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儿你就别琢磨,我这两天好好考虑考虑该怎么办,反正不能让咱家在村子里被人排挤,因为这笔钱到处让人眼红。自己家人遭罪,那可就麻烦。

    宁可不要这笔钱,也不能把家里人都弄到风口浪尖上去。现在政策不稳定,谁知道以后会出现啥事儿,到时候被人家暗地里告个黑状,咱家可就要倒霉。”

    老爷子是个通透的人,心里有数,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做,他只不过还没有拿出一个章程来。

    再说这钱还没回来,就算现在想干什么也不能干。

    万一王技术员那里这件事最后给黄了,他们要是提前把这些话漏出去。

    村里人还不得笑话他们。

    笑他们多大的脸!

    所以这事情不能着急。

    “老头子,咱家孙女儿还没名字,你得起个名字。我觉着这孩子那可是个福星,你没发现今天这事情里透着古怪。你看看这孩子没出生之前,这水都长得老高,那会儿水都到我胸口。

    我还想着这孩子恐怕一出生,我这老太太估计也就快完蛋。

    谁能知道这孩子刚刚出生,那水立刻就退了,而且你没看见那本来外面都斗点大的雨水,一下子就停了。而且太阳还出来。人家都说有大运气的人出生的时候天有异象,你说这算不算呀?”

    老太太一说起孙女那高兴的嘴角都合不拢。

    老爷子一说起孙女也来了精神。

    “你还别说。这孩子出生还真有点儿你说的这个意思,虽然人家一直都说不能搞封建迷信。可是我的确也是觉得这孩子运数和别人不一样。

    你瞅瞅这出生的时候那情况,也许那有点儿巧合,可是你想想,那孩子哭成那样,撕心裂肺的哭,怎么哄都哄不住,咱们从那屋子里一出来,那屋子就塌了。

    要再说这个也是巧合,我还真有点儿不信。

    要说是这孩子有大气运,我倒是有那么点儿相信的意思。

    还有后来你看看,这眼镜蛇跑到孩子身边,居然没有孩子一口。你说这怪不怪?最巧的是这蛇,我和老三拿到村长家去。还正巧碰上人家王技术员整好要。

    你说这巧不巧。这几件是凑的一块儿,我倒是觉得这孩子还说不准,真是咱家的大福星。”

    还别说,老太太和老爷子还真想到一块儿去了,两个人都觉得,这孩子的确是不一般。

    罗似锦要是知道,估计得笑死。

    这些还真是巧合。

    “行啦,快别说了,以后这孩子咱们可得护着点儿。这孩子要是真有运道,说不准咱们家以后还真的是越过越好。”

    老太太那是一百个相信。

    罗老爷子一边抽旱烟一边琢磨了一下。

    这孩子要真是个有福气的,这名字可得好好起。

    “得了,别想那么多了,明天的话我去找村里的老顾去。人家原来可是听说城里的大校长,那可是有文化的人。让他给咱家宝贝蛋起个名字,起个好听的名字。找其他人我也不放心。”

    “那你去的时候给人家老顾带上点儿东西去,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不行的话就带上几个鸡蛋,终究是咱们一番心意。”

    老太太对外面还是很会做人情的,虽然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是心疼的要命。

    家里鸡蛋可不多再说,发了水之后,家里那两只老母鸡这两天根本就没下过蛋。

    一个鸡蛋起码能卖五分钱。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还有你可得给老三媳妇儿好好把她身子补补。要不然,那孩子到时候不够粮食,吃苦的还是那小家伙。

    既然到了咱们家,还是个有运道的孩子,咱们就得好好对她。你可别拿你那老眼光,动不动就是孙子比孙女强。”

    罗老爷子自然知道,自家这个婆娘重男轻女的很。

    家里孙子个顶个儿的,那都心疼得很,可是面对孙女,那可就不一样。

    虽然说这一次对这个孙女,老婆子那是相当的好。

    可是谁知道这老婆子,会不会过一阵儿立马就反悔。

    老爷子有一种预感,自家的这个孙女儿那可是不一般。

    老太太笑道,“你可拉倒吧,我是那样的人吗?咱家孙女能和别人一样吗?我告诉你自从孙女儿把咱从那房子里救出来,我亲眼看着那房子塌了之后。

    我就想好了,这孙女以后就是我的命根子,我的命能没,这孙女儿也得给我护好。”

    老太太说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

    老爷子笑了,“行了,行了,赶紧睡吧。记住你说的话就行。”

    老两口儿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老太太起来做饭。

    姚三妹喂完孩子之后,看着小家伙又香香甜甜的睡着。

    倒是看着小家伙越看越顺眼。

    罗建华瞅一眼媳妇儿不错眼珠子盯着自己的小女儿在那里看。

    被逗乐了。

    “行了,你小心看的眼珠子拔不出来。”

    “就我眼珠子看的拔不出来,你别忘了你昨天晚上是怎么抱着咱家闺女,在那里哄来哄去的。还说我呢!”

    姚三妹一想起来昨天晚上就乐的不行。

    这孩子也不哭不闹,就是睁着大眼睛不睡觉。

    哪个刚出生的月娃儿不是睡得昏天黑地的!

    这孩子可倒好,一看那样子就机灵的不行。

    罗建华就那么抱着他家闺女在地上走来走去,一边轻轻地拍,一边在那里跟闺女自言自语。

    也不知道这个这么大的孩子,哪里能听懂他说的什么话。

    罗建华有点害羞。

    自己那两个小子捣蛋的很,他小时候也忙着地里的活儿。

    哪有时间带那个孩子。

    可是这小闺女不一样,打从出生的时候一直到现在。

    他心里第一次才觉得似乎家里真的多了一个不一样的孩子。

    这孩子就招人疼,他看着那孩子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盯着他。

    心里不知道怎么就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心疼。

    “孩子他娘,我先出去了。”

    二话不说走人。

    这边罗建华刚走。

    两个秃小子围上来了,两个人稀奇的坐在妹妹身边,瞪着眼睛瞅来瞅去。

    “妈,怎么感觉妹妹和我们长得不一样,皱皱巴巴,像个小猴子一样。”

    “就是,我看着狗蛋他妹妹长得白白胖胖的,怎么和妹妹不一样啊?”

    罗大庆和罗大志两个人的话把姚三妹给逗乐了。

    “你妹妹现在还小,谁生出来的时候都这样,你们生出来那会儿比你妹妹还皱皱巴巴,不过等到慢慢的就越长越开,到时候就和你看到狗蛋儿的妹妹一样,一样的白白胖胖。”

    两个小子喜盈盈的看着睡得香甜的妹妹。

    妹妹真可爱。

    好小,睡着的样子特别招人稀罕。

    好希望妹妹快一点长大,等妹妹长大,他们带着妹妹去爬树,掏鸟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