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五百零四章 最终刺杀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火龙仿佛某种高能激光武器一样扫过一片扇形的区域,所有还在交错破防冲锋状态中的杀手都被那条光柱一样的火龙扫中,一股恐怖的高热带着无穷伟岸的机械推力从火龙上传来,顷刻之间就将他们所有人扫飞出去。银尘的这一击手刀简直太棒了,他在横扫的途中,居然悄悄地收手了一刹那,结果那火龙扫过的扇形中,相应地漏出一个巨大的缺口,背对着银尘的赵凌风,恰好就站在那缺口之中,毫发无伤。

    这才是云无月的那份传承的正确用法。远程魔法之中,aoe之中,完美进行靶向过滤,只伤敌人,不伤友军。这一手神乎其技的黑天炎龙手刀,只让万剑心看得心旷神驰。“银尘,果然我们之中,进步最大的还是你啊!什么千年不遇的修炼天才,我现在听到别人这么评价我,都脸红呢!”他此刻根本不会吝惜赞美之词。

    “行了,注意点身后,我们三个,非常不幸地被包围了。”银尘被万剑心一说,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的对冲体质是很逆天不错,他的天赋和努力是换来了千古不遇的十六岁的传奇阶位不错,可是他的武学慧根,那是如假包换的史上第一巨坑啊。来到异界十年,他一直没有放弃修炼《清风决》,因为那已经成为早起锻炼的习惯了,可是……完全没用。

    十年学不会《清风决》,这种废柴体质银尘根本不敢说出口啊。

    银尘招式用老,那条火龙也猛然窜回,在银尘的手上聚成一大团烈烈燃烧的火焰。银尘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他明明已经将黑暗力量的供应切断了,魔法应该马上终止,可是手掌上这团脸盆大小的火焰依然在燃烧着,散发着一股股温和的热量,这是怎么回事?

    “魔力失控?怎么可能,如今我的力量已经分解成魔力和黑暗力,相互对冲,一直处于平衡状态,不可能出现失控这种事情呀?”银尘一边思索着,一边将手里的火球尽量扔远一点。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团大火球落在地上,并不爆炸,也不焚烧任何东西,而是迅速凝缩,变成了一架小小的黑红色的金属炮台。

    160毫米口径魔导穿甲榴弹炮。

    银尘瞪大眼睛,用黑暗力量遥控着那台突然变出来的重炮。炮台旋转,炮口瞄准一位正在从泥土中爬起来的杀手,而那个见识浅薄的人还没有明白自己已经处在绝对致命的危险之中。

    “神杀炮!”银尘瞳孔一紧,重炮猛然向后移动了一下,又复位到原来位置,轰然巨响之中,一颗160毫米直径的大火球一肉眼可以看清的缓慢速度飞向那个杀手,而诡异的是,那个杀手的动作也仿佛慢放一样,变得同样缓慢。

    仿佛某种电子游戏中的击杀特写一样,银尘,万剑心,赵凌风三人眼睁睁地看着那颗火球轻易撕开那人的罡风,撕开那人的后背,冲入他的胸膛,然后那整个人爆炸成一大团明亮的火光,碎尸万段,血肉成灰。

    方圆三丈范围之内,烈焰熊熊,刚刚被火龙扫飞,深受烧伤之苦的杀手们仿佛发疯的鸭子一样惨叫着一咕噜爬起来,四散奔逃。银尘眼睛一咪,抬手就是一发千手蹈天卍禁大封,一群黑色的圆球从指尖无声无息地飞射而出,准确地将每一个人吞没,片刻之后,黑暗散去,那些杀手一个个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怎么回事?”就在此时,两道声音同时从背后传来,万人往与河老听到后苑之中连续爆炸的轰鸣,放下茶杯赶了过来,看到的也只有狼藉的后苑和三个毫发无伤的年轻人,哦不,还有两个利用特殊神功收敛起全身的气息,借助周围的树木和墙壁阴影潜行过来的漏网黑衣人。

    两大元婴高手只是快速扫了一眼,就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无非就是三个年轻人刚刚见面,就被一伙儿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袭击。河老看着自家世子单手持斧,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当即冷哼一声,伸手就将一位正准备悄悄绕过他,靠向赵凌风那边的黑衣小子拎了起来,要说他身上的罡风,根本不用爆发出来多少,就是从指尖上稍微漏出来一点点,也能化为无尽风刃将那可怜的黑衣人切割得连声惨叫。河老身边的万人往,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爱徒万剑心正用罡风护着一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失去了剑,不过总归是和那银发人和那位身穿暗蓝色华服的年轻人一路的,便也一声不吭,冷着脸窜到了另外一个朝万剑心潜行过去的黑衣人背后,抬起右脚,对着那黑衣人的命门就是一脚海踹。只把那人踹得腾空飞起,硬生生从万剑心的头顶上飞了过去,吧唧一下落到了银尘面前十尺远地方。白银色的魔法师有些惊奇地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可怜鬼捂着后腰放声惨叫。“被踢到命门还没死?”他不负责任的吐糟声在越来越响亮的嘈杂声声中彻底湮灭。

    “警察果然都是最后到场。”几个呼吸过去了,一脸菜色的红雀楼老鸨才带着一种保镖急冲冲的赶了过来,劈头就挨了银尘一句相当摩登的嘲讽。此时,万剑心,万人往和赵凌风已经相互认识,万人往也终于见到了爱徒口中惊才绝艳的银发少年。“年纪轻轻,居然已经在大道仙途中探索了几年了?如此资质,旷世罕有,剑心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只怕刚刚触及杀道门槛!如此天资,居然不能修炼神功,不通剑术,可叹!可惜!毫无修为,却能继续摸索大道,另辟蹊径,能常人之不能,其毅力,其禀赋,其心智,可敬,可佩!”这既是万人往心中对银尘的评价,他没说出来,毕竟那样未免有点捧杀之嫌,可在心里,对万剑心能够结交到这样的生死兄弟,真是感到无比庆幸呢。

    相互寒暄完,又解释了误会,几个人自然没有敌对的理由,只不过,这些被打趴下的黑衣人还要好好处理一下,毕竟这里可是潘兴城里最大的风月场所,在这里发生袭击客人的事情,搞不好连皇上都能惊动。

    所有黑衣人中,两位已经彻底断气。第一位就是被赵凌风反杀的那个试水君,赵凌风虽然神功十分厉害,可是毕竟经验欠缺,就算到了化气境界,手底下的罡风也不够圆润,一斧头就将那家伙的支气管砍断了,肺叶,食道,肝脾等脏器自然难以幸免,还扯烂了胃脏,在没有及时使用聚元式救援的情况下,硬生生出血窒息而死。另外一位,就是那个被银尘一发神杀炮轰成渣的倒霉蛋。

    剩下的人,大部分被银尘的黑天炎龙灼伤,并发火毒,需要救治,银尘的霸铳黑天炎龙本身并没有什么冲击力,只有一股柔性的机械推力,如同灭绝凛冬,这一招魔法的所有爆发力全部集成在了最后的神杀炮之上,爆炸,冲击,窒息,气浪,要多残忍有多残忍,而且银尘如果不发射最后的神杀炮,那么这个魔法就会一直以实体化的方式存在下去,只不过不影响后续的施法而已。

    就在老鸨赶到现场,扑通一声跪下来,一边猛磕头一边哭求赵凌风饶命的时候,密集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来,真王府的暗卫人人手持明晃晃的长剑大刀,蛮横地冲进来,将几个人围住,却又被河老一声呵斥去“收集”那些黑衣人了。很显然,就在刚才,有几个红雀楼的保镖想悄悄将那些黑衣人抬下去,不过被银尘暴力地阻止了。

    此刻的他,可是处在光元素代偿之中,深雪之寒以指锋的形式发出,不留痕迹,却能让人痛到死。

    “我就知道,没有内鬼,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通过王府的暗卫潜进来呢。”银尘冷冷说道。

    “这位老爷,求求您给世子大人说说好话,放奴才一套生路吧?奴才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老鸨听到银尘的冷言冷语,磕头如捣蒜,没办法,皇上和娘娘们忙着管理宫城和国家,这个潘兴城么,也就是一个放在外面的所谓都护管理着,还只是挂个名儿,没有丝毫实权,城墙以内,宫墙之外这点地方,当真是谁的官衔大,谁的爵位高谁就是老大,可是这世上,除了皇上,谁的爵位又能大得过亲王?

    也就是说,在这里,惹到了亲王府的人,那基本上就是找死了。

    作为法师,银尘对这种下跪求饶的作风天生比较反感。他转过头,想看看这位新生的镇王世子怎么处理这种事情。

    真王世子摇摇头,摆出一副唉声叹气的表情:“我说你啊,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这种事情发出来,你说不知道吧,那是玩忽职守,就算官家不怪罪,你这楼子的名声也毁了,你那背后的东家不扒了你的皮才怪呢!你说你知道吧,那是同谋,少不得被刑部的那些酷吏们捉去好生伺候着,那真还不如死了更痛快些!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说,只要发了,那就是你的错,横竖就是你的的错!错了,就得认罚,甭管你知不知道着其中缘由,你干嘛不把手下的那些保镖呀龟奴呀什么的看紧一点?”

    赵凌风这一番话说出来,句句在理,居然把那老鸨噎得讷讷地愣在当场,连头也忘记磕了。银尘和万剑心在一旁听着他的话,都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来,心道这真王世子,果然是不凡之辈,别的不说,就这口才,也不是什么亲王府的世子都能具备的。

    “妈妈,妈妈!不好了!不好了!外面……”就在此时,一位面色陌生的雏妓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由于赵凌风他们三人此时依然堵在后苑的门口,因此这位看起来只有三岁的小姑娘(真的是个没有破了身子的姑娘)似乎慌不择路地直直朝赵凌风这边撞过来,想从银尘和赵凌风中间直接穿过去,这在一般情况下算是冲撞贵族,可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娃娃,又遇到了紧急情况,按理说这样冲撞贵族老爷,倒也不会有人太计较,毕竟贵族老爷们都是要面子的,因此这个小姑娘滴溜溜地奔跑过来的时候,赵凌风,万剑心,万人往甚至河老都只是抬眼扫了她一下,并没有太在意,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个可怜巴巴被卖进青楼的小姑娘,更深层的原因是,这个小姑娘身上,连一丝一毫的罡风气息都没有。

    她和银尘一样,都是不会任何神功的“废人”。和银尘一样,在所有神功修炼者的感知里,她的存在感都非常稀薄,就像大象不会留意地上的蚂蚁一样。这里所有人看到她的第一眼都将她排除在危险人物的范围之外,除了银尘。她那虚浮的脚步,凹陷的太阳穴和行动间弱柳扶风的柔软感,确实没法让人生出多少警惕之心,除了银尘。

    银尘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也是浑不在意的,可是当他随意地看了她一眼之后,脸色就稍微凝重起来。

    他不动声色地悄悄移动的两小步,将自己夹在了万剑心和赵凌风之间,似乎很没有眼色地将两人之间让出来给那位姑娘通过的道路堵上了。银尘凝神静气,默默调整着领域中光明的魔法力,并且无声地默念咒语:“弑神灭罗仙劫曲。”他的双手上,白银色的反光似乎变得更亮一些,也更偏蓝一点。

    银尘的动作太快了,快到小姑娘根本没法反应过来,就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鲜血,就在这个不经意地瞬间飞溅而出。

    “银尘!”万剑心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遏制的暴怒,他紧握双拳,一股分神境界的罡风轰然爆发,将正好背对着他们的万人往和河老惊得连忙转过身来。赵凌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鲜血飞溅出来,弄脏了他的暗蓝衣袍,才猛然惊醒,手中的板斧瞬间提了起来,却再也没有机会落下去。

    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一把用灭气箭的箭头制成短小匕首,被小姑娘紧紧握在小手中,奋力地从银尘的手臂上拔出来,箭头上的血槽和倒刺上,还挂着鲜红色的碎肉,紧接着她倒转匕首,再次以一个小姑娘能具备的最快的速度扎下去。下一秒血如泉涌。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五百零四章 最终刺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