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向彤的情况跟冷焰差不多,也是一晚没睡,他困得招呼都没打,就进了自己的小房间里去。景朗小眼看了看许砚,意思我也要去不觉啦,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在客厅里犹豫片刻,许砚回到自己的小房间,他亦决定小憩半个时辰,然后再研究那本点化系的功法书《无相令》。

    许砚的自制能力特别强,果然,半个时辰后,他便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揉着眼睛打开柜子,本来想摸出《无相令》,但最先摸到的是那三个牛皮丸子。

    经历过数次战斗,牛皮丸子的表面已经变了颜色,以前许砚偶尔还会刻意用水清洗清洗,现在他决定,以后不再认真清洗牛皮丸子了,就让它保持红色的血的色彩,那样在敌人面前更能起到威慑作用。

    翻开那本《无相令》,许砚继续解读着晦涩的语言。终于,将书看完一大半之后,许砚明白过来,此乃一本关于“炼化”的功法,点化系,“炼药炼丹炼武器”,大抵如此。

    即便现在是大白天,而且刚刚才小憩过,但这本《无相令》的无聊程度实在上了个档次,就连许砚这种自制力很强的武者,看着看着也快要睡着了。

    他强打精神,走到客厅里用冷水抹了一把脸,清醒些以后,他又继续做到床上,拿起《无相令》的功法书。

    谢天谢地,又过了半个时辰,许砚终于将整本书都翻了一遍。尽管有些地方暂时没能理解过来,但好歹也算是将书看完了。

    焦土大陆上,说起炼化,最主要的不外乎炼丹和练武器装备。许砚对炼丹本来就没什么兴趣,进了卓宗院以后,甚至有些讨厌炼丹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那个叶臻,在丹药里泡大的叶臻。许砚恨屋及乌,由于叶臻的存在,他对丹药之类的东西不是特别看得上眼。

    但,在剿灭赤练教的任务中,丹药又曾帮过许砚,所以他对此有些纠结。

    除了炼丹,武器装备什么的也是炼化的重要内容,许砚看了眼放在旁边的倚天剑,上古九大神器之一,还需要我这样低级别的点化系去炼化吗?

    综合来看,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去炼化的。一言以蔽之,这本《无相令》,于我许砚而言,差不多就是本废书,一种根本起不到作用的功法。

    看来,以后去藏经楼,还是得精心挑选适合自己的功法,至少也要翻翻前面几页,不然像这次这样,匆匆忙忙带出的《无相令》,简直就是浪费啊。

    许砚长长地叹了口气,两个月一次的机会,就这样被我挥霍了,哎。幸好我还有备用,《九宫连环》,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闭上眼睛,许砚默默地在心里将九宫连环的功法复习了一遍,这是一门外化系的功法,练成之后,可以让具备外化能力的武器连续快速地做出九次攻击。书中说道,这门功法最适合长鞭之类的外化系武器。想想看,一根长鞭,在空中九曲连环,同时打出九道攻击,当真令人防不胜防,避无可避。

    许砚脑海中浮起长鞭的样子,长鞭,我该去哪里找长鞭呢?鞭子应该容易找,但随便找的鞭子不一定能容纳我的源气。说起来,既然长鞭适合这门功法的话,那刚刚被我们诛杀的蒙荡,他的武器铁链爪,应该也适合九宫连环。

    其实,抛开恶毒、狠辣的因素,蒙荡的铁链爪,对外化系而言,确实是挺不错的武器。铁链爪攻击范围广,上端的铁爪能握能伸,能抓能刺,如果铁链爪结合九宫连环的话,想想就可怖,实在威力了得。

    那么,我需要打造一件那样的武器吗?不,许砚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我有倚天剑,我还有牛皮丸子,倘若真找不到适合的武器来配合九宫连环,那也无碍。

    想想看,如果倚天剑能够在空中连续回转九下,如果牛皮丸子能够在空中九子连线,那样的景象,也有蛮壮观了吧。

    想到便去做,许砚走出宿舍,先是在卓明园吃了饭,再拿了份便当,然后就直奔小太平山。没有那些女生在小光明境篱笆前的尖叫,现在的小太平山很安静。慕容一粟、慕容容冰,未央国的两个王子,他们不久前才在小光明境里和贝安泽见过面,因此,许砚几乎可以肯定,“浪荡二仙”口中所提到的“慕容”,就是慕容一粟或者慕容容冰中的一人,其中慕容容冰的可能性要大很多,当然,也有肯能两个王子是一伙的。

    不管他们之间在谋划什么样的事情,总之,要秘密用到“浪荡二仙”这样的a级逃犯的话,就绝对没安的什么好心。

    嗯,别管这些了,先将自己的本事练上去再说,否则的话,让你管你也没能耐管啊。

    笔直站定,许砚将三个牛皮丸子取出,然后猛地向上一扔,牛皮丸子掉下来的时候,许砚催动体内源气,三个牛皮丸子忽地在空中划了道直角折线,“砰砰砰”地嵌入前方大树的树干上。而许砚,还是笔直站定,表面上你看不出他有任何动作。

    就这样反复紧张地练习,到了戌正时,许砚左手手掌一收,地上的三个牛皮丸子,啪啪啪飞到了他的掌心。接下来,该回宿舍啦。

    抬头看上,天色其实已经比较黑了,许砚不像钱向彤那样,拥有异瞳的夜视能力,但牛皮丸子不一样,它仅仅是些棉花和一层牛皮,除此之外,就全是许砚的源气了。因此,无论多黑暗的地方,许砚都能感受到他的牛皮丸子。

    宿舍里很热闹,睡足了的景朗、钱向彤、秦不庸在互相打闹着。秦不庸知道身边有些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他不断好奇地问,钱向彤没有理他,景朗几次忍不住想开口,不过都被钱向彤拦住了。

    “我们啊,去外边抓了个通缉犯,换了点赏金,就这样。”钱向彤搪塞道。

    “哦,那还不错,有多少钱?”秦不庸继续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