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是我自愿的,和她没关系

    “怎么突然会这样啊!”林诗以抱着季羡止,紧张地坐在车后座。

    正在开车的林升,从后视镜里看着她,轻声安抚:“诗以,你别担心,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她紧握着季羡止的手,试图保持着冷静,并向林升道歉:“不好意思啊前辈,还这么麻烦您……”

    林升沉默了片刻,才扬起了淡淡的一抹笑:“不麻烦,只要他没事就好了。”

    林诗以并没有注意到林升的语气有何不对。

    她只察觉到季羡止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她很努力地坚持着,可还是忍不住红了鼻子:“小止,你别睡,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她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

    才得到季羡止那虚弱的回应:“……姐姐……”

    一听到季羡止的声音,林诗以欣然一笑,赶忙回应:“我在我在,是不是很难受啊?”

    可眼泪却不争气地滴了下来。

    他轻轻抬起手,可却始终没有力气替林诗以擦去脸上的泪水。

    就连说话,都很是吃力:“别哭……”

    林诗以吸了吸鼻子,狼狈地抹掉了脸上的泪:“我不哭,我没有哭!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再坚持坚持好不好?”

    当车子一抵达市医院门口的时候。

    林升背着季羡止。

    林诗以抱着林安年在前头寻找着急诊医生:“医生!医生!”

    当季羡止被送往担架上时,随性的医生在检查季羡止瞳孔的同时,询问着:“病人什么情况?”

    林诗以紧皱着眉,回答起来有些慌张:“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起红疹……”

    医生翻了下他的衣领,又对着身旁的护士交代:“看样子是过敏症状,病人意识开始模糊,通知张主任。”

    林诗以一看大家着急忙慌的,心中更是不安。

    忽然。

    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林诗以拦下了一名护士:“院长!我跟你们陈院长认识!陈院长在不在医院?”

    那护士看了林诗以一眼,虽是奇怪,但还是回答:“在的。”

    一听陈院长还在医院,林诗以的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算是落了下来。

    她赶忙对林升说着:“前辈,安安先拜托给你了,我去找下院长,我马上就回来!”

    还没等林升回应,林诗以便直接朝着急诊外跑了去。

    林升牵着林安年的手,也只能冲着林诗以的背影,满是担忧地喊着:“你慢点!”

    “陈院长!”

    当林诗以一抵达院长办公室的时候,便直接推开门闯了进来。

    正准备脱下白大褂的陈院长,被林诗以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了一跳。

    他连连拍着心脏:“哎哟!林小姐你可吓死我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门也不敲呀?”

    陈院长正大喘着气。

    林诗以直接拽着他往外拉:“小止出事了!季羡止出事了!”

    刚刚还一脸茫然的陈院长,在一听到林诗以这话时,立即穿正了外套。

    “什么?!”见他反手直接拽着林诗以,快步向电梯走去。

    两个小时后。

    季羡止从急诊室内被送往到了普通病房。

    陈院长见着他那脸色苍白的样子,满是无奈:“哎呀,现在这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爱惜身体,明知道自己对荸荠过敏,怎么还要吃呢?”

    林诗以刚给林闻昱发了条短信,让他来接林安年回去。

    却在听到陈院长这话时,惊讶地抬起头:“他对荸荠过敏?”

    “可不是?只要一点点的量啊,就能让他全身起红疹,现在这情况,看样子是吃了不少了呀!”陈院长轻叹了口气,似乎是对季羡止这副不爱惜身体样子,感到苦恼。

    谁知,这时候林安年站了出来,反倒指责起了林诗以:“哼,都是姐姐,还说小孩子不可以挑食!明明哥哥和安安一样,都对荸荠过敏!”

    本就心虚的林诗以,被亲儿子这么一指责。

    那是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陈院长一听,更为讶异:“林小姐?是你让他吃的?”

    林诗以面露苦色,只要点头承认:“……对不起,我不知道他对荸荠过敏……”

    陈院长一听,这才悟了过来。

    哪有人明知道自己对荸荠过敏,还非要吃的呀?

    他哀怨地看着林诗以,忍不住指责:“哎呀!你们年轻人现在谈恋爱怎么总喜欢勉强人呢?你不能因为人家不吃某些食物,就是不爱你的表现呀!这要不是送来及时,这后果您能承担吗?”

    “不是……我……”她也不是为了证明他爱不爱,她只是不想他挑食,哪想到……

    陈院长又叹了口气。

    他本以为他对林诗以还算了解,想着一个女孩子为了事业兢兢业业的。

    可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林小姐,不是我说,小季虽然年纪小,但他和其他年轻人可不一样!他比你想象的要稳重得多!他对你的喜欢呀,我都能感受得到,你做出今天这事,真的是……”

    一想到当初季羡止特地来找他打石膏,就为了求得林诗以的原谅。

    这天底下,哪还有他这样专情的人呢?

    林诗以低垂着脑袋,任凭陈院长数落,丝毫不敢反驳。

    林安年嘟囔个嘴,虽然他是对他妈咪的做法不太赞同,可这个院长伯伯这么说他妈咪,他也高兴不起来。

    “今天这事是我自愿的,和她没关系。”

    一声虚弱,却带着丝丝威严。

    林诗以欣喜地抬起了眸。

    见着季羡止醒了,刚忙上前。

    奈何陈院长先她一步,已经到了季羡止的床边,满是紧张:“哎哟!小季……”

    那一声“总”字还未说出口。

    陈院长就已经遭到了季羡止的一记警告。

    他硬是咽了回去,担心地询问:“怎么样啊?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季羡止却没有回答陈院长这话,而是将视线落在了林诗以的身上:“她没做错什么。”

    陈院长顺着季羡止的视线看了去,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季羡止。

    虽是无奈,却还是放低了态度,向林诗以道歉:“不好意思啊林小姐,是我话说重了。”

    林诗以哪敢接受啊?

    她连连摇头:“……是我的错。”

    见她满是自责。

    季羡止又怎会忍心?

    “是我自己想吃的,很久没吃荸荠了,是我贪吃了。”

    林诗以紧皱着眉,更是愧疚的看着他。

    明明都这样了。

    为什么还要替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