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9章 能不能活,取决于你!

    白秦川竟然还有苏战煌的消息!

    一个杨光明已经被他控制着成为了人质,现在又多了一个苏战煌!

    绑架人质,这是苏锐最鄙视的做法,可是,在很多时候,这个做法偏偏都非常有用,见效极快!

    苏锐的表情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真是让人不齿。”这是路宽的声音。

    的确,这个家伙一直都是有啥说啥,这绝对是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就像是那一句“白秦川是个傻逼”一样。

    不过,这么一个无时无刻都在说心里话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称得上是奇葩了。

    “的确,但这对我来说没什么的。”白秦川看了看路宽,“而且,如果你能把嘴巴闭上,就好了。”

    路宽没说话,而是看向了苏锐,这一刹那,他的眸光似乎微微深邃了一些。

    苏锐的目光则是放在了白秦川的身上。

    “苏战煌本来被安排到国外执行秘密人物,现在,他的整支小队都处于失联状态呢。”白秦川淡淡说道,就像是在阐述一个和他完全无关的事实。

    整支小队全部失联!

    “是活还是死?”苏锐冷声问道。

    蒋晓溪分明看到,苏锐此刻的拳头已经紧紧攥了起来。

    “他们能否活下去,取决于你,我的锐哥。”白秦川笑了笑,说道。

    他现在开始显得有些云淡风轻了。

    很显然,只有苏锐答应了白秦川的条件,苏战煌和他的整支小队才能活下来!

    只是,这一支百炼成钢的队伍,怎么可能全员覆没呢?

    苏锐在短短一瞬间便想到了很多疑点!

    然而,现在并不是追查这些细节的时候,苏锐摇了摇头,还是说道:“说出你的条件。”

    他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但明显也是在刻意压制着心中的情绪。

    “我们来一场世纪大和解吧。”

    白秦川咧嘴笑了起来。

    “世纪大和解?”苏锐露出了嘲讽的冷笑,说道,“那你先问问,柯凝会原谅你吗?那个死去的出租车司机会原谅你吗?”

    他不打算妥协!

    其实,现在,苏锐已经判断出来,在很多事情的背后,都有着白秦川的影子,只是他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如果是在欧洲的话,一切都好办多了。

    “锐哥,这次真的是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从苏锐的反应之中,白秦川便已经认为自己暂时安全了,他摊了摊手,“其实,你之所以想要用江湖手段来解决问题,这样并不合适,如果你让国安来抓我的话,那么我现在已经插翅难飞了,还谈个毛线的条件。”

    白秦川的话语很自信。

    的确,苏家两条人命都控制在他的手上,简直是两个王炸,随便甩出一个,都够苏锐喝上一壶的了!

    “当然,锐哥,你也别想着通过标准烈日来解决问题,我对他们太了解了。”白秦川继续嘲讽地冷笑道,“毕竟,白家在非洲的私兵以前被你搞得很惨,我不得不防。”

    苏锐默然无声,只是眼睛里面的光芒越发狠厉。

    “如果我不答应你的条件呢?”苏锐问道。

    “从你问出这句话之时,我就能够看出来,你不可能不答应。”白秦川微微一笑:“当然,你既然已经这么问了,我干脆就明说吧。”

    稍稍地停顿了一下,白秦川继续说道:“我若活着,那么大家都能一起活着,可我的人身安全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杨光明和苏战煌将会在临死之前承受极大的痛苦。”

    说到这儿,他的眼睛里面终于开始浮现出了一抹狠辣之意,只是,此刻,白秦川仍旧在微笑,那眼睛里的狠辣和脸上的笑容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觉得这个家伙非常变态。

    苏锐的眸光变得更加冰冷。

    蒋晓溪忍不住地骂了一句:“白秦川,你还是不是个人?”

    “你是个人吗?”白秦川笑了笑,打量着蒋晓溪,说道,“给我戴绿帽子,戴的还挺结实啊?”

    蒋晓溪深深地看了白秦川一眼,随后冷冷说道:“好,你说我给你戴绿帽子,那么,我今天就当面戴给你看!”

    说完,她走到了苏锐的身边,微微踮起脚来,直接在苏锐的嘴唇上重重地吻了一下!

    随后,蒋晓溪离开苏锐的嘴唇,继续冷冷注视着白秦川。

    “真替你悲哀。”路宽说道,“对于男人来说……”

    “你给我闭嘴。”白秦川不轻不重地踢了路宽一脚,随后看着苏锐和蒋晓溪,冷冷一笑:“你们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激怒我,那就注定让你们失望了,因为,哪怕你们在我面前啪啪啪,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反而会为你们的演技而鼓掌呢。”

    蒋晓溪被这言语刺激地气红了脸。

    “其实,我挺想骂你一声婊子的,但是,我知道,我若是这样说的话,很大概率会激怒喜欢英雄救美的锐哥。”白秦川嘲讽地看了蒋晓溪一眼:“所以,我还是决定不骂你婊子了。”

    然而,话虽如此,可是,该骂的话都已经骂出来了。

    蒋晓溪的面色微微变了变,但是并没有被激怒。

    她之所以迈出这一步,在迈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被一两个难听的词轻易激怒,那么也就不是蒋晓溪了。

    能够成为白家少奶奶,在这个家族里面大权在握,蒋晓溪可不是泛泛之辈。

    然而,听了这句话之后,苏锐的面色变得更加阴沉,他往前跨了一步,身上的气场似乎更加压抑。

    “苏锐,不要。”

    蒋晓溪伸出手来,拉住了苏锐的手腕,同时对他摇了摇头。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而牵连到苏锐,尤其是苏战煌和杨光明还生死未卜的情况下。

    不过,在白秦川面前,这样关心苏锐,对白大少爷来说,不可能不形成刺激。

    他不可能完全不在意头顶上的那顶帽子。

    然而,白秦川还没说什么呢,就听到路宽冷笑了两声:“没有男人能忍得了自己头顶上绿油油。”

    白秦川扭头看了路宽一眼:“你的激将法是不是用错了地方?如果看我不顺眼,我大可以现在送你一发子弹。”

    然而,话还没说完,一道乌光已经从苏锐的手中激射而出!

    下一秒,白秦川便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