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一粒入玄关,一粒复朱颜

    功法并不复杂,温东华参详了半晌,也就会了。

    丹药是正常的浅褐色,哪怕温东华把木盒凑近鼻端,也没闻着这一元丹什么味道,倒是木盒凑近了后,属于灵木的那种气息,让温东华不自觉地一时陶醉。

    “这盒子是个宝贝!”

    这个念头闪现在温东华的心头。

    当然了,温东华不是蠢货,他不可能觉得盒子是宝贝而里面的丹药什么都不是。

    这一元丹,肯定比筑基丹要好!

    这是不用多说的。

    带着忐忑,更带着期待,温东华服下了木盒里只有一粒的丹药。

    嗯?

    没什么感觉?

    等了半晌,身体里也没传来什么感觉,这和筑基丹服下后的反应完全不同。

    愣了一会,温东华也就不再着意于丹药的事,而是把心思放在了叶少给的这个功法上。

    确认熟记了功法,温东华来到园中,随意找了一处合适的地方,开始修炼起来。

    刚才参详的时候,温东华就感觉这功法很配他,而此时切实地入手修炼,给温东华的感觉就更是如此。

    平静心神,收敛意识,安静体会着身体内的气血循着一个熟悉的路线而流转,流转着流转着,就渐入一个不熟悉的路线。

    从熟悉到不熟悉,温东华本以为会出现什么障碍或困难的,实际上却没有。不但如此,反而像是沟通和汇合了什么,流转的气血有着一种壮大的感觉。

    然后,在不熟悉的路线中,气血流转,身体在安静的状态下,传来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任何修者都不陌生,温东华自不例外。

    气血所到之处,身体仿佛被“解开”了,从身到心,都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放松和轻松,而这样的感觉,更引导着温东华的心神往安静里去,然后心神又引导着他身体里的气血往幽深里去。

    气血在身体里的流转,就像小河在山林中的流淌。

    温东华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像现在这般清晰的感觉,从来没有。

    步入修行之路几十年来,甚至也可以说是大半辈子以来,从来没有。

    安静,舒缓。

    放松,自在。

    但却正是这样的感觉,让温东华的心神在宁静和愉悦之余,又不自觉地生起一种默默的担心。

    这种感觉太美好太美妙了,美好美妙到,像是一个错觉。

    不像是真的。

    以及,过了这一刻,可能再不复来。

    但随着状态的继续,温东华的担心渐渐没了踪影。

    不是不再担心,而是心神没有余暇来担心了,他的心神,渐渐地,完全融入到了身体内气血的流转中。

    这种流转事实上是一种对气血的消耗。

    当然了,属于积极的消耗。

    这消耗会在饮食和睡眠中补充回来,然后再次流转消耗。

    为什么会有辅助修炼的药物?

    就因为正常的饮食和睡眠,对气血的补充和回复相对缓慢,以凝元境来说,越到后面越是如此,往往一次大的正式的修炼之后,要回复好几日甚至十好几日,才能再继续。

    而此时,却不是这样。

    温东华的身体中,气血的流转,不但没有任何的消耗,反而像是愈流转,愈壮大。

    还是那样的感觉,小河在山林中流淌。

    然后,不知道是来自天上的雨,还是来自地下的泉,默不作声地,慢慢融汇入这小河之中,让这小河越来越大。

    一个完整的气血循环很快过去。

    然后,第二次。

    然后,第三次。

    不知道是小河越来越大的原因,还是路线已经熟络的原因,温东华只感觉这气血的流转越来越急,越来越湍。

    但这是一个缓慢增加的过程,当真正意识到身体内气血的流转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把控的时候,温东华已经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就在那一刻,气血又猛地来了一次完全出乎温东华意外的加速。

    就像大河正常地奔涌,然后突然地,河床崩溃,或者说,中断。

    浩浩荡荡的河水,一下子失去承托。

    然后……

    化为从天而降的瀑布。

    就在这种巨大的轰鸣和冲击中,温东华的意识和心神仿佛也被冲击得粉碎,浑然忘了一切,失去了对身内身外所有的感知。

    不知什么时候,感知回归。

    而感知回归的第一时间,温东华就惊呆了。

    身体内,气血还在流转着,循着之前的路线,也是叶少所提供的功法的路线。

    但可能是没有了心神引导的关系,这种流转已经很微弱,若有若无。

    然而。

    然而!

    温东华所有的心神,瞬间被身体里的另一个物事所吸引,并且是牢牢地吸引,只一注意,再回不过神来!

    身体正中,脐后腰前的位置,气血无中生有,像是一个小小的泉眼一般,汩汩地向外冒着。

    而这股新生的气血,温和至极,也轻柔至极,像是水,更像是雾,向上溢着,充盈着他的胸口,然后向左向右,流过他的肩,流过他的肘,流过他的掌心。

    掌心,热,烫。

    却没有半点烧灼的感觉。

    反而,那种暖,带给了温东华此生从未有过的安定和踏实,以及满足。

    暖意回流。

    又从手,到肘,到肩,到胸口。

    然后向下。

    从胸口,到腰,到股,到膝,到足。

    足心仿佛变成了心脏,在怦怦怦地跳着,没有心脏跳得那么强劲,却一直稳定且持续着。

    温东华不敢挪足。

    不止是不敢挪动,他连两脚落地的轻重都不敢稍变一下,似乎稍变一下,这神奇而又美妙至极的状态就会消失。

    这实际导致的是,他连脚趾头都不敢稍动一下。

    而如果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他感觉自己可以一直站下去。

    随后,整个身体,从上到下,从手到足,温东华发现了更多的细节,而几乎每一处细节,都让他不自觉地沉湎,然后深深地陶醉。

    而最终,他的心神还是回转到了身体内部的中心位置,那个一直汩汩流淌着的小泉眼。

    这是……

    这是?

    这是!

    是的,这就是!

    不知不觉地,温东华的两眼处似乎也变成了“小泉眼”,老泪盈眶,然后,更是差不多整个脸都被泪水所覆盖。

    一生苦修,以为无望。

    却未想老年,路转峰回。

    更未想及这个平平常常的早晨,这个在事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早晨,他就这么地,一步踏入了玄关境。

    从凝元到玄关。

    何谓玄关?

    非凡谓之“玄”。

    而从平凡到非凡,卡在两者之间,连接着两者同时也隔断着两者的,谓之“关”。

    ……

    这一整天,温东华都站在原地,从手到足,未动分毫。

    甚至,连入夜了都是如此。

    一直到了半夜时分,身体内,某种感觉终于由缓转寂,温东华的心神才终于真正地从那种莫可名状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然后,这个老人像个孩子一般地,在药园中奔走着,跑跳着。

    反正也无人看见。

    在地上奔走跑跳了半晌,温东华还嫌不足,心里的那种高兴和激动无从宣泄,下一刻,他甚至爬到了一棵大树的树顶上,仰着头,望着天。

    可能是性格的关系,他没有呼啸出声。

    但他却是张开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好像是要把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还有整个的天空,都吸到身体里来。

    温东华回到城中回到十药堂是清晨时分。

    从城外的药园到城内的十药堂,这一路上,他走得稳实,但清晨那吹动鬓角的风,却替他表达着心里的那种激动和癫狂。

    是的,哪怕时隔一夜或者说半夜,激动仍在,癫狂仍在,只是经过宣泄,终于是可以强行地收敛住了。

    温东华从十药堂的后门入的院中。

    他的大弟子正在院中忙活,把一些处理过的药草从屋子里拿到外面的架子上或干脆是屋顶上晾晒。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这位大弟子先是背着身地恭声招呼道:“老师,你来啦!”

    然后他才转过身来。

    而这一转身,这个大弟子却是愣住了,只知呆愣愣地看着温东华。

    “傻小子,干啥呢这是!”

    温东华笑骂道。

    从凝元入玄关,气血变好,那是理所当然,温东华一望即知大弟子所愣为何。

    “老师,老师……”

    大弟子还是愣着。

    “大惊小怪!”

    温东华摇摇头,“为师修行有了突破,看起来变得精神些不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么?亏你也是一个修行人,一点定力都没有!”

    温东华并没有丝毫的嗔怪之意。

    此时此刻,甚至不限于此时此刻而包括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只要没有什么过分至极的,他应该都不可能对人对事有任何的嗔怪。

    一颗心里,高兴都装不下,激动都装不下,甚至癫狂都装不下。

    还哪有地方,去嗔怪甚至是怨怒什么呢?

    对仍然呆愣着的大弟子留下一句“傻愣着啥,干你的活去”,温东华摇头一笑,进入房中。

    “老夫的气色,好到怎样,才能让那小子傻成这样?”

    温东华又是得意一笑,然后拿过镜子。

    然后。

    然后温东华自己就愣在那里了。

    久久。

    又久久。

    镜子里照出的,再不是往日的面容。

    而是年轻了二十岁甚至三十岁的样子!

    或者,这样说也不是很对,因为就算年轻了二三十岁,温东华的以前,面容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

    那是一张看起来三十多岁最多四十岁不过的脸。

    更关键的是,那张脸上,一种叫做“年轻”的东西,无形却明显,肆意且自在,尽情地展示展现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