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冤家路窄

    段焱看着秦远也是毫不在意

    “威胁我可没用,就算你的速度再快,也来不及了。”

    段焱的鬼手猛的抓了下去。眼看就要落在林可可身上了。

    一道金光闪过,穿过了段焱的黑气化成的大手。

    那根金光闪闪的金刚杵,段焱看的还是清清楚楚的。

    这件宝物正是段焱梦寐以求的宝物,可是现在这个东西划过自己身体的时候。

    段焱才发现,这根能够降妖除魔的金刚杵竟然对自己有着压制效果。

    在段焱愣神的一瞬间,秦远也是来到了段焱身前。

    他们两个人对视着,似乎有着大量的火花在他们之前迸发开来。

    “你可真的是一遍又一遍的挑战我的底线啊。”

    秦远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波动,但是熟悉他的人应该也是知道,她现在极度的愤怒。

    “一个新人初来乍到就抢了这么多属于我的荣耀,你让我的威严往哪放?不给我面子,你还是第一个。”

    段焱的声音更加尖锐了,这明显是他愤怒到极致了。

    这两个人每次一碰在一起都会激起各种火-药味。

    段焱也不废话,仅剩的一只手上不断地汇聚着大量的阴气。

    很快这里的阴气似乎就已经超越了外面。

    “天啊,竟然是段焱的人鬼共生。”

    花语诗看着段焱的样子也是惊呼一声。

    作为一个活过三期试炼的老人,她对段焱的这些手段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那是个什么东西?听起来不妙啊。”

    童灵书也是扶起了林可可,他们都在看着花语诗,似乎在等她来说一下这是个什么东西。

    “人鬼共生,故名思意,你们也知道黑暗使者了吧,他们是堕落了的内鬼,但是段焱的实力可不止这么弱。”

    花语诗的脸色苍白。

    “不错,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垃圾?”

    段焱冷笑一声,他的术乃是阴邪至极,他为了迎合这个扭曲的世界也是不惜与这个时间的堕落恶鬼共生还换取力量。

    秦远倒是毫不在意,这种方法,比当年那个人的尸鬼索命还差的远呢,这种实力就像称王称霸,痴心妄想。

    “不动明王印—光明印”

    秦远也不废话,一个巨大的法印对着段焱打了过去。

    “暗影如潮,律动。”

    段焱整个人似乎都要融入到暗影中了,紧接着一道黑色的雾气散了开来。

    光明大印和黑雾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剧烈的轰鸣声,紧接着,二者又都归于平静。

    “嘶,这两个人竟然能够平分秋色,这个新人不会是怪物吧。”

    “我去,魍魉公寓的段焱竟然没占到好处,他可是活过了五期的大佬啊。”

    周围的求生者看到秦远和段焱的攻击也是纷纷感叹着。

    现在去秦远完全有资格和段焱当对手了。

    段焱摸了摸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鲜血从段焱的嘴角流了出来,在他心中疯狂的咆哮着:

    “妈的,这个小畜生到底怎么回事,竟然能够和我平分秋色,这让我的面子往哪搁?不行,你必须死。”

    段焱的身边阴风阵阵,紧接着阴影中走出了两个人,看到这两道人影周围的人也是大吃一惊。

    这两个人赫然就是之前消失了的宗和光以及齐炫。

    虽然不知道段焱和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交易,但是现在看起来,他们两个都是站到了段焱一边。

    “哼,好久不见啊,希望这次咱们能够打的痛快。”

    宗和光的面色阴沉,显然他是发现了段焱和秦远二人打的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正是一举拿下的好机会。

    “秦远,我们来帮你。”

    林可可也是在花语诗和童灵书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们什么都没准备吧。”

    宗和光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小小的铃铛。齐炫也是满脸得意的解释道

    “这铃铛叫镇魂铃,当年殷老爷为了能够让殷夫人安神以外除了安神汤还弄来不少奇物,就让你们试试这镇魂铃到底有多强吧。”

    ‘叮铃,叮铃’

    宗和光手中的铃铛摇了起来,一股无形的声波向四周传去。

    秦远也来不及多想,从身上抽出了一张淡黄色的石符

    “护身,不动如山。”

    在秦远几人的周围似乎树立起了一座古朴的大钟把所有人都护在了里面。

    “你以为就你符多是么?探路石,击碎。”

    段焱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颗小石头,对着秦远砸了过来。

    段焱的那块石头只有一个作用就是探路,同样的因为这个作用,这块石头能够击碎一切它碰到的物体。

    “不好,这样咱们迟早不是办法,听我说,我现在要释放我最强的一招,你们快跑,能拖一会是一会。”

    秦远的眼神中充满了毅然决然之色,自己不出全力,那么段焱绝对能够轻松的解决自己,眼下正是最关键的时刻。

    “胡说什么?要走一起走。”

    花语诗第一个表态,一手握着长剑,另一只手轻轻的揽住了秦远的手臂。

    林可可看着花语诗,然后一跺脚低声嘟囔了一句“又让她抢先了。”

    随后也是跑到另一侧拉起秦远的另一只手。

    童灵书看了看花语诗,又看了看林可可,再看看自己怀中的童灵画。

    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哎,你们一定要加油啊。

    石头和巨钟碰在一起,激起淡淡的涟漪,随后一道裂痕出现在巨钟之上,渐渐的裂痕越来越大。

    ‘嘎啦。嘎啦’

    随着两声破碎之声,巨钟缓缓的消散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正好看到秦远对着他们露出轻蔑的一笑。

    “不动明王印,神王笑”

    苍生蝼蚁命,空凭谢鬼神。神的笑容,你们还接不住。

    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顿时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去捂住自己的眼睛。

    等白光散去,大厅之中哪还有半点秦远的影子。

    “妈的,又让他跑了,别让我再遇到他。”

    段焱仅剩的那只手狠狠的砸在了墙上。

    “他要做任务,就让他去吧,反正他做完任务七星续命阵就开了,我就不信你不来。”

    段焱一挥手,带着宗和光齐炫二人消失在大厅中。

    在另一边,秦远在林可可和花语诗的搀扶下咳出一口血。

    “妈的,这个段焱,下次绝不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