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431

    431

    永安帝见昌平长公主如此恳求,心中着实不忍。

    毕竟在永安帝心里,对昌平长公主一直都是疼爱有加的。

    他从来不忍心让自己的妹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可现在顾准竟然要为了一个外头的女人,提出和离,这等于是大大的大了皇室的颜面,也伤了昌平长公主的自尊。

    他也没想到顾准会这样做。

    料想从前的时候,顾准也算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年纪大了,做事却越加的不顾分寸大局了呢。

    简直不知所谓。

    “皇妹,你先起来。”永安帝将昌平长公主扶了起来。

    昌平长公主的情绪还是有些激动的,并且身子还不太好,折腾了这一会子,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皇兄,你可要给臣妹做主啊!”昌平长公主仍旧是有些激动的说道。

    永安帝对着在一旁的蕊心招了招手,:“过来,扶着你家主子起来说话。”

    蕊心也过去扶着昌平长公主起来。

    而昌平长公主的身子也的确是经不起折腾了。

    好容易才扶着昌平长公主坐下来说话。

    长平公主却一直都在哭哭啼啼的,她心里其实真的很伤心难过,尤其是听到了顾炎枫那些话,她心中其实是受不了的,不过也是一直故作强硬罢了,到了现在,才彻底的将自己内心的柔弱都释放出来了。

    毕竟是在永安帝的面前,对于昌平长公主来说,永安帝就是她最亲近的兄长,也是她内心依靠所在。

    所以在永安帝面前,才会这般的脆弱。

    见昌平长公主这样,永安帝心中更加的心疼,对顾准的不满,愈加的强烈起来了。

    “皇妹,你且不要伤心了,这件事,朕一定会给你做主的,放心吧。”永安帝安慰道。

    “可是做主又有什么用呢,臣妹的家始终是要散了啊!”昌平长公主哭的很是舍不得。

    其实这么多年了,她也不希望这家散掉啊。

    可是事到如今,不希望也没什么法子。

    顾准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她也不可能在委曲求全了。

    “皇妹,你若是还想同顾准过下去,朕也是有办法的,你要你说一声,朕一定替你办到。”永安帝承诺到。

    永安帝自然有法子让顾准低头,他怎么也是一国之君,若连个臣子都降服不了,那还做什么一国之君啊。

    “不必了。”昌平长公主摇了摇头,对于昌平长公主来说,在和顾准过下去,真的是没意思了。

    这顾准的心思已经在别的女人身上了,心若是不在了,只留住顾准的躯体,又有什么意思呢?

    “皇妹你的意思是要和顾准分开吗?”永安帝问道。

    “是的。”昌平长公主坚定不移的说道,:“只是臣妹不甘心,不甘心顾准这样待臣妹,这么多年了,他在京外,臣妹一个人在盛京,为何他要和离就和离,他说如何就如何,所有的一切,却把责任都推到臣妹身上了,即便是要和离,也该说个清楚明白才是。”昌平长公主直接说道。

    “皇妹说的对,这件事,朕一定会给你做主,朕即可下旨,急召顾准回京,当然,还有他那新夫人和小儿子,一并带回京,朕也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女人,迷了顾准的心智,让顾准做出抛妻弃子的行径来!”永安帝咬牙切齿的说道。

    此刻永安帝也是十分气愤的,尤其是想到一个女人就这样搅和散了自己心爱的小妹的家,他自然是气愤无比的。

    昌平长公主见永安帝的态度之后,心里就有底多了,毕竟有皇兄在,她知道自己肯定是吃不了亏的。

    还有有皇兄的疼爱才是最好的。

    “皇兄,从前臣妹不懂事,还老是惹了皇兄生气,如今臣妹在知道,还是皇兄对臣妹最好。”昌平长公主红着眼圈儿说道。

    “好了,此刻倒是会说好听的话来糊弄朕了,当初朕若是说半句顾准的不是,你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到底是女生外向,现在受了委屈,不还是朕给你做主吗?你若是懂事了,以后就少气朕一些,朕就心满意足了。”永安帝无可奈何的说道。

    说起永安帝,也真的是拿昌平长公主没办法。

    对这个亲妹妹,他更多的也是无奈,谁让这是自己的亲妹妹呢,还能怎样呢,还是要依着她的性子来啊。

    “知道了,从此以后,绝对不会在惹了皇兄生气了。”昌平长公主承诺道。

    永安帝听了也是乐呵呵的,但是心里也没当真,即便她惹自己生气又如何,还是自己的亲妹妹,到底还是要疼着来的,也不会说是,惹了自己生气,就不管她了,这辈子,他就剩这么一个亲妹妹了,不疼她疼谁呢?

    正在说话间,蒋直进来禀报,说玉皇后求见。

    “皇后如何来了?”永安帝问道。

    蒋直答道,:“皇后娘娘大概是听了长公主进宫来,也想来瞧瞧长公主吧,毕竟皇后娘娘也听闻长公主病了,今日却进宫了,定然是要过来瞧瞧的。”

    永安帝听的点头,:“皇后有心了,让皇后进来吧。”

    昌平长公主却忍不住撇了撇嘴,冷然道,:“八成是来看臣妹笑话的吧。”

    “昌平,不可无礼,你皇嫂对你一直都很关心的,这一点,你当也心知肚明吧。”永安帝责怪的看了昌平长公主一眼。

    玉皇后嫁进皇室这么多年了,对昌平长公主这个小姑子,还是很关心的,这一点,也真的是没的说,昌平长公主怎么也不该这么说玉皇后。

    虽然永安帝此番对玉皇后有些不满,但是也不允许昌平长公主这样去诋毁玉皇后。

    “臣妹知道了,皇嫂在皇兄眼里,可是个贤惠人儿呢。”昌平长公主一脸酸味儿的说道。

    “好了,昌平,你皇嫂对你如何,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她疼爱你的心和朕是一样的,毕竟你们姑嫂这么多年了,当年朕成婚的时候,你还没有下降,你的一应事情,全都是你皇嫂来负责的。”永安帝忍不住说道。

    “是吗?可当年,臣妹看上的人是沈之信,可沈之信最终却娶了玉无瑕,皇兄敢说,这里头皇嫂没有偏帮她自己的妹妹吗?虽然甚至比臣妹小了几岁,可当初臣妹就是看上了沈之信,而沈之信也是个钟情之人,玉无瑕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令娶,如果当年臣妹嫁的人是她,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了。”昌平长公主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一段往事,永安帝当然还记得。

    昌平长公主比沈之信的年纪大一些,她下降本来就晚,那个时候沈之信不过才是十七岁的少年郎,因为也是在宫里陪伴永安帝,自然和昌平长公主也是熟悉的。

    当年昌平长公主是看中了沈之信的,可沈之信却拒绝了。

    这夫妻婚姻,本来就讲究个两情相悦的。

    而且年纪上永安帝也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他总归还是希望自己妹妹寻一个年纪大的夫君,也会疼爱包容一些,毕竟昌平长公主这骄纵执拗的性子,若是和沈之信这样年轻气盛的少年在一起,婚后的矛盾肯定是要居多的。

    当时是玉皇后和永安帝提的,永安帝这里其实就不是很看好,因为当时他已经看好顾准了,顾准虽然年纪大一些,因为常年在军中,耽搁了娶亲,正好和二十来岁的昌平长公主年纪相当,所以这亲事还是很合适的。

    所以当沈之信委婉的回绝的时候,永安帝并没有觉得可惜,反倒是觉得趁了心意。

    在然后,昌平长公主被拒绝,心中不忿,可心中的骄傲也不允许她再去质问沈之信。

    所以就接受了永安帝的安排,嫁给了顾准。

    她成亲后很快就生下了顾炎钊,刚生下顾炎钊不久,就听说沈之信要娶皇后的亲妹妹玉无瑕的消息。

    当时她心中也十分的生气。

    只是也没法子,那时候她和顾准新婚燕尔,顾准虽然是武将,但是对她极其的呵护,也十分的细心。

    她自然不会舍了夫君儿子不要,去纠结这件事了。

    只是这件事,到底在她心中是一个心结。

    她一直都觉得玉皇后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没有尽心尽力的替自己打算。

    尤其是现在她和顾准的婚姻出了问题,她更是这样觉得了。

    虽然现在她和沈之信因为沈卿瞳的关系,闹得十分僵硬,她也依旧觉得,若是当年沈之信娶的人是她,肯定也会同她一心一意的过日子的,也不会有今天的家变了。

    所以此刻,昌平长公主对玉皇后,真的是充满了怨恨的。

    “昌平,话不能如此说,这件事,和皇后无关,当年,皇后对朕说过你的心意,朕是亲口询问了沈卿的,沈卿委婉的回绝了,直说自己身份卑微,配不上长公主,这都是朕亲身经历的,皇后并没有参与其中啊。”永安帝解释道。

    “那也是皇嫂设计好的,我就不信,皇嫂没有存了死心,否则怎么等我成年不到两年,刚生下钊儿,沈之信就娶了玉无瑕了?”昌平长公主十分不甘心的说道。

    而此刻正好玉皇后也走进了殿中,刚好听到了昌平长公主这句话。

    说实话,当她听到的时候,心中的怒火顿时就升了起来。

    真没想到这都多久了,昌平长公主竟然还说这样的话,这件事就是无理取闹啊。

    多少年了,还惦记着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

    其实当年这件事,她也记得清清楚楚的。

    最初的那几年,昌平长公主和她之间的姑嫂关系,还是极为不错的。

    有什么话,昌平长公主也愿意和她说。

    昌平长公主都年过二十了还未出阁,这也是成了大龄女子了。

    后来昌平长公主对她说瞧上了沈之信,她心里也觉得不太合适,可昌平长公主喜欢,又能有什么法子呢。

    她是做嫂子的,也知道自己夫君对这小姑子的疼爱,她自然是不愿意得罪人的。

    也就原版的将昌平长公主的意思,都对永安帝给表达了。

    其实她和永安帝的意思差不多,都觉得两人不太合适。

    后来的事儿,她自然也就没管了。

    可现在,这二十多年过去了,昌平长公主竟然把这屎盆子扣到自己头上了,这也着实太过分了吧。

    玉皇后真的要气死了。

    可国母的风范自然不容的她和昌平长公主这般任性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只能忍下这口气。

    她本身也是好心好意的来看昌平长公主的,还带了许多名贵的上等血燕来,送给昌平长公主补身子。

    可还没见到人,就被编排了一阵子,这心里当真也是不痛快的。

    “皇后来了。”永安帝笑呵呵的说道,同时也白了昌平长公主一眼,那意思很明显,不让昌平长公主在胡说八道了。

    昌平长公主只好安奈下心中的不忿了。

    不过脸上仍旧是不冷不热的神色。

    玉皇后到底也不愿意和昌平长公主闹僵了。

    毕竟之前才和永安帝闹得不痛快了,因为瞳姐儿的事情,永安帝也着实恼了她,她虽然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可是也不想让人传出帝后不和的消息。

    为了太子的地位,她也只能尽力的让夫妻二人的关系融洽一些。

    没办法,身为六宫之首,有些委屈,她也只能受着。

    永安帝对昌平长公主也是极为疼爱的。

    她同样疼爱昌平长公主,也算是给足了永安帝面子。

    这样也能拉近夫妻二人的关系,起码表面上应该过的去才是。

    一切都是为了大局,也是为了太子啊。

    玉皇后心中的委屈,又有何人能知道呢?

    “臣妾给陛下请安。”玉皇后的态度仍旧是谦和有礼,落落大方的。

    永安帝也很满意。

    “皇后起来吧。”永安帝见昌平长公主坐着没动,便咳嗽了一声,还看了昌平长公主一眼。

    昌平长公主这才站起身来,对着玉皇后服了服身,:“给皇嫂请安。”

    玉皇后连忙亲手扶着昌平长公主起身,:“皇妹无需多礼,皇妹不是身子不适吗?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礼,赶紧坐下吧。”

    玉皇后的态度,让永安帝十分的满意。

    昌平长公主直接坐了下来,也没有一句多余客气的话。

    永安帝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昌平这样子,是将这满腔的怒火发泄到了玉皇后身上了。

    不过永安帝到底也不忍心苛责昌平长公主,毕竟昌平长公主也够惨的了,到了这个年纪,夫君却要和离,心中如何能不气闷呢?

    怎么也要有个发泄的点吧。

    玉皇后也没在意,让人将血燕呈了上来,:“知道皇妹身子不太好,所以挑了些血燕来给皇妹补补身子,皇妹可别嫌弃啊。”

    “这血燕可是好东西啊,即便是有钱有地位也买不到的呀,我如何会嫌弃呢,多谢皇嫂的一番好意了。”昌平长公主不冷不热的说道。

    蕊心倒是识趣的接了过来,:“奴婢替长公主谢皇后娘娘了。”

    “要你多嘴。”昌平长公主白了蕊心一眼。

    玉皇后见多了昌平长公主这嚣张跋扈,蛮不讲理的样子了。

    倒是也不想与之计较了,只是大方得体的笑着,到底也没说什么。

    照理说,这一国之后,根本不用给昌平长公主什么面子。

    永安帝见昌平长公主也有些太不像话了,可她到底也是遭遇了事情,永安帝也不好指责她。

    只是无奈的皱着眉。

    可昌平长公主见玉皇后来了,大概是没了兴致,直接起身说道,:“臣妹先告退了。”

    服了服身,头也没抬,转身就走了。

    蕊心也连忙俯身行礼,然后追了上去。

    永安帝却也放心不下,连忙让蒋直追上去看看,主仆二人多年了,永安帝只需要一个眼神,蒋直就领会了,紧接着就退下了。

    这昌平长公主离开之后,永安帝才看着玉皇后开口安慰道,:“皇后别介意,昌平遇到事情了,这心里不痛快啊。”

    玉皇后虽然不知道什么事儿,但是心里也好奇,这无缘无故的,昌平长公主何至于会提到沈之信那档子事情呢。

    “昌平这是怎么了?”玉皇后问道。

    “还不是为了顾准吗?顾准那厮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和离,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和离,并且早早的就在外头找好了,孩子都生了,一岁多了,听说妃妃过世的死后,他回京都是带着那女人和孩子回来的,只是偷偷的安置在外头,没让人知道,却被枫哥儿给发现了,枫哥儿也一直瞒着,结果现在顾准自己不想瞒着了,索性就和昌平给挑明了,昌平这性子,如此高傲,如何能受得了呢,知道了,这心里可不是得不痛快吗?而这场病,也是这么来的。”永安帝解释道。

    这一番话,也是把玉皇后给震惊的不行。

    玉皇后也是觉得顾准脑子不清醒了,都这个年纪了,如何还会想着和离的呢?

    虽说这一年多,长公主府发生了好多事情,顾妃妃的离世,顾瑶瑶的意外。

    可到底他们夫妻还有两个儿子啊,都已经成年了。

    顾炎钊都娶妻生子了,连长孙都有了,现在闹着和离,这不是大笑话吗?

    顾准就不怕两个儿子不认他了吗?

    这简直是要晚节不保的节奏啊。

    “这顾准莫不是糊涂了吧,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真是要命了。”玉皇后也十分不赞同。

    “朕也是这么觉得,顾准真是老糊涂了,所以朕过会儿就下旨急召顾准回京,怎么也要给皇妹一个交代。”永安帝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要给昌平一个交代才是,钊儿,还有枫哥儿的年纪都不小了,尤其钊儿都有了子嗣了,顾准这样闹,就不怕以后儿子不认他吗?”玉皇后皱眉说道。

    “哼!”永安帝冷笑了一下,说道,:“他心里如今只怕就剩下那新欢和新得的儿子了,朕这些年,若不是看在昌平的面子上,能对顾家恩泽至今吗?这顾准心里就没点儿掂量吗?”永安帝的语气越发的冷冽起来。

    玉皇后自然知道,顾准若不是有个驸马都尉的头衔在身上,这威武大将军怕是也不会做的这么畅快的。

    还有顾家,永安帝也是无比的惠泽的。

    这些,难道顾准自己从来就没想过吗?

    顾准都这把年纪了,难道要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一个女人和一个襁褓中的娃娃,就什么都不顾了吗?连家族荣耀,一身的荣华都不要了吗?

    他能承受得起,跟昌平长公主和离后的后果吗?

    “陛下打算怎么处置顾准呢?”玉皇后问道。

    “等顾准回京后看昌平的意思再说吧。”永安帝还是留有余地的,因为永安帝看的出来,昌平长公主虽然看似决绝,但是实则对顾准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也不会伤心至此的。

    只要昌平长公主没有下定决心,那他自然也不会做的太绝情的。

    玉皇后和永安帝这么多年夫妻,自然一时间就明白了永安帝的意思了。

    她禁不住再一次感叹,果然永安帝对这个妹妹,是疼爱到了极限了。

    真的是,什么都替她打算到了。

    “既然陛下如此说,那臣妾也听陛下的差遣。”玉皇后也赶紧的表明心意,是站在昌平长公主就这一边的。

    永安帝看着此情此景,只觉得玉皇后还是十分贴心的,不由得看着玉皇后的神色更加的和颜悦色起来。

    “果然皇后是最理解朕的,今日昌平对你不敬的事情,你还是体谅一下吧,她也是心里不痛快,并不是存心的。”永安帝再一次出言安慰道。

    “臣妾如何能同昌平计较这些呢,臣妾也是心疼昌平,到了这个年纪了,竟然要经历家变如此惨痛的事情,只是陛下,臣妾有句话不吐不快,臣妾依稀听到昌平抱怨臣妾当年对她的事情不上心,才令她错过了和沈侯的姻缘,这件事,臣妾可冤枉死了啊。”玉皇后忍不住辩驳道。

    只是玉皇后一开口,永安帝便直接摆手道,:“这件事皇后不必解释,前因后果,没有人比朕知道的更为详细了,是昌平想差了,当年,你对朕说过之后,朕是亲自问过沈卿的,和你无关,而后来,沈卿和你妹妹的婚事,也是两家父母定下的,并且都快定亲了,还是朕先知晓了,才告知你的,更是与你无关,昌平误会你,朕可不会误会你的。”永安帝娓娓说道。

    玉皇后这才重重的点头,:“正是如此,臣妾真的没有过私心。”玉皇后指天发誓。

    “朕当然知道皇后你在昌平的事情上,没有半点的私心,总之今日昌平对你的不敬,朕替她给皇后赔不是了。”说着永安帝起身就要对着玉皇后拱手赔礼。

    这可是极大的荣耀了。

    “陛下这是要折煞臣妾吗?”玉皇后连忙起身,连连避让。

    “臣妾从来没怪过昌平,臣妾提及往事,不是要责怪昌平,而是只要陛下明白臣妾就可以了,那臣妾此身便可分明了。”玉皇后连忙解释道。

    “朕都明白,皇后是最贤良淑德的,前几日的事情,是朕对皇后太过苛责了,朕事后也觉得十分内疚,今日就当也是朕给皇后赔罪了吧。”永安帝握住了玉皇后的手,满脸动容的说道。

    “陛下如此,可是让臣妾惶恐了。”玉皇后赶忙低下了头,嘴角却噙着一丝得意的笑,总归今日的心思没白费,她要的就是永安帝领情就够了,至于昌平长公主心里如何想她,这不重要,她也不在意。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更新这么晚,鹿鹿还是很难受,感冒的日子太难熬了,这几天更新时间应该都在下午,尽快回复正常,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