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最后的黄雀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不可能!紫血神教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东西!紫血神殿中一定还有其他地方藏着宝藏!魔威阁所属!随本尊一起搜查整个紫血神殿,哪怕就是挖地三尺!(停顿,吸气)也要将宝藏找出来!”最不能接受眼前事实的,大概就是冯烈山了,精心策划了五年,赌上魔威阁2000临时弟子,500正式弟子,200门徒,3位长老,甚至还有一位护法大人的性命,冒着被寒山寺带人找麻烦的风险绑架杀害1200条无辜的生命,“破魔钻云枪”(双伸缩短枪),阴阳界(尽管不是他的),血浮屠等等门派重宝齐出,几乎已经豁出去他平生血汗与智计的秘境之行,如今却落得个如此惨淡的下场?他能接受?

    显然不可能。

    冯烈山红着眼睛,也不去看那大开的门洞和疑似通向秘境外面的阶梯,气急败坏地吼叫着指挥77位门徒向高台下面跑去。其他的人,有的想默默跟上,有的在幸灾乐祸,有的却也犹豫着是否现在就退出秘境,毕竟此时无论如何,也仅仅过了不到一天而已,离秘境关闭的时限,还有相当充裕的两天。

    “自便。”杜传昌没心没肺地说了一句,然后对身边的人的说:“咱们这次可是大收获,所以啊,别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儿回到本部向师尊报喜才是正经!”他说着就要招呼毒龙教的7个弟子向那出口走去了。冯烈山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杜传昌的背影一眼,低声诅咒道:“给本尊等着……”

    “走吧!”铁剑门的掌门风斩向门下弟子招呼一声,便也要追着毒龙教去了,说实在的,尽管他们在最后的紫血仙山连番战役中损失极大,而且没有丁点收益,可是他们在之前秘境探宝的过程中,狠狠挖掘了不少天知道那个远古魔道门派的藏宝窟,总体说来收货很丰富的,他本是一豁达之人,也是这种豁达开朗的性子让他成了正道,对于紫血神教最后的宝藏,他有兴趣,却也一时半会儿就能放得下了。

    只可惜,命运的大门一经打开,就再也合不上了。

    “你们这些家伙,谁也别想走。”清冷的声音,狂暴的威压,就在那不经意的一个瞬间,从中间的大门后面爆发出来,同时,地下空间里原本黑暗的四种,猛然亮起各色圆圈和十字组成的简单光纹。

    光纹之中,陡然出现的,是不可名状的恐怖,与最深暗的绝望。

    “傀儡宗?”当那些线条简单的圆圈之中,出现那些只能存在于风源大陆上所有人的噩梦之中的巨大形体之时,最先响起的绝望的喊声,就是冯烈山的声音。

    那是临死前的最后一声叫喊。

    绝望如同纳粹集中营里的毒气,瞬息间扩散在整个地下空间之中,无从抵御,无从逃脱,无从避让,仿佛冥王哈迪斯的镰刀,残忍地瞬间割开所有人的咽喉。除了冯烈山的那一声叫喊,人们的回应只有沉默,正道中人,除了神剑门,其他宗门一并拉开架势,就连铁掌帮的人都默默鼓荡起罡风,决心为了那高于生命的【正义】血战至最终。而魔道中人,却一个个像斗败的公鸡一样,神色仓皇地蜷缩紧了身体,放弃了一切抵抗。

    没有用的。

    一切都没有用。

    一切行动,一切言语,一切想法,一切罡风,甚至于这里面每个人生命中的一切一切,此刻都没有用。

    从那数不尽的光圈之中走出来的,是数不尽的傀儡,这些傀儡全部都是下品光器,全部都是,这地下空间里短短几秒钟时间内,就聚集起上千的下品光器,这样的规模,这样的阵仗,远远超过天下修士能够应付的范围。

    这还不是最令人绝望的,真正让人绝望的是,这些“光器”并不是需要人来操作的武器,而是真正独立行动的傀儡。这些傀儡的手臂都是残缺的,只有上面半截手臂,没有手肘。它们短短的上臂之上,用铁链绑着明晃晃的刀剑,看起来有点凄惨。那些刀剑不过是些最普通的白器而已,就是普通的铁匠打造出来的东西,看起来毫无杀伤力,可是此时在这里的400修士,大都缺少兵器,所能依仗的不过是血肉之躯而已。

    这些傀儡身上几乎没有罡风的波动,只有他们的头颅上缠绕着一条条灰白色的亡灵,那是傀儡宗的鬼系真元,是破玄之前的鬼系真元。这些傀儡看起来似乎毫无“修为”,可是它们每一具傀儡身上的每一片板甲,都可以抵挡住分神大圆满高手的任何攻击。

    那据说是现世无法冶炼出来的谜之金属。

    1000个相当于分神大圆满高手的傀儡,就仿佛装甲军团一样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将400人彻底堵截在绝望之中。魔道之人大多数已经放弃了抵抗,而散修联盟的人,已经集体下跪求饶了。

    包括钱龙,包括詹光,都一起向着从正中间大门里走出来的一位身材修长丰盈的女性磕头求饶,口中大喊“仙人”不迭。面对傀儡宗,面对天下间最恐怖,最强大的真正邪道,什么分神期,什么额暗王权五部书,统统都是放屁。

    哪怕这里有400元婴高手,也完全无法对付眼前这孤零零的一位女子,因为这个人,并不仅仅能“召唤”出1000具傀儡。

    那女人款款走来,她身上每一块肉都在性感地颤抖着,仿佛在t台上走猫步的模特,她穿着青蓝色的薄纱,一层套一层,那款式绝对和风源大陆上的长袍不同,到更像是加布罗依尔现代都市里那些贵妇人常穿的晚礼服。那青蓝色纱裙上甚至装点着细碎的银亮装饰,随着她的脚步起伏颤动,发出群星般闪烁着的光辉,更增添了她本身具备的高贵神秘的美丽,仿佛现身异界的女巫。她用纱巾蒙着脸,只有一双深黑色的眼睛和满头深黑色的秀发在空中飘舞,如同圣洁的蝶舞,可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却是如假包换的返虚一重的杀气。

    “闭嘴,死都不能安静一点?”女人从蒙脸的纱巾后面发出声音,她的声音清雅圆润,仿佛最上乘的翡翠珠宝,可是她语气中的那股令人不可忍受的盛气凌人,别说正道,就连魔道之人中都产生了些许愤怒的情绪。

    那是只有加布罗依尔的法师面对暴动的奴隶才会使用的语气。那是高高在上的加布罗依尔新人类面对低等生物时的才会使用的语气。那不是高傲,那不是傲慢,甚至不太像是轻蔑,而是彻底地不放在眼里,不挂在心上,那根本就是不把这些修士当人看的残忍与随意。

    “傀儡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闪烈空到现在都没有适应局势的变化,明明眼看着就要走出秘境了,明明连宝藏都争夺过了,明明马上就可以回到山门了啊,怎么突然跑出一位傀儡宗的人?

    “因为这个陷阱就是我布下的,白痴!”女人的口气很狂妄,可是她的语气和用词之中,充满了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违和感,仿佛她是从几百年后的工业时代甚至信息时代穿越过来的人一样,语气随便,用词新潮,而且仿佛键盘侠一样出口伤人。

    “陷阱?!”这一下,连杜传昌,万剑心,拜狱等等所有人都惊呆了,要知道,这里可是紫血神教的秘境,这里早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前就已经完全封闭。

    “你们这群脑残家伙不会明白的,不解释。”她冷冷说道:“总之就是,我知道魔威阁的计划,本想设下圈套让魔威阁的人来,结果呢,来的不仅仅是魔威阁,我大赚了一笔,而你们就是我手中的货币,就是这样。”

    “难道说你提前将这里的宝物转移走了?你在几年前就来到这里……”冯烈山激动地吼叫道,此时他和他的魔威阁正被大批傀儡压迫着向高台退却。

    “宝物我没见,不过无所谓,反正你们不信,我也懒得说,我只能告诉你这个秘境早在二十年前,我的师父,也就是上一代傀儡宗的主人就存在了,当然我们通过别的途径进入,至于这里的所谓宝藏?哈!一推破铜烂铁我有什么稀罕的?”

    她说完,漆黑色的眼睛如同鹰隼一样扫过好几个人的脸,这些修士都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这秘境么,就是我们处理尸体的垃圾站,这里丧尸么,就是我闲来无事弄出来的,你们要看么?”

    她说完轻轻一挥手,一道灰白色的罡风从她那珠圆玉润的手臂上发射出来,她没有使用任何破玄的奥义,她的罡风依然分散而软弱,可是此时没有人愿意去嘲笑她,因为就在她挥动手臂的之后的一秒钟内,这个地下空间剩余的所有空地,都被僵尸填满。

    这些僵尸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不是别的什么人,恰恰就是这次秘境之行中,那些死去的弟子,长老,掌门。

    人们的绝望之中,又被硬生生灌注进去了过量的恐惧。不说别人,就说冯烈山此时也被恐惧埋葬,因为他看到许多熟人,他看到了被烧焦的升阳上人,看到了被亲手杀死的梁云广,当然还有惨死于万剑心剑下的黑天老怪,还有被杜传昌下令杀害的阴阳和合宗里的女孩子,甚至于刚刚被毒死,浑身软得像面条一样在地上匍匐着赶来的韩柔儿和真武,甚至祸忌的哥哥,甚至……

    太多太多熟悉的面孔,这些面孔大多残缺不全,或者部分腐烂,这些脸孔下面连着的身体更是开膛破肚,内脏,骨骼,脓水和活蛆都暴露在空气中。解语宗中活着的弟子都倒下呕吐起来,包括林绚尘也在干呕,哪怕她们已经经历过僵尸大军的围追堵截,依然不能适应,圣水派的女人们都吓瘫了,没有人有力气呕吐,她们的领头人明泉和飞泉,正在紧急商议着要如何通过利益输送来让这位惹不起的姑奶奶放过她们一马,至于其他人,她们根本顾不上。

    万剑心猛然转头,这种情况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银尘,他清楚这些僵尸在银尘面前都不是问题,可是他转头看到银尘的脸色也眼神时,他握住剑的手,下意识的松开了。

    恐惧,绝望以及必死的决心,都在这一瞬间被疑惑赶出了万剑心的脑海。

    他看到银尘的表情是那样扭曲,不是恐惧,不是绝望,而是一种震惊,单纯地震惊,就像大白天见到了鬼怪,那鬼怪却追着他要一块口香糖一样。他注意到银尘似乎根本不怕这个女人,不怕这些僵尸,甚至不怕那些神秘又无敌般恐怖的傀儡,此时的他甚至没有盯着傀儡宗的女人看,而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不远处的一架傀儡。他的表情在万剑心的注视下,先是惊讶,继而深思,最后变化成一种深刻的狂怒。

    “简直胡闹!”他低声骂道。

    “怎么样?各位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女人的声音刚好同时响起,将银尘的咒骂声掩盖了过去:“一千年了,我们傀儡宗在这世上也做了不少大事情了,想必你们这群白痴饭桶脑残家伙应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你要吾等的魂魄?”冯烈山下意识地将那女子的想法说了出来,紧接着他就苍白地辩解道:“这次进入秘境的两万人,如今只剩下吾等不到五百,一万多人的魂魄都被你们傀儡宗收去了,还不够?你们傀儡宗修炼的是什么?难道是《残魂经》不成?”他说完下意识地看了金刀门的方向一眼,他看不到银尘的身影,他只能看到金刀门的人站在拔刀。

    “我要收集多少魂魄,关你什么事?我就是要你们的魂魄了,你有意见么?”女人斜倚着门框,换了一个很慵懒舒服的姿势,冷声说道:“傀儡宗只有使用死人的魂魄,才能很好的与傀儡沟通,这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至于使用谁的魂魄,怎么使用,那是我们傀儡宗的事情,你们没有资格对此发表什么评论,明白么?低等生物们?”她说着又是一挥手,那些僵尸就像退潮一样咔哒咔哒地退去了。只有泛着森冷金属反光的傀儡们,笨拙地举起大刀长剑,向人们逼近过来。(未完待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最后的黄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