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这操作一个字绝

    牧慈只感觉脸颊一痛,微微皱了皱秀眉,无意间往沈肆年的方向蹭了蹭。

    沈肆年眸光一暗,看着她洁白的脖颈,暗自磨了磨牙,若不是地点不对,他非要在好好教训教训这胆大包天的小色女不成。

    想起刚刚的那一幕,他心里还是有些呕血,虽然并没有做什么,但就是心里不好受,他盯着她的脸颊,眸光深处全是浓浓的占有欲。

    夜变得更深了,往日里最热闹的地方今夜因为有了沈肆年这尊大佛,大家都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

    谁不知道,这战王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谁脑子有病,敢在这个时候去触碰他的眉头。

    但更多的人则是躲在暗处看好戏,今日沈肆年有些鲁莽了,来时虽然动作很小但也惊扰了不少人。

    随即,不过片刻的功夫,闫王娇养着的小美人跑了,大白天的并去找小倌,这简直就是光明正大的给闫王戴有颜色的帽子啊。

    他们作为一个男人都不能忍,更何况还是闫王这样优秀的男人呢。

    于是,一时之间,关于牧慈和沈肆年两人之间的关系会不会破碎,沈肆年会不会把她扔出府邸,成了众人暗地里的谈资。

    就连此刻,别看偌大的院里静悄悄的,实际上有无数的人躲藏在背后,一直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守在门外的镜一自然也察觉到了,脸色沉了又沉,握着剑的手紧了又紧,他真怕控制不住一不小心直接把这些人给戳瞎。

    自家王爷和小祖宗关系如何关他们何事?

    更多分的是,居然都认为小祖宗必定会被王爷给赶出府邸。

    镜一只想呵呵一笑。

    大哥要不你来这里站会?让你也来听听里面的柔情蜜语!

    就在众人千盼万盼之际,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了。

    只见沈肆年抱着牧慈直接走了出来。

    闫王一脸满意的表情,而牧慈居然是被抱着的。

    这其中的意思不明而喻。

    “镜一,给那几人赏银百两,小曲唱的不错,王妃很喜欢,本王也很满意。”

    说罢,直接抱着牧慈扬长而去。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镜一领命后立马就去执行,虽然沈肆年面色如常看不出异样,但作为他的心腹岂不知晓,这平静的表面下暗藏着汹涌的怒火。

    于是,他奉命直接给这几人带去了赏银。

    尽管镜一从始至终都带着笑意,拍他们的肩膀也不那么用力,赏钱也很多,但几人依旧疼得浑身冒冷汗,不敢再有半分的怨言。

    镜一等人离开后,立马炸开了锅。

    一些不怀好意之人想要从几人嘴里问出点什么,可惜,几人都说只是唱曲,任由别人如何引诱,也问不出丝毫。

    再者,当时包厢里的窗子等都是大开着的,也有许多人亲眼所见,牧慈等人并没有做些什么。经历过之前的种种事情后,大家也不敢在随意的揣测和诋毁。

    另一边,月色正好!

    撒下的月光把两人的身影拉得极长,沈肆年抱着她一步一步平稳的走着。

    四周伴随着清风偶尔传来几只鸟鸣。

    窝在他怀里的牧慈悄悄的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眼四周又立马闭上。

    “醒了就别装了。”

    头顶传来沙哑的声音,牧慈身子一僵,但闭着的眼睛怎么也不愿睁开。

    他轻笑一声,手捏了捏某地。

    牧慈猛的睁开了眼睛,脸刷的就红了,“阿肆哥哥,你坏!”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双眼波光粼粼,面若桃花,声音犹如小猫一般,挠了挠他的心扉。

    沈肆年眸光一沉,身体气血翻涌,抱着她的手臂又紧了紧,“阿慈,别这么看着我!”

    他忍到极致,缓缓的开口。

    若不是想着今日要得有些过了,现如今必定不会放过她。

    牧慈看着他这般模样,只觉得有些好笑,想起今日她求他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双手攀过他的脖颈,脑袋凑近,“阿肆哥哥!”

    温热的气息全部喷洒在他的脸上,还未反应过来,牧慈就直接亲了过来。

    学着他以前对她的模样,每一处都到极致。

    沈肆年面色通红,额头渗出了细汗,眼底墨色翻滚,“阿慈,这是你自找的。”

    话毕,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沈肆年并直接抱着她一跃而起,运用法力快速的飞行着。

    直到过了好久,停留在了一处高阁的屋顶处。

    风更大了,吹得两人的衣服纷纷做响。

    沈肆年大手一挥,设了一个结界,风立马就退了下去,屋顶处立马平缓铺了软软的一层毯子。

    衣阙飞扬,头顶的星光忽明忽暗。

    身下是万家灯火灿烂夺目,眼前是心爱的男子挥汗如雨。

    晶莹剔透的泪珠悄然滑落。

    一夜满天星华。

    ……

    牧慈是被饿醒的,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己的屋子,她小心翼翼的动了动全身酸痛的身子,叹了一口气。

    美色误人啊!

    吱呀!

    门开了,沈肆年端着粥走了进来,自然而然的在一旁坐下,吹了吹粥,把勺子放在了她嘴边,“先吃点粥垫垫肚子,现在不能吃太油腻的。”

    牧慈低垂着脑袋,眼珠一转,乖乖的低头喝了起来。

    直到喂完一碗粥,牧慈依旧有些尴尬,不敢和他对视。

    主要是因为自己昨晚太主动了些?

    画面太美,她不敢在想了。

    “在想什么?”

    沈肆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牧慈猛的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想什么。”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像极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沈肆年眉眼带着笑意,没有戳穿她,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能起来吗?”

    牧慈猛的抬头,“哼,你看不起谁呢,我能起,我怎么不能起了。”

    于是,整个人猛的从被子里站了起来。

    风一吹,只感觉身子一凉,她猛的低头看去,好家伙,简直就是好家伙!

    “啊,臭不要脸!”

    她整个人立马又缩回了被子里,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沈肆年。

    他叹了一口气,“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真的。”

    说着,直接闭上了眼睛。

    牧慈:“……”这台词很熟悉?

    她趁着他闭眼的功夫立马把衣服穿完整,才缓缓起身。

    沈肆年很识相,知晓自己的小女孩面子薄,就没在逗弄她。

    一边给她穿鞋一边说道,“皇后刚刚派人来,请你进宫一趟,你去吗?”原本到嘴的话立马一改,巧妙的把你能去吗改成了你去吗?

    真是个小机灵鬼!

    牧慈点了点头,摇晃着自己的小脚,“自然是要去的。”

    “那我送你进宫,我在外面等你,等结束了一起回府。”

    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立马就把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

    霸道却又让牧慈着迷。

    穿戴整齐后,沈肆年并直接带着她进了皇宫。

    尽管昨日的事闹得很大,但百姓们这一次对牧慈的议论到是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

    甚至一大部分男的站出来,为牧慈发声。

    牧神医貌美如仙又医术超群,原本就不该只有一个男子。

    并是坐拥三千美男都不为过。

    沈肆年自然也知晓了,直接带着人去恐吓了一番,吓得几人立马改口,三千美男纵使再好,也比不过闫王一人。

    这操作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一个字绝!

    牧慈对这些事丝毫不知,此刻窝在他的怀里昏昏欲睡。

    马车到宫门口并停了下来,她也恰巧并醒了。

    刚一下马车,迎面并遇见了多日不见的沈肆伍夫妇。

    对面的人自然也看到了他们。

    沈肆伍低语不知和大王妃说了些什么,只见大王妃看了牧慈一眼,眼里尽是鄙夷和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