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白再度联系上薄英的时候,齐天圣已经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商务包房。

    面对神白的质疑,薄英短时间内已经想好了说辞。

    “他的傲慢激起了我的杀心,老实说,刚刚有一瞬间我确实想宰了他,幸好你及时拦住了我。”

    薄英女王范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神白配给她的半块护心鳞,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鳞片表层,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虽然你不认我这个徒弟,但不能否认的是,全天下只有你最了解我,那种目中无人的渣滓,我向来不会赏脸留个全尸的!”

    “这就是你用煞气暂时封印护心鳞,不让本尊神识探视的理由?”

    酷寒而饱含压迫的声音在薄英脑中响起,那样的威吓仿佛不见渊底的深海,紧紧裹着她,无数暗流在绞杀,若不是薄英死命支撑,恐怕早被这句话的威能压制成一滩烂泥了。

    “薄英,你以为我会惩罚你的话只是说着玩的?”

    话音落,一道磅礴的圣气从护心鳞中穿透出来,圣气凝结成刃,直接刺入薄英的灵识之海,落入灵识内的圣气犹如躁狂的烈风,不停的在薄英的脑海里横冲直撞。

    薄英十指戳进掌心,牙齿死死咬着舌头,绝不低头半点,即使她浑身都是冷汗,天灵盖像被彻底掀开了一般的疼,她疼的想把自己脑子凿个窟窿,可仍旧不发一语。

    神白的圣气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这种腐蚀性极为霸道,只要神白愿意,他可以溶掉薄英的三魂七魄。

    当然,神白暂时还不想做的这么决绝,况且他实力才恢复三成,溶解魂魄需要耗费大量灵力,暂时的他没必要把攒下的灵力用在这种事上。

    他之所以往薄英的灵识之海投入神光圣气,主要是利用圣气的腐蚀性的特点,把薄英储存在灵识之海中的煞气彻底毁掉。

    没有了煞气依持,不安分的徒儿会乖一些。

    但令神白没有料想到的是,薄英储存的煞气并没有他想象的多。

    “看来,你这段时间还算老实,没有背着本尊偷偷修炼!”

    脑海中的圣光被神白收回,薄英从大脑撕裂般的极度痛苦中回过神来,双手捂着胸口不停的喘着粗气,这回她彻底瘫软在了沙发上,甚至狼狈的眼泪口水都淌出来了一些。

    “谢...谢神尊高抬贵手!”

    薄英有气无力的喃喃,全身精疲力尽,脑海被万把刀刃劈砍的痛感犹在,可她又觉得庆幸。

    幸好她把练好的煞气转移到齐天圣身上去了,不然,这段时间她等于全白干了。

    薄英握着拳,她猩红着双目,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绝对不能再被神白掣肘,她必须要短时间内超越她的师父,然后限制她师父的行动。

    血闇大法乃是上古魔功,威力不亚于仙家道法,只是她修为低浅罢了。只要她修炼至最高境界,撕裂时空、回归仙域,不过等闲。

    但薄英就在刚刚,她萌生了另一种想法。

    回到仙门,神白将是高高在上的神尊,而她是被整个仙域通缉的魔物,她与他势成水火,想要彻底得到她的师父的垂青,几乎不可能。

    而在这个凡人的世界,她只要修为比神白高上一线,那么,她就有占取先机的机会。

    况且,凡人的世界浊气、死气、晦气横行,这种久经人寰的污浊气息比魔域的要浓烈的多,而这些恰恰是她修炼所需要的。

    相对应的,凡人的世界,灵气过于贫乏,神白身为圣者,需要世间灵力滋养,恰恰这般污浊之地,反倒不适合他生存。

    所以,留在这里,她更努力一些,未来将灿烂光明、霞光万丈。

    她会成为女王,把一干凡人踩在脚下,她会屹立巅峰不倒,从此掌握礼与法,想杀谁就杀谁,想抹掉哪个国就抹掉哪个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全世界都凭她一人说了算。

    那时候,什么连今连悯,哪里还会成为困扰般的存在?

    薄英很清楚,现在的神白实力肯定大不如仙域时期的他,想必从时空裂隙穿梭而来,也耗损了他的不少修为。

    神白修为进展速度慢,而她修炼进展速度快,只要有足够的血,足够的时间,她有底气与她的师父一较长短、一争高下!

    神白在薄英的灵识之海扫荡了一圈,把她储存的煞气清理干净后,稍稍放了心。

    其实,薄英的屏蔽他探视的做法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了,甚至,他已经动了抽出薄英魔骨的念头,现在晓得薄英并没有背着他偷偷修炼魔功,神白心中的怒意才消弭一些。

    神白不再管薄英,他的关注度移到了齐天圣和纪伏身上,他需要尽快完成连今给他的交代。

    连今要神白做的事很简单,通过齐天圣这位中间人,把从俞道平手里拿来的地高价卖给纪伏。

    纪伏对这块地垂涎已久,肯定会想办法把地收入囊中,只要纪伏他敢要,届时把俞道平身上的傀儡咒拿掉,那么,狗咬狗的局面就会诞生。

    至于找到张文彬...本来张文彬就是个不存在的人。

    在连今的擘画里,平天集团和浮光集团会闹得不可开交,当然,如果他们闹得不激烈的话,连今也会帮帮他们。

    虽然平天集团目前伤了元气,不过咬下浮光集团一块肉还是不成问题的,再加上卖地后从纪伏手里套来的钱,连今也算勉勉强强报复了纪伏顺便拿到了当初被暴力对待的精神损失费。

    齐天圣开着跑车去了纪伏所在的高档会所,一进包房,冲着纪伏恭恭敬敬打完招呼后,把薄英跟他说的卖地的要求讲了一遍,并吞吞吐吐的说了‘高于市场价10%’的价格才肯签约。

    对此,纪伏默默无闻的连抽了两根烟,才表态:“这样吧,告诉那位张文彬先生,说本周六我会专门举办一场私人聚会,想邀请他过来,并详细谈谈合约的事情。”

    “如果聊得愉快的话,我纪某人肯定是要交他这个朋友的,将来生意场上合纵连横也好,鞍前马后也罢,好处必然只多不少。”

    说到这里,纪伏笑了笑,他年过五十,两鬓已有了些白发,可目光却锐利又阴沉。

    “哎!终究是年轻人啊,目光太短浅!”

    齐天圣领了命令后,很快给薄英打了电话,薄英也迅速将这个消息告知了神白。

    神白对所谓的私人聚会是不感兴趣的,再说了,那种鸿门宴去了干嘛?

    至于纪伏所说的‘合纵连横’,神白只想冷笑,若是他真的想要投身到创建商业帝国的事业当中,就凭小小的浮光集团,连给他当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神白当即拒绝了纪伏提出的聚会邀请,并强硬的告诉齐天圣:“最迟明天中午,若明天中午之前纪先生还是维持原先的想法,那么很抱歉,我也不是没有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