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加入特重组。。

    田龙来到赵飞云几人面前,向他们了解情况。

    这才得知,那几位黑衣人来自宾海市,都是被赵家吞并的三流家族的公子哥。

    他们失去家业,来到榕林市投靠萧家,被萧家明面上赶走后,已经一无所有。

    他们流浪街头,无依无靠,变成了一群无所事事的混混。

    萧家人观察他们几天后,就暗中把他们安排在豹子武馆里,准备秘密训练和培养他们;这一次,叫他们绑架赵飞云一行人,也是萧家对他们的一个考验。

    显然,事情已经办砸了,他们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没多久,救护车来了,榕城捕快也赶来了。

    现场被封锁,田龙和孙晶晶也被带去榕林巡天司协助调查。

    一位威严无比的副司长,把孙晶晶叫到办公室内,连番盘问许久。

    田龙则被凉到一旁,无人搭理,干等了三个多小时。

    只到凌晨一点,孙晶晶才面无表情的从那位副司长办公室内走出来。

    她神色烦躁,径直向外面走去,田龙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那些人确实该死,可是你应该留下一个活口,你为什么要杀得一个不剩?连点证据和口供都没有,搞得我想向那位领导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走在大街上,孙晶晶突然抱怨起来。

    一连被讯问三个多小时,就像审讯犯人一样,她心里有些窝火。

    田龙觉得莫名其妙:“你是大姨妈来了,还是更年期提前了?”

    孙晶晶踢了田龙一脚:“你可知道,那位警官竟然怀疑我们,说我们有可能被赵家收买了,还说要调查我们,一旦被他查出问题,我们就完蛋了。”

    “我们又没有问题,随便他去查呗。”田龙不以为意道。

    “我们当然没有半点问题,可是他一旦启动对我们的内部调查,对我们的影响可就大了,再说,像他这种小人,万一陷害我们怎么办?”孙晶晶不安道。

    田龙皱眉:“他为何要陷害我们?”

    “他叫萧挺,是萧家人,根据证据显示,那些歹徒和萧家有一定关系,却被他以证据不足为由而否定了,而且,他还警告我,不可多管闲事。”孙晶晶道。

    田龙皱眉:“人命关天,岂是闲事!”

    “是啊,所以,我怀疑他有问题,有大问题。”孙晶晶愤怒的挥舞起拳头。

    田龙若有所思:“那他一定知道萧浩的下落。”

    “你有证据吗?”孙晶晶问道。

    “没有。”

    “那就不要用一定讲话。”孙晶晶教训道。

    “想要找证据还不简单?”

    “怎么找?”

    “跟我来。”田龙神秘一笑,带着孙晶晶又返回了巡天司。

    “你想干什么?”孙晶晶不解。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田龙开启天眼通,看到萧挺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

    根本口型变化,用唇语解析,他分明在说:“那群废物,会连累家族的。”

    “别再和豹子武馆有任何联系,他们培养不出来能用之人。”

    “叫萧浩躲起来,最好躲到国外去,越快越好,宾海的捕快已经追查到榕城。”

    “赵飞云那些人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杀他们很简单,但是没有必要。”

    “除了赵飞云之外,其它人就算了吧!死的人太多,我也压不住。”

    来到萧挺办公室门前,孙晶晶刚要敲门,田龙就一脚踹开了。

    孙晶晶吓了一跳:“这是领导的领导,你礼貌一点。”

    虽然孙晶晶也是副司长,却只有副处级;萧挺是副厅级,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礼貌是要看人的。”

    田龙走了进去,直接迎上萧挺那愤怒无比的目光。

    “你们敢踢我的门?”指着房门上的窟窿,萧挺压制着怒火问道。

    “不是我。”孙晶晶吓得急忙摇头,还从背后指了指田龙。

    “我踢的,和她无关。”田龙洒脱道。

    “为何要踢坏我的门?”萧挺黑着脸问道。

    “你为何要嫁祸我们被赵家收买了?”田龙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被赵家收买,你们为何奔波两百多公里,跑到我的辖区内搞事情?这边的治安,需要你们插手吗?”萧挺拍着桌子问道。

    孙晶晶急忙解释道:“我们是来抓捕萧浩的,没有想到会遇到那伙歹徒……”

    田龙打断孙晶晶的话,玩味道:“萧副司长,你和萧浩同是萧家人,想必你一定知道萧浩的下落吧!还请把萧浩藏身之处告诉我们。”

    萧挺脸色一冷:“你说的萧浩是谁?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刚才不是还叫他躲起来,最好躲到国外去吗?”田龙冷笑道。

    萧挺脸色大变:“你们监视我?”

    孙晶晶震惊万分:“你真的知道萧浩的下落?”

    萧挺突然拉开抽屉,取出一把手枪,对着田龙就扣动了扳机。

    嘭。

    与此同时,田龙不见了,他催动《夺影步》,闪到了房门外。

    要不是他和萧挺之间被一张宽大办公桌隔开,他都不会给萧挺开枪的机会。

    嗤。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子弹接连射穿三堵墙壁,镶嵌在第四堵墙壁内。

    萧挺微微一愣,又突然用枪指向孙晶晶,这是精统枪,连武士都能直接打死。

    “萧副司长,你为何要这么做?”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孙晶晶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发软,都忘记了躲闪。

    她做梦也想不到,像萧挺这样的大领导,会在巡天司总部射杀他们!

    “你们知道的太多了,只有你们死了,才能保住萧家,今天,我赐你们死亡。”

    嘭。

    又一声枪响,子弹飞向孙晶晶的脑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田龙使用发射暗器的手法,猛地甩出去一支钢笔。

    噹的一声响,那只钢笔准确无误的击在子弹之上。

    子弹偏了一点点方向,贴着孙晶晶的耳朵,射进了墙壁里。

    此法名为捕风捉影,在他全力施展之下,钢笔的速度都已经超过子弹。

    紧接着,他又猛地甩飞出去一支钢笔。

    在萧挺打出第三枪之前,这支钢笔就猛地刺进他的眉心,从他脑后飞了出去。

    萧挺双目圆睁,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就此嗝屁。

    不等孙晶晶回过神来,就有一队捕快冲了过来,直接把他们包围了。

    副司长惨死,孙晶晶和田龙立刻成为重大嫌疑人,被分别关押了起来。

    幸好,这里到处都是监控。

    他们都没有审讯田龙和孙晶晶,就已经从监控画面中看到了一切。

    原来,榕林市巡天司司长卫国华,早就开始秘密监视萧挺。

    还已经掌握萧挺的一些犯罪证明。

    上次,萧洒洒去宾海市一统地下势力,还要灭掉赵家时,就是萧挺违规给宾海巡天司下达不过问的命令,后来也是萧挺命宾海巡天司去确保萧洒洒的安全。

    这种违法乱纪的行为,都可以直接开除萧挺公职了。

    卫国华怀疑萧挺还有更加重大的犯罪问题,所以才迟迟没有把他拿下。

    今天,田龙和孙晶晶的出现,一下子就让萧挺暴露出了狐狸尾巴。

    卫国华从监控画面中,看到了整个过程,包括萧挺打电话时所说的话。

    身为副司长,却帮忙罪犯潜逃,这已经构成非常严重的职务犯罪。

    更别说,他还突然向田龙和孙晶晶开枪了。

    田龙和孙晶晶为了自卫,反而把他杀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第二天,卫国华亲自接见田龙和孙晶晶,还当众表彰了他们。

    特别是田龙,身手矫健,速度快得都可以躲开子弹,卫国华特别欣赏。

    他邀请道:“你可以加入我们的特重组工作,里面的成员每一位都处级。”

    孙晶晶投来羡慕的目光,因为加入特重组,正是她的梦想。

    田龙却拒绝了:“我刚刚加入巡天司,连一件案子都没有破获,还要去抓一个犯人;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就走了。”

    其实,他是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宾海市,他要等田家老仆的出现。

    根据上一世的记忆,田家老仆找他,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卫国华笑道:“这个犯人是不是叫萧浩?”

    “是。”田龙点头。

    卫国华道:“特重组的人,已经把他抓了回来,你可以直接去审讯。”

    田龙立刻提审了萧浩。

    孙晶晶跟了过来,卫国华也跟了过来。

    其他捕快和警官,都被卫国华挡在了门外。

    萧浩染了一头黄毛,三十多岁,右脸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虽然被关押了起来,却仍然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畏惧的样子。

    田龙也没有废话,开门见山道:“你为何杀了文玉?”

    “什么文玉?文玉是人是狗?”萧浩摇头晃脑道。

    “她是星海酒吧的老板。”田龙道。

    萧浩咧嘴大笑:“哈哈,我不但杀了她,我还强了她呢,她的叫声真好听,至今都让我难以忘记,哈哈,她跪着求我别杀她,我答应她时,背后给了她一刀。”

    “我在问你,为何要杀她?”田龙道。

    “你们一定调查清楚了,还问个屁,就是你们调查的那样。”萧浩叫嚣道。

    “是你给施海昌一个亿,叫他去杀田龙的吗?”田龙继续问道。

    “是啊!我给他两个亿呢,只要他杀掉田龙,就给他两个亿。”

    “是不是萧飞鹤提供的资金?”

    “老子的钱多得不得了,别说两个亿,十个亿都拿得出来,用不着别人提供。”

    “你为何要杀田龙?”

    “洒洒是我弟弟,他敢杀我弟弟,我为何不能杀他?要不是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亲人,我岂会只杀他一人?我都想灭了他的九族。”

    “有没有人指使你?”

    “没有,杀他报仇,何需别人指使?”

    “你还有没有请别的杀手针对田龙?”

    “有啊,我发布了一个任务,谁能杀掉田龙,我就给他两个亿。”

    “在哪里发布的任务?”

    “凭什么告诉你?”

    田龙不再问了,他看向卫国华:“我要灭了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