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莫名怒意

    陶知命正在休息,却看到窗外冒出一个脑袋,愕然地看着他。

    他笑着打了个招呼:“这不是山根横久吗?好久不见。”

    山根横久像是不敢相信地擦了擦眼睛,看到面前还是他这张脸,不禁色变:“陶大郎!你这小子,怎么会在剑道社!”

    “我已经加入剑道社了啊,夏纳酱许可的。”陶知命笑眯眯地说。

    “你……你……”山根横久骤然消失,不久门就被敲响了。

    陶知命并不怵他,过去打开门之后,山根横久却有些忌惮的样子,凝重地看了一眼里面,然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说明。”陶知命指了指里面的机器,“那玩意价值数百万円,而且,现在是经济系山本显人教授很重视的东西。”

    山根横久呆呆地张了张嘴:我说什么了?我准备去砸吗?至于一上来就把王牌全打出来吗?

    他被夏纳酱的许可和山本显人教授重视的机器,还有数百万円的价格这些词唬在当场,一口气憋得极为不顺。

    陶知命这才老神在在地抱起双臂:“不是还没正式开学吗?怎么今天来了?”

    “你这家伙……”山根横久这才指着旁边的牌子,“这到底是……”

    “哦,针对现在金融市场的变化,正在研究重要课题的山本教授,请我帮忙搜集一些资料。因此,剑道社成立了一个‘金融之剑研究室’,夏纳酱是小组长哦。”

    “上田大小姐……”山根横久脸上阴晴不定,有些阴狠地看着他,“你和上田大小姐之间……”

    “春假期间,有见过几次了。”陶知命确认了他的猜测,然后玩味地看着他问,“原来山根君对上田大小姐有倾慕之心啊……”

    山根横久表情一滞,有些恼怒地说:“你在胡说什么?对上田大小姐,我只有尊敬!”

    “喜欢就喜欢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陶知命说着还补上一刀,“就算没有结果,也不妨碍喜欢啊。”

    山根横久气极,只恨得牙痒痒。

    可是陶知命之前制作的、用来防止意外事件的牌子还挂在外面墙上,他拿不准局势前,又不敢就此发泄愤怒。

    这家伙,真的变了!这次见到,比之前在友和与住友见到的时候,眼里的光芒更不同了些。

    “好啦。”陶知命不跟他计较,“知道你以前看不惯我,但多少也是东京大学的学生,有点器量好不好?没什么事的话,我继续帮山本教授做研究了。”

    随后,门就这么从里面被关上了。

    山根横久站在门口,脸色阴晴不定。

    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帮助山本教授做研究吗?

    刚在门口站了没一会,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走到面前。

    看到山根很久,她吃了一惊,点了点头就问道:“请问……陶大郎……他来了吗?”

    听到她的声音,山根横久皱了皱眉头。

    而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陶知命笑着抬手打了个招呼,就向山根横久介绍道:“这是山本教授的硕士研究生,小林羽哦。”

    山根横久咬了咬牙,却行了个标准的见面礼:“初次见面,小林前辈!我是剑道社的山根横久,陶……君的同级同学!”

    陶知命赞许道:“很有精神!小林酱,进来吧,我已经找到了一些资料。”

    看她进入了房中,门重新关上,山根横久咬牙不已。

    不是前辈吗?这家伙为什么也用那样失礼的称呼?

    听那个发音……难不成是留学生?

    怎么一个春假过去,剑道社突然什么人都来了!

    听到背后又响起脚步声,山根横久骤然一火,转身就怒叱:“又是谁?”

    随后表情就僵在那里。

    上田夏纳皱着眉:“山根横久,你这家伙,怎么回事?”

    “……实在失礼,上田大小姐!”山根横久立马鞠躬,直起身之后又指着牌子,“这……”

    “山本显人教授作为指导老师的特别研究室。”上田夏纳看了看他,想起最开始的事情,想了想就说道,“以后,别因为他的身份有不必要的情绪了。明白了吗?”

    山根横久听得一呆,可对上上田夏纳认真的眼神,却收敛起了情绪,光速弯腰:“我明白了!”

    “夏纳酱吗?自己进来吧。”

    门内声音响起,山根横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心目当中的上田大小姐,也犹如回家一般,非常熟练地推门走了进去。

    他着实抓狂: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多久了?

    愤懑的情绪只能通过挥剑来发泄!

    不久之后,练习场里就响起他挥劈竹刀的声音,还有嘴里的叫喊:

    “精进!精进!大和第一!”

    过了一会,上田夏纳就走了过来,也过去换上了练习服。

    这次对练的装备,还有头盔。

    “山根,向我进攻!”她握紧了竹刀的刀柄,厉声要求。

    “……上田大小姐,你……不是组长吗?”山根横久看了看那边。

    “集中!挥剑!”

    山根横久压下心里的疑虑,轻轻攻了过去。

    凶猛的格挡骤然将他的竹刀挑开,上田夏纳大声呵斥:“你没有吃饭吗!”

    “失礼了!”山根横久一个鞠躬,过去捡起了竹刀,又去穿上了全套护具。

    她的实力更强了!

    “进攻!”等他在面前摆好姿势,上田夏纳自己挥劈了过去。

    山根横久赶紧拿出全部的注意力抵挡着。

    “进攻!进攻!进攻!”上田夏纳一剑接着一剑,山根横久苦不堪言。

    等他手里的竹刀再一次被劈落在地,上田夏纳才收起竹刀捏在掌中,缓缓说道:“练习吧。要变得强大啊,山根横久……”

    “……是!”山根横久咬着牙捡起了竹刀,再次劈砍起来:“精进!精进!”

    上田夏纳有些落寞地拿着竹刀,走到了练习场一侧的窗户边,把剑抱在怀里坐在了地垫上。

    阳光刚刚洒落,几瓣樱花缓缓地飘到她身前。

    樱花的美丽,怎么就这么短暂呢?

    要不了多久,她们也会全部凋零了啊……

    上田夏纳发着呆,没一会却听见陶知命喊她:“夏纳酱,发现一个有趣的新闻,想要请教你哦。”

    她回过头,想了想就拄着竹刀站了起来,默默地走了过去。

    山根横久目视着他们的背影,回头之后竹刀挥得更狠了。

    房间中,林栖羽看着一身剑道服的这个少女走了进来,先默默地站了起来,让出另外一张椅子。

    上田夏纳却摇了摇头,直接坐在了房间里的单人床上:“什么有趣的新闻?”

    陶知命指着屏幕上的一则新闻:“看,曾经和山本教授一样是经济学家的森泰吉郎教授所创办的森大厦,他的那位长子森稔,提出了一个要在六本木策划一个新城的想法呢。”

    上田夏纳目光一凝,盯住了陶知命:“这个新闻,怎么有趣了?”

    陶知命看着她眼底的一丝怒意,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刚开口就碰了个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