终于从持续疼痛了三年的旧伤之中摆脱出来。

    ……

    【昭和八年六月初七·芒种】

    “不得不说,异世界的气候和历法都挺诡异的。”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候,银尘就起了床,不是他醒得早,是被林彩衣叫起来了。

    他醒来的一句话就让林彩衣摸不着头脑:“什么?”

    “芒种节,不应该是四月十六吗?”银尘挠挠头发,头皮痒,是该洗澡了吧。

    “那是几千年前的历法了。”林彩衣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木梳子给银尘梳头:“第三王朝统一南北后,以太阳为历法,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以月亮为历法,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据说啊,以前在恶暗王权还有第二王权的时候,正月一过,立刻就是春天了。”

    “这不明摆着吗?按照月亮历,今天才是四月十六好么?看来错的不是气候,是算日子的人啊。”银尘摊手,他知道加布罗依尔的魔法文明正好反过来,以前用的是太阳历,后来因为古代华夏文明遗址(大灭绝后唯一现存遗址)发掘之后,就改进成为月亮历了,至于理由?那就是太阳一样的恒星宇宙之中不知凡几,可是绕着地球的月亮,全宇宙可就只有这么一颗!其他的行星卫星,可都没有这号的呢。

    讨论完了历法,银尘开始关心他的头发。当了官,有了品级,是要戴铜冠的,虽然银尘不喜欢建州奴儿,可是看着鬼厉名毕恭毕敬地拿来那么大一坨红铜,银尘居然分外羡慕起建州女儿们的顶戴花翎起来,不为别的,因为那玩意儿轻啊!

    “这么大一坨铜顶脑袋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把脑子压扁了,整个人就会笨一圈下来?”银尘随口一句就险些将林彩衣笑倒。

    “少爷,你这么说可不好,这铜冠可是朝廷赏赐下来的,虽然朝廷不值什么,可是那法华寺的高僧们开光出来的东西,可不是开玩笑呢,灵光足着呢。着世上的大多数人,都把这些敕命造出来的东西当护身符呢。”鬼老说着将,铜冠双手递给林彩衣,林彩衣也双手接了,才一边里着银尘的头发,一边将那构建复杂的铜冠用白银色的头发穿起来。

    银尘没言语了,他倒是不觉得法华寺值得什么,可那也是全天下第二的大寺了。天下第一文明的寒山寺,不开光,不卖香,不搞旅游开发,甚至大半的山门佛境都绝不对外开放,剃度不受任何财物,只收善捐和化缘,余者一切生财之道不论,说是“掠夺众生之力,扰乱佛家心性”,清修贫苦,甘之若霖,院墙破旧,佛塔苍古,寺庙之中几乎不存在什么新的东西,可就是这样一座破破烂烂的大寺庙里,走出一位接一位返虚,舍利(金丹),金身(元婴)境界的大高手,大前辈,其他的什么神功门派,只有仰望的份儿。

    因此这世上能给宝物开光的,只有法华寺那些浮夸的和尚了。那些和尚,虽然守着戒律,却从来不守那躁动的心,一个个也就分神合道地晃荡着,还自封什么得道高僧。他们开光的东西,银尘其实不太在乎,但是为了今天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也不得不将就一下。

    林彩衣这边伺候着,那边几个被皇上一并赏赐下来的侍女也赶紧进来,要来伺候,银尘其实还没有到了那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地步,平日里也太要求她们如何的,甚至根本不怎么信任她们,如今又有林彩衣在这旁,也不太用得着,就让她们自己先打扮,或者在门外候着。林彩衣抓起银尘的头发,一根一根编成小辫子,没一会儿就弄了好几根出来,银尘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猛然身子一僵,问林彩衣:“你这式样从哪里来的?”

    “什么从哪里来的。这就是当今街面上流行的一种式样呀?”林彩衣很奇怪地回答道。

    “不是什么魂术师或者其他的专用式样?”

    “魂术师是什么?没听说过。不过这个……好像是从魔威阁那边传过来的。怎么了?”林彩衣如实说道:“男孩女孩都适合这样子的,不过要是年纪稍长一些,就不适合了,怎么了?”林彩衣问着,却见银尘漠然不语,盯着铜镜里面模糊的自己,一时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姐姐,雅婷,芒种节到了啊,你们……”银尘的心里闪过这样的话,没有说出来,也不敢流泪,就这么闷闷不乐地坐着,任由林彩衣将他全身上下打理好了,才起身。

    今日他将白银色的长袍穿在里面了,外面罩了一件亮紫色的罩袍,原来白银色的腰带也换成了黑色的,又将一应饰物都解下来,只留了左右两只手镯。鞋子照样是白银色的,带着华丽张扬的银色霰雪鸟的尾羽,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具备神圣庄严的压迫力了,显得亲和了许多,他转头看着鬼老,林彩衣,还有其他的侍女兵丁们,都穿了鲜艳夺目的衣衫,显得神采奕奕,想来毕竟是一年之中堪比中秋的大节日,自然不该怠慢,南方帝国不过端午的,因为这里一千年的历法史底蕴太浅,没法培养出来一位屈原,旁人就是投江了也没有人纪念的,没有屈原,也不可能有关汉卿,曹雪芹这样的大神了。

    鬼老今日换了一身新的暗红色紧身长袍,低调内敛却又精神抖擞许多,再也不是那个在真王府里要死要活的老头子了,林彩衣今日简直打扮得像凤凰一样,一身橙红色的连身长裙,外面罩上鹅黄色的透明纱裙,风姿绰约,淡淡化了些许妆容,却是顾盼神飞,惊艳旁人,她和林绚尘相比相貌也不差许多,但更显成熟风韵,为了表明身份,她自然盘起了妇人的发式,插着一根纯金的发钗,也十分富贵昂扬,和以前平民的装束大有不同。银尘看到自己庄园里面的那些侍女丫头,都是鲜衣亮带,钗环粉饰,甚至还有戴头面的,想来都是因为芒种这个节气,抓住机会打扮一番,也不理论。这个时候一位侍女进来,说是外面有游街的戏班子,问老爷(她们不敢叫银尘少爷)是不是要定了一班子戏来看。这原本就是芒种节里的规矩,大户人家都会在节庆期间定下戏班子演几出大戏热闹热闹。银尘是个喜欢安静的家伙,而且他这园子虽然门高户大,可是整个园子里就他一个能称得上主子的家伙,其他人对外可都是仆人的角色,而仆人是不能坐下来看戏的,只能伺候着,所以银尘也不愿为自己一个人出那么一笔冤枉钱,就让侍女打发那些人走了。他对于南方帝国的大戏还不是很感兴趣,毕竟表现手法上,比起加布罗依尔的魔法影院差太多了。

    偌大的园子里面,核心成员只有三人,就连那些签了恶魔契约的家伙们,也是外人,被银尘尊重却不怎么信任,因此也没有像其他大户人家一样从早起就准备到天大亮。银尘甚至很从容地看了一个时辰的书,才起身出门。

    他这一走,园子里居然干干净净,和他真正相关的任何东西都没有留下来了,仿佛从来没有主人住过一样,寒冷凄清,陌生寂静,银尘自己用的一应东西,或者说真正属于银尘自己的东西,全部都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就全部进了他的奥术空间。这是法师的谨慎,也是银尘在这个异世界中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无论是金刀门,万剑心的住所,还是真王府,都没有留下一件属于银尘的东西。他仿佛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不肯留下丝毫痕迹一样,从生活细节之中,就反映出他对整个世界的疏离甚至敌视。

    鬼老充作管家,林彩衣充作侍从,3人身边跟了十二个穿着朴素长袍的禁军侍卫,都是那种带了腰牌的正经货色,一路上十分低调地出了门,却见到真王府里,哗啦啦一下冲出来上百人,直接将两边道路堵上了。

    “赵凌风那小子什么时候也这么跋扈了?告诉他多少次了,要低调!”银尘一行人被直接堵在半道上了,他们周围都是些朝廷里陪末座的小官小吏,下等贵族,看到真王赵光怡那几十位重型锁甲的禁军重步兵,只能讪讪地噤了声,立在道旁等候,绝对没有一个敢出来指责这位王爷堵塞交通的。银尘看见真王府里,精装的带着减震的大车呼隆隆地排出三无辆来,又是五十多号,精锐级别的暗卫前呼后拥,简直跟皇上出行一样讲究排场,登时觉得十分奇怪,按理说赵家父子都不是那种讲表面排场的人,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转了性啦?

    “鬼老,上去问一下,这次是请了哪路大神,搞得这么隆重?”银尘毫不客气地说道,周围听到他说话的小官小贵族们都仿佛躲避外星怪兽一样默默地离他远了好几步,凭空腾出一个方圆三丈的空地来,个个都是一副“我不认识这个狂徒”的表情。鬼老得了吩咐,微微抿嘴一笑,当场飞身而起。

    他这一动,禁军卫兵中顿时乱了套,还以为什么刺客胆子吃肥了来行刺王爷,正纷纷取下背上的短弩呢,就见那最豪华的大车之中,陡然门帘子一闪,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冲天而起。

    “鬼厉名小子!你可算舍得出来了么!”那身影身在半空,就伸出一条粗壮的胳膊来,鬼厉名合身补上,两人的手臂在空中相互一点,居然平平地落到了地上,那血红色的身影压抑着修为,似乎也不过返虚境界,和鬼厉名的境界差不多,两人落地之时,一股股罡风肆虐,周围看热闹的被堵路了的小官们登时吓得四散躲避,返虚高手呀,那可不是常人能惹得起的,那是绝世高手。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五百五十八章 芒种节)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