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389 二更

    389

    当时永安帝也疯了,差点把景云殿里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但事情却没有动静娴夫人。

    而静娴夫人,就一直冷笑着,看着永安帝发疯,她却无动于衷。

    永安帝不停地追问静娴夫人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就非得要这样别扭的过日子。

    静娴夫人这才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了。

    “陛下问我为什么,那我索性也就与陛下好生分说一下,我为什么要如此,当初,我原本生活的很平静,我同夫君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并且从小就定下了亲事,我们心中都只有彼此,长大之后,夫君娶我过门,我们成婚八年,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我夫君也娘家都是经商的,日子也过的十分富足,可是偏偏陛下的到来毁了这一切,如果我知道会有这一天,我死也不会带着丫鬟去那一家古玩店的!”静娴夫人满脸的愤恨。

    “陛下,您是天子,您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何非要我一个残花败柳呢,我已经生育了孩子,并且年纪也不小了,为何你就非得要我呢,你是这华夏朝最尊贵的人,您一句话,我夫君不得不休了我,我不得不抛下我两个亲生孩子,跟着你到这深宫里来,你以为我喜欢这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生活吗?我在这宫里的每一个夜晚,都辗转难眠,我天天想的家里的两个孩儿,还有我的夫君,陛下,您这下明白为何我从来不笑,为何我不愿意在生孩子了吧,我不是不愿意生,而是我不愿意生你的孩子,你是我的仇人,是你毁了我的一切!”静娴夫人狠狠的说道。

    眼中的恨意更是想要一切全都湮灭一样。

    说实话,当时永安帝也惊住了,没想到静娴夫人会恨他到如斯地步。

    他虽然求而不得,但到底被一个女人这样怒吼,自然也是受不了的。

    所以他一怒之下,就让人封了景云殿,将静娴夫人禁足了,说让静娴夫人好好的反省一下。

    其实永安帝无非也是想要一个台阶下,让静娴夫人给他低头认错。

    可静娴夫人早就恨毒了永安帝,如何能服软呢,她才不怕呢,她本来也不想要什么恩宠,禁足了正好,倒是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

    永安帝一开始没等到静娴夫人的服软,直接将静娴夫人的份例降到了贵人级别,他就不信了,这后宫里,没有了他的庇护,静娴夫人还能过的舒坦。

    可是永安帝没想到的是,将静娴夫人的份例尖了,她也没有服软,而这一禁足,就是十六年。

    永安帝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倔强,哪怕冬天的时候炭火不够,夏天的时候,炎热酷暑,吃不好,穿不暖,她都不肯服软,并且还有不少妃嫔前去挑衅她,折辱她,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因为她们都知道静娴夫人是永安帝的心头肉,自然不敢对静娴夫人如何,可到了后来,发现永安帝真的不关注景云殿了,就开始变着花样儿的折辱静娴夫人。

    静娴夫人也都受了,宁可受尽屈辱,也不肯对永安帝低头。

    最后永安帝扛不住了,索性撤了禁足的人,他忍不住进了景云殿见静娴夫人,可是却发现静娴夫人竟然落发出家了。

    因为这一闹,也是两年的光景,静娴夫人已经将头发尽数除去,穿的也是佛衣。

    当时永安帝差点就气死了,这女人,当真是太冷血了。

    自那以后,永安帝再也没去见过静娴夫人,份例仍旧是按照贵人的级别,但是也交代过不许任何人去打扰静娴夫人了。

    这景云殿就这样封闭了起来。

    只是有时候,永安帝还是回去景云殿外转一转,不过景云殿的大门始终是紧闭的,从来没有开启过。

    想到这些,穆德妃心里就堵得慌,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这甄氏也太不知好歹了,陛下那几年,也没少为了甄氏烦心,如今还占着夫人位分呢,不过这些年,她在景云殿,倒是从来不肯踏出殿门一步。也算是安分。”穆德妃撇嘴说道。

    “母妃,我要说的是父皇也有情不自禁的时候,其实父皇对于当年和甄氏的一段情,十分的耿耿于怀,也是放不下的,而我,就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云周笑眯眯的说道。

    “周儿,你可不能胡来,这甄氏是你父皇心里的隐痛,你若是一个弄不好,可是要引火烧身的。”穆德妃十分担忧的说道,万一惹恼了永安帝就得不偿失了。

    “周儿,你这法子虽然可能会给你父皇投其所好,但是也极有可能惹恼了你父皇,虽然有胜算,但是风险也很大啊!”穆德妃忍不住又说道。

    “母妃,事到如今,我也唯有赌一把了,赌赢了,自然我能赢得父皇的独一无二的宠爱,若是赌输了,大不了不就被父皇惩戒一番吗?到底我也是父皇的亲生儿子,父皇总不会为了一个女子就杀了我吧。”云周轻快的说道。

    穆德妃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要云周不造反,不管云周犯下什么大错,永安帝都不会要他的性命呢。

    可这马上要开府封王了,若是这个节骨眼上惹恼了陛下,只怕这爵位问题会很难啊。

    照理说,这皇帝的儿子,自然是册封为王的。

    可若是只得了郡王头衔,岂不是让人笑话。

    反正穆德妃也是有些担心的。

    “周儿,你还是要思虑周全啊,若是你去见你父皇,那就等于再也没有退路了。”穆德妃仍旧劝道。

    “母妃,你就让我去吧,好比在这里等着要强,而且我去了之后,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要去风风光光的迎娶沈卿月为二皇子妃。”云周说道。

    “不可!”穆德妃大惊失色,:“你不知道沈卿月的脾气秉性,她如何能做你的正妃呢,先不说她身世如何,她根本不配做你的正妃。”

    穆德妃自然不会同意,像沈卿月这样的,别说是做正妃了,就是做侧妃,穆德妃都嫌弃的要命,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才让她进门做侧妃,可云周却要她做正妃,这绝不可能。

    “母妃,你听我说完,我必许要让父皇相信我是喜欢沈卿月喜欢的不能自拔了,才会做了这样的错事儿,让父皇回想起当年他对静娴夫人的求而不得,他才会赦免我,我若是指给沈卿月一个侧妃的名位,这不是明着告诉父皇我是诓他的吗?”云周争辩道。

    “可是你也不能为了这个,就搭上自己的婚事啊,你可知道,沈卿月的性子骄纵不堪,若是做了你的正妃,肯定会搅和的你鸡犬不宁的。”穆德妃十分担忧。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呢,如果她没有这样的夫妻,过个一两年就生了急病死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啊,到时候我只需要将其风光大藏,而且三年内不令娶,岂不是更让父皇高看我几眼吗,觉得我像他,是个专情的好男子。”云周满脸得意的说道。

    穆德妃有些发怔,说实话,她真的没想到云周会有这样的打算,真可谓是无毒不丈夫啊。

    这沈卿月还没娶回来呢,云周已经想好怎么让沈卿月暴毙了。

    穆德妃心里总觉得云周太很了些。

    她虽然是云周的亲母妃,都觉得沈卿月也罪不至死吧。

    “周儿,这沈卿月好歹也是沈家的姑娘,你若是让她这样无端端的暴毙了,沈家那边如何交代啊?”穆德妃问道。

    “我对沈家交代的着吗?我只要对父皇有交代就行了,母妃,你如何也这般心软起来了,您难道就不想儿子更上一层吗?眼前就是个好机会,我现在马上去见父皇,你想法子把这件事传给张贵妃,你也知道张贵妃的性子,无事都要闹出三分事情来,这一次,我要好好的给张贵妃母子颜色瞧瞧。”云周郑重其事的说道。

    穆德妃看着儿子有条不紊的处处谋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这才发现,儿子是真的长大了,不需要她来筹谋划策了,已经可以很清楚明白的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好,知道了。”穆德妃一口答应了下来,也着实该给张贵妃一点儿教训了,也别叫张贵妃太得意了,以为自己生了皇长子,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云周知道了龙吟殿来求见永安帝。

    永安帝这个时候也下了早朝,今日倒是也没什么大事儿,就在龙吟殿批折子。

    蒋直引了云周进去。

    今日早朝,永安帝没见云周,得知云周昨日没回宫,这心里本身就有气,见到云周,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云周自然不觉得有什么。

    “你小子,越发的不长进了,现如今,连你大皇兄都不如了,你大皇兄都比从前长进了许多。”永安帝一脸责备的神色。

    “父皇赎罪,都是儿臣的不是,儿臣惹了父皇不痛快了,父皇可以责打儿臣出气,只要父皇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就行。”云周低眉顺眼的说道。

    永安帝其实也没有真的生云周的气,这几个皇子里头,就是云周生的最像他。

    怎么看都像他年轻的时候,当然,也不是说其他的皇子不像他,只是没有云周这么像。

    云周的五官简直和永安帝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而现今,看着也是最像,只是一个年轻,一个年老些。

    所以永安帝每次看着云周,就好像是看到年轻的自己,这种感觉,真的也是十分亲近的,他如何能对一个年轻的自己真生气呢。

    “行了,你小子最会哄着朕开心了,起来吧。”永安帝摆了摆手。

    云周这才站了起来,唇边绽开一抹淡淡的笑容。

    连蒋直都有些看呆了,不由得说道,:“这二皇子笑起来的时候,和陛下年轻的时候最为相似,都是那么的阳光照人。”

    要说这蒋直是最会说话的了,这话说的可是拍了二人的马屁,让二人心里都十分的高兴。

    不过蒋直这也不是全是拍马屁,云周的确像他。

    “周儿,你这时候过来见朕,可是有什么事情吗?”永安帝问道。

    云周这番话,早就来回思量了好些遍了。

    他再一次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请罪道,:“父皇,儿臣犯了大错,请父皇赎罪。”

    “你这是怎么了?”永安帝忍不住皱眉问道,这是犯了什么大错,能让云周这般来请罪。

    蒋直连忙上前要扶着云周起来,:“二皇子,有话起来说,陛下最疼爱的就是皇子你了,如何能看着你跪在这里呢?”

    云周自然是不肯起来,只是一味儿的跪在地上,:“父皇,儿臣真的犯下了滔天大罪了,儿臣毁了一个女子的清白,但是儿臣是真心爱这女子,一时没把持住自己,才会做了糊涂事,请父皇降罪。”云周说完了,深深的拜倒在地了。

    永安帝听了这话,也是糊涂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云周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什么?”永安帝也是惊得站起身来了。

    “你竟然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永安帝气的脸色大变,他自然也是火冒三丈的,毕竟云周这事儿做的也太出格了。

    “你怎么会这般的糊涂呢,做出这样厚颜无耻的事情来,你真是让朕失望啊。”永安帝痛心疾首的说道,

    云周也是万分悔恨的样子,:“父皇,儿臣也是情之所钟,身不由己啊,父皇,儿臣是真心喜欢那女子的,儿臣只求父皇能让儿臣担负起责任来,风风光光的娶了那姑娘为妃,还请父皇不要责怪旁人,千错万错都是儿臣的错,父皇可以重重的惩罚儿臣,但是儿臣也想请父皇成全儿臣的心意。”云周万分动容的说道,然后再一次深深的拜倒在地。

    永安帝听了云周的话,心里真的触动不小的。

    就仿佛埋藏在心里的陈年往事,一下子全都浮现在自己面前一样。

    当年,他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喜欢一个女人而已,闹出了多少风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甄氏这么着迷,可就是这般的着迷了,而且迷得神魂颠倒的,并且不顾甄氏的反抗,也是抢占了甄氏,然后逼着甄氏的夫君写下了休书,又不顾满朝文武的反对,将甄氏带回了宫,册封为妃。

    可是到头来,却被甄氏恨了一一辈子。

    其实永安帝也有些后悔了,毕竟他遇到甄氏的时候,甄氏已经为人妇,并且生育了儿女,如果甄氏还是云英未嫁之身,想必也不会成为一个悲剧。

    永安帝后来想过放甄氏出宫,让她回到自己夫君和儿女身边,可是永安帝打听过,甄氏的夫君早就再娶,并且又生育了子嗣,后来娶的妻子,对甄氏的儿女十分不错,他们一家人过的其乐融融的。

    甄氏的儿子虽然还记得有甄氏这个生母,可到底六七岁就离开了生母,对生母也没什么感情,女儿更小,早不记得有这个生母了,倒是把现在女子当做是自己的生母,所以根本不需要甄氏了。

    永安帝一直没告诉甄氏,如果告诉了甄氏,只怕甄氏连活着的希望都没了吧。

    终归这个悲剧是他一手造成的。

    这也是他心里的隐痛。

    而云周的这番话,刚好勾起了他的隐痛,这么多年来,他对甄氏那股子求而不得非要志在必得的感觉也冲淡了不少,但心中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他堂堂一个皇帝,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平民了,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也想开了,可同样的悲剧,他不希望发生在自己儿子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