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马飞徒步走在去往城里的路上,行李挂在他的胸前,身后还背着小玲。。。

    “为什么会这样。。。”马飞看了看挂在天边那火辣辣的太阳,“这尼玛就是余事勿取,诸事不宜吗?作为灵能者的第二天,还真是给我开了一个好头啊!”

    马飞出村不久,麻烦事就接踵而来。

    其实在今天有个很适合赶路的技能。

    马飞的灵能力:黄道吉日,其实并不只是单一能力。

    而是当天所有的“宜”,都将出现在他的技能栏中。

    比如今天的黄历上写着,宜:祭祀,平治道涂,解除,修饰垣墙。

    本来马飞是想用出村之后,用“平治道涂”来做出一条捷径,方便赶路。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还是忍不住在村里使用了另一个能力“解除”。

    虽然挺爽的,但这个能力对于灵能的消耗很大,加上马飞的灵能力还有限制。

    每当他使用一个“宜”,当天的一个“忌”就会随机发动在他的身上。

    今天的“忌”很简单,只有一个,“诸事不宜”。。。

    总之他今天别想再用任何能力了。

    然后走到一半,小玲就开始体力不支,这也没办法,也不能对一个饿了四五天小姑娘强求太多。

    如果不像把小姑娘丢到荒郊野外,那就只能由马飞来背她了。

    “这些符里就没有能用得上的吗?”马飞举起贴身放着的一打纸符,都是从小玲父亲那里搜来的,小玲肯定知道哪些有用,可是。。。

    “以前有。”

    “啊?哦。”虽然小玲的回答的莫名奇妙,但马飞还是快速反应了过来。之前他们父女逃命的时候用完了呗。

    他不死心的继续问“你难道就没有学过类似的符吗?”

    “没有。”小玲的回答倒也干脆“但我学过增加重量的符。”

    “那有个鸟用啊!”

    “嗯。。。”在马飞背上的女孩思考了一下:“可以在锻炼身体的时候用。”

    马飞连眼角都开始抽搐了“我不是问你这个。你们出门难道不先考虑节省时间吗?”

    小玲倒还挺委屈,“我们出门一般都坐车。。。”

    “。。。”

    沉默地前进了一会儿后,小玲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那个小葫芦。”

    “啊?”马飞回忆了一下,昨天小玲把这些法器都和马飞介绍过了,还算记忆深刻。

    这玩意就在他兜里,就拿出来看了一下,“你不是说里面装着的是给女性专门准备赤龙丸吗?还能有什么用?”

    “里面的丹药没法用,但是这个小葫芦本身就是一个法器,每天可以产生一次下等恢复药‘甘露’。”

    “哈?”马飞撇了一眼小玲,这话昨天可没说,看来这丫头还有不少秘密藏着呢。

    小玲感觉到马飞的视线,解释道:“我忘了,因为这个效果实在太弱了。和它的主效果“孕丹”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看来这丫头当大小姐当惯了,得让她知道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宝贵道理。别动不动就瞧不起低阶法术,小玲是理论派,马飞刚入门,他们本身会的东西就少的可怜,怎么还能浪费每日奖励呢。

    马飞当即按照小玲所述,没有打开瓶盖,而只是顺着瓶子的纹路,进行倾倒的动作,不一会儿就有一滴透明的液体出现在了瓶口的盖子上。

    “喂,这是低等恢复药吗?怎么这么有效?”马飞喝下那滴液体后,发现自己浑身轻松充满了活力,连天气都变得凉爽不已。

    “嗯。甘露虽然比较有名,但确实属于低等灵药,没什么价值。”小玲不以为意地说道。

    马飞沉默了,看来还真得多和她沟通沟通,讨论一下有关“价值”的含义。

    现在又重新充满了力气,还是快点赶路。免得村里人还有那痴心妄想的,开着车过来抓自己。

    虽然不怕村民,但就怕他们超车报警,如果在必经之路上堵住自己那可就麻烦了。

    好在现在他的状态恢复的很不错,背上的女孩现在对他而言几乎没有重量,再加上已经走了那么久,离城里已经不远了。

    马飞干脆火力全开,加速奔跑,练体术中也有相对应的腿法,只不过太耗费体力所以才没有使用,现在也不用顾忌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太阳微斜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城里。

    “呼呼。”马飞全身都是汗,喘息了一会儿之后,先带着小玲打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往城市另一头开就行,随便找一家旅馆。”

    这车的司机是一个秃头男人,听到马飞奇怪的要求,再看他和小玲简陋的穿着,建议道:“这附近就有不少旅馆,根本用不着去城北,走着就能到。”

    这里是村子来成里的必经之路,马飞想尽可能的不要碰见他们,所以坚持着“师傅,就去城北,开车就行了。”

    这个司机皱着眉头,还是问道:“你说去城北那可大了,要是远点的得花不少钱。”

    马飞直接掏出全身的钞票,在司机面前晃两下,“出租车难道要提前付账?”

    司机看到马飞有钱,也不废话,直接发动汽车,按照马飞的意思去了。

    等到了城北,司机边开边找旅馆,马飞却一直不满意,终于在即将出城的时候,马飞才让司机停下。

    付完钱后,马飞带着小玲住进了一家宾馆,比他上一次来时的那一家还简陋,但不用任何身份证明。只要付钱,这里的老板连问都没问一句。

    “先在这里住两天吧,我找到房子就搬出去。”马飞放下行李,吩咐了一句。

    说罢,马飞拿着装有钱和所有法器,带着小玲出去了,把没什么价值的零食放在了旅馆。

    他门先去了一家银行门口,马飞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对照着上面的字“是这家吗?”

    小玲点点头“对,去机器上就能查出这张银行卡里有多少钱了”。

    这也是马飞从小玲爸爸那里得到的,一开始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还是小玲告诉马飞这薄薄的一张卡里面竟然能藏很多的钱,只能在上面写着的银行才能弄出来。

    于是马飞才特地挑选了离这个银行近的旅店。

    小玲也不知道里面具体的金额,但按她的说法,这里面有一笔马飞做梦都梦不到的巨大金额。

    这让他满怀期待的进了银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