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下载本书

第三百四十章 五部王权3

作者:神击落太阳 返回书页
    下面修士大乱,而高台之上归于彻底的平静。银尘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那些金色字符中的任何一个,也没有对恶暗王权的神功之源表现出丝毫兴趣。

    “恶暗王朝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凡人王朝,开国君王——那时候还不叫做皇帝——就是须佐之,他建立的女奴制度流传至今,因为生性好色,所以谓之‘男淫’,这个王朝传了五代,大概不到一百年吧,就被第二王朝推翻了,第二王朝的开国君王一生之中没有使用过名字,只有他的姓氏叶赫那拉流传下来,估计到今天都有人还在使用这个姓氏。第二王朝的据王几乎个个都是励精图治的明君,朝代传了三四百年,至于最后怎么亡国了,就连吾等都不是特别清楚……随后出现的三四五代王朝都没有什么可说,就是平常的天下兴亡,亡国的原因也不过就是君王骄奢淫逸而已……第五代王朝可能就是如今的王朝了吧?谁知道呢?方正吾等只能知道这样一些事情,而且吾等也不希望你这个传承者去关心什么王朝更迭。传承者哟,你须谨记,世俗王权惑乱道心,容易将修士引入歧途,所以你要想传承下去吾等的神技,还得耐得住寂寞,苦心孤诣才能有所收获!”天地裂神拳的神念感觉到银尘对那恶暗王权五部书似乎缺乏丁点兴趣,不禁“老怀”大猬,便将人间王权的历史娓娓道来。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初代王权为何要叫‘恶暗’王权?难道他们使用恶魔契约和黑暗魔法么?”银尘在心里问道。

    “此世不会在出现第二个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了,传承者,此为‘天则’,不可更改。至于恶暗之名,那就是因为自须佐之以降,每代君王皆行暴政,官场险恶,江湖黑暗,民不聊生,天下苍生,不敢言而敢怒,骑士王叶赫那拉起兵反抗,王权陨落,王城为丘墟。”

    “只是这样?”

    “那还能是什么样?”

    “……好吧,额外的一个问题,你和那个魔哭冥斩拳都选择了我作为传承者,你们又是宿敌,那么最后你俩谁赢了?还是你们看破了世间输赢不过如此,算成平手了?”

    “喂!不回答吗?算了,这个问题算我没问过。”

    “不,目前看是鬼神那厮赢了,因为你使用魔哭冥斩拳的次数较多。”过了半响,天地裂神拳的神念才回答道,神念中带着一点点苦涩:“吾自知吾之绝学,似乎在某些性能上不如魔哭冥斩拳,但是吾已经尽了全部能力帮助你学会它,吾只希望日后……不要荒废了此种绝学啊!”

    “这个……你们都是小孩么?以使用次数论输赢?难道我还应该构建一个计算技能熟练度的法术位才行?你知不知道天地裂神拳我是作为终结攻击使用的?你到底明不明白,对于一个法师来说越强大到魔咒都是越靠后使用的?”银尘知道了两个法术位的想法之后,直接汗一个。

    “吾等不需要知道传承者的理由,吾等只需告诉传承者,使用次数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指标,你身体里的其他能力吾等管不着,但是天地裂神拳……”

    “我以后会尽量多使用的。”银尘忽然意识到雷神的残魂似乎没有开玩笑,便也严肃起来,在心里给它许下个诺言。

    就在银尘和体内两个法术位交流的这么几十秒的时间里,他的爱人林绚尘已经从紫血神教的宝库返回了。

    三座褪色的,曾经可能富丽堂皇的大门中最右边的大门悄悄开启了一条缝隙,一道鹅黄色的身影闪电一样****而出,瞬息间就没入了金刀门的人堆里。高台下面的修士还在为了剩下的两本奇书厮杀争夺或者闭目沉思着刚刚看到的金色口诀之时,金刀门的人已经再次布下铁通阵,将拜狱和万剑心团团围住不让旁人接近了。林绚尘的小小身影一闪而过,轻盈地没入了一圈身高体壮威压四散的大汉之中,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不到了。直到此时,圣水派和解语宗的人都没有发现金刀门的一众刻板不近人情的高手之中,还掩藏着一位她们解语宗的下任掌门呢。

    银尘孤零零地站在不远处,背对着她们,面对着高台下面的混战,依然没心没肺地发着呆和法术位们聊天,没有任何一位近战修士愿意靠近他,没有人从那瞬间死去一百人的恐怖中回复过来,更没有人愿意去猜那个银发的恶魔会不会突然心血来潮一下子杀死一千人一万人。当魔法文明的恐怖第一次被这个蛮荒世界中的人真切地感受到了的时候,银尘这个十一岁的小男孩,在世俗人的眼中不再是人类了,而是某种魔怪,一百精英修士相当于南方帝国三千精锐,却在一个十一岁男孩手下撑不过一秒,这样的逻辑推演下去只能是极渊般的恐慌,不怕军阵的人,不是人。

    因此银尘此时的威名,只怕比紫风散人更甚,至少杜传昌这个人,这个几乎控制了在场近半魔道修士的“天下第一青年高手”,此时对于银尘的观感,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银尘孤零零地站在高台上,连带着和他关系较近的金刀门也被所有人孤立了,偌大一个高台之上,只有可怜的十三个人。

    林绚尘的小小行动并没有让银尘知道,甚至直到她出现在防卫圈内部的那一刻,拜狱和万剑心才知道她去干别的了,唯二知道整个过程的,只有亲眼看到这一切的蒋力士,和一早就被告知的那位女长老。

    “林家小妹,你刚刚……”蒋力士担忧地看着柔弱的鹅黄色小女孩,他原本想问问她刚刚干什么去了,有没有遇到危险,可是他猛然发现小女孩后背上多出一只很大的包裹。

    那包裹是用非常珍稀的“海神蚕丝”织成,那是一种极薄级坚韧的绝品蚕丝。一块折叠起来之后只有火柴盒大小的蚕丝织物,展开来甚至可以铺满一间正堂的地面,而且这种东西不惧寻常刀剑,甚至可以抵挡寻常的罡风,当然缺点是比较易燃。

    林绚尘身后的这个大包,几乎和她身高相等,和她的肩膀一样宽,有她至少四个厚度,鼓鼓囊囊的大包里面传来硬物撞击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清脆。林绚尘小姑鸟原本身子柔弱,力气很小,背着这么大一个包裹健步如飞,其实已经将恩师教授的手段用尽。她那粉紫色的罡风已经催动至极限,鹅黄色的长袍上甚至腾起一层粉红色的霞光,看起来简直如同下凡仙子。她冲到金刀门的防卫圈里,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脚步都有点虚浮了,一个刹不住就直接扑进了那位女长老的怀里。

    女长老怕伤到她,居然根本不用罡风全凭一具肉身深深受了这入体一重的一击狠撞,自己哇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却是半步也不肯退,更不肯让小女孩在摔出去,就像个溺爱孩子的母亲一样死死抱住她。那蒋力士也是个眼睛活络的人,此时看到林绚尘小妹妹身后的大包,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赶紧抢步上前,单手抓住他身后的大包向上稍微一提,就将那沉重的大包的所有重量都转移到他的手臂上,他也不用罡风,就用着肌肉的力量单手拎着,一边吩咐着那位女长老赶快给林绚尘下包裹。

    蒋力士的手在刚刚接触到那包裹的瞬间,心里就咯噔一下。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这里面又什么东西,而是怎么才能将这些东西安全运到宗门之内!海神蚕丝织成的包裹其实和寻常的布匹一样,都是透气的,自然会让蒋力士手中发出的一缕气息透进包裹内部,和包裹里面的物品发生些微的共鸣,当共鸣发生的瞬间,蒋力士也就知道这包裹里面究竟都是什么品质的货色了,这也是一门名为“鉴定”的高深学问。

    蒋力士这个人又黑又丑又粗犷,却是金刀门里有数的鉴定大师,尤其精通“盲鉴”,几乎靠着手感和气息的感应就可以辨别出坊间流传的大部分宝物,几十年来从未失手。刚刚他这么出于本能的一手,反而把自己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光器!许许多多件光器!

    蒋力士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就知道这次金刀门的秘境之行已经结束了。

    如今的天下,早已不是800年前九天玄女,天剑宗,血狱炼魔宗横行天下时的那个天下了,玄器以上的神兵,制作方法早已失传,玄器毁一件少一件,几百年来,确定流传于世的玄器只剩下200余件,而玄器以上的光器圣器则更是稀世奇珍。正邪两道,十大门派,两座皇城,除了傀儡宗情况不明以外,其他加起来一共只有6件圣器,10件光器,而拥有光器的门派,才能跻身十大门派。6件圣器分别是寒山寺“渡世轮盘”,魔威阁“天贵降临”,南国皇室的“天地印”,以及三件属于北国皇室的“疯魔眼”,“虚无盾”和世间公认的最强圣器,唯一的上品圣器“天塔空罗”。十大门派中除了寒山寺,魔威阁和状况不明的傀儡宗以外,其他七个门派都只有光器作为镇派至宝,而十大门派以外的正邪百门,甚至南北两个帝国之外的零星小国,都只有玄器作为镇压一方,守护山门的重器。

    金刀门的镇派至宝“寒光刀”不过是一件上品光器而已,可是如今他手里的的那个大布包里,却有着不下二十件光器!

    二十件!几乎是整个天下所有光器的两倍!

    蒋力士顿时感觉自己手里拖着的是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同时也是这次秘境之行中牺牲的那800壮士的英灵。他想喊,他想哭,他想大醉一场,可是理智告诉他,他现在除了装穷装软弱装完全不知道,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他很清楚这些光器的消息一旦走漏,被其他任何一个门派的人知道,都绝对会给他,给他身边的人,给他身后的门派带来无妄奇灾。尽管在风源大陆上,修士本身的战斗力几乎决定一切,神兵这种东西只有在同一个大境界之内才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无论如何,光器这种东西,还是被看成是决定门派气运的重要之物。

    林绚尘总算在女长老的帮助下解下了身上的包裹。“傻孩子!你把包裹绑那么紧做什么?差点把自己勒死啊你知不知道!”女长老看着林绚尘苍白中带着暗紫色的小脸,不由得心疼极了,在秘境里相处这么多天,她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古灵精怪又常常使些小性子的可爱女孩。

    林绚尘躺在冰冷的地上猛烈喘息着,尽管她有着入体一重的修为,可是她的身体条件还是太差了,入体一重的修为仅仅能够将她先天不足的病症矫正过来,让她有个正常人的寿命而已,却委实不能让她柔弱的身子有多少改善,更何况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她就算是蝙蝠侠的女儿又能有多少力气?

    她喘息着,声音胡搞过低,有那么一瞬间几乎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瞳孔都有点散开了。金刀门的众人见了个个都面无人色,女长老几乎快要哭出来,赶紧又是掐人中又是点穴道的,甚至还输送了一点点气劲到她身体里帮她平复气血,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她才缓过神来,迷茫的双眼也迅速聚焦。此刻她只觉得浑身无力,只怕连坐起来都很难,只能躺在地上气若游丝地低声说:

    “宝库……找到了……里面东西太多了,金子做的山,宝石铺成的海……还有两箱子药丸,两箱子书册,还有堆成山的珍玩……我拿不走太多,尤其金子银子的,拿走一点也不顶事……所以只在那兵器队里挑了二十六把最好的带出来,其他的,拿不动了……”她喘息着,过了一分钟,总算恢复过来了一些,才猛然坐起来,有点着急地低声说:“那里面最好的兵器,灵光最强的一共三十七把!都堆在一起,另外有更大一堆的兵器,还有铠甲,甚至装在木头马上的铠甲!太大了,太重了,太多了,各位长辈,我们可能……根本拿不走!那都是这里这个坏人巢穴的底蕴,我们……要都搬完只怕得一个月了……”她说着,眼睛马上又红了,不是想哭,而是急得。(未完待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92dudu.com/down/txt6120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92dudu.com/du/61/612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三百四十章 五部王权3)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