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六十一、做了手脚

    陈鲁没出声,来到大殿上,织锦汇报,人已到齐。陈鲁升座,向下面看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有几分心虚。

    咳咳……

    他清了清嗓子,说:“神君另有差事委派,暂时不再署理,现辞去尊长职位。”

    话音刚落,下面嗡嗡一片,陈鲁也没制止,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他明白,不管是谁都会感到很惊讶,也许包括圣母。

    窃窃私语声渐渐停了下来,陈鲁接着说:“织锦一向任劳任怨,以寰宇十方为家,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好干部。太阳屿一直在考察她,晋升为织锦尊者,暂时掌管逍遥紫薇池。神君印信停用,以织锦尊者印信为准。”

    不但是大家,就连织锦都懵了。这也太快了,短短半年时间,她的职级连升了四级,这是寰宇十方几小劫都做不到的。她坚信,陈子诚心里真有她,别人,也包括红云都不在陈子诚的心上。她在陈鲁的示意下,飘上宝座,对着大家表示了决心。陈鲁回到了神女的佥押房。

    朵兰正在来回地走动,看上去非常着急,看陈鲁进来,几乎是扑了上来,急切地说:“陈大哥,红云临死时的一句话不是白说的,她在向你暗示绿玉公主的下落,应该是在牧马山。”

    陈鲁嘀咕了一句,问:“何以见得?”

    朵兰说:“夫君,你平时何等洒脱,关心则乱,走入了死胡同。你想一下,红云唱的是贾谊的《过秦论》,红云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唱这一句,她应该是有两个暗示,谁有过,夫君有过,你错了,这是一定的;另一个就是这个牧马山。他似乎还有别的意思,我一时参详不透。夫君三思。”

    陈鲁沉吟一下,喊道:“织锦进来。”

    织锦应声而入,陈鲁说:“我夫人还得在这里呆几天,你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她的安全。”

    织锦下意识地看了朵兰一眼,坚定地说:“制爷放心,夫人有一点点不虞,我自杀谢罪。”

    就是她这下意识的一眼,陈鲁心里感觉不得劲。这时乐天在传话,陈鲁赶紧走出来,喝令乐天说话。

    “制爷,海河界都没留这个人的魂魄,还是去地府查一下吧。”

    不用查了,有人做了手脚,打散了魂魄,或者把魂魄拘了起来。还有一种可能,红云只是虚晃一枪,并没有死。

    陈鲁念动咒语,季达在云海里现身:“见过制爷。制爷,属下不明白,每次有事,都是神君拘我们,今天怎么是你老人家?”

    “哪来的这么多废话?交给你一个差事,打听一下神君的下落,看她去了哪个方向,落在哪里。打听实了,我老人家升你的职。”

    季达大喜,说:“多谢制爷,我季达几百年了,在这个职位上一动不动,和我一起工作的有的已经升为三品官了,还不是我好赌一点嘛。其实制爷你了解我,我虽然好赌……”看一下,已经不见了陈鲁,没了意思,赶紧去安排人查找。

    陈鲁离开逍遥紫薇池,向牧马山奔去。他心里明白,不可能去了山顶,很有可能在戒修那里。他迅速冲向那里,悬在空中看去,有一片建筑,类似衙门的一个大院。陈鲁感觉熟悉,细看一下,自己确实没来过。

    他看了一下大院,有人在来回走动,是几个女子。陈鲁的心一阵狂跳,这几个人是绿玉公主的侍女。她们行动自由,没有受到约束,那她们为什么不跑呢?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他想起来韩六儿告诉他的事情,他们被关在这里,是纳兰把他们救出去的。没错,就是这里了。这就说明,这里就是那个许进不许出的的地方。

    他刚想降落下去,突然改变了主意。蟾兄对绿玉公主一往情深,这一段时间,蟾兄九死一生,做了卧底,绿玉一直误解他,现在正是好机会。陈鲁念动咒语,告诉了蟾兄。

    蟾兄大喜,不到一刻钟,来到了上空。两人顾不上寒暄,陈鲁把情况介绍一下,也告诉了他这里有机关,许进不许出,一旦进去就可能被困在里面,任何功法都会失灵,与外界就算是失去了联络。

    蟾兄不但不着急,反而更高兴了,说:“和自己所爱的人困在一起,幸何如之!多谢子诚兄,容当后报。”

    “停,停,打住,你倒是想和她呆在那里一万年,敌人让你们吗?看见来了援兵,不得把你们碎尸万段啊!还有,我找你的所爱还有其他差事,这你知道,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蟾兄没了意思,说:“那好吧,我先进去,真要是出不来,你不要忙着进,赶紧去搬救兵。”

    两人达成一致,蟾兄降落下去,很容易就进去了,一些女子惊喜的样子,向蟾兄道了万福。蟾兄向后进的院子走去,不一会儿拉着绿玉走了出来。

    陈鲁松了一口气,但是看见蟾兄拉着绿玉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感觉非常不舒服。他就准备离开了。

    这时一道红光冲天而起,陈鲁赶紧向下面看,蟾兄等人都倒在大门口近处,是在里面,没有人能出来。陈鲁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看样子他们也看不见陈鲁。

    陈鲁不知道深浅,不敢飞蛾扑火,搬救兵,他想到的第一人当然是纳兰,当初她把六子他们救出去的,一定有办法。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现在这种情况不知道是不是和纳兰有关,找她解围,会不会与虎谋皮?想到刚刚误会了神女,铸成了大错,不敢再胡思乱想了,还是先问一下朵兰吧。

    陈鲁又回到了逍遥紫薇池。他来到佥押房,朵兰赶紧迎了上来。陈鲁发现她的脸上有不安之色,顾不上细问,把这一行告诉了朵兰,并把自己的想法也讲了出来。

    朵兰沉思一下,说:“我理解你,既然不把握,我倒是有一个人选,而且百灵百验。”

    陈鲁大喜:“说说看。”

    “金朗。”

    陈鲁恍然大悟,果然是不二人选,陈鲁正想念动咒语,朵兰摆摆手,说:“为了表示尊重,你应该登门请将。”陈鲁点点头。朵兰说:“把绿玉救出来放在哪里?你不会就让她直接就住进刁冷蟾家里吧?”

    陈鲁沉思了一下,摇摇头。

    朵兰说:“放在伯岭湖吧,那里是最安全的,我也去那里,和绿玉公主做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