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383 东窗事发

    383

    谢世安对沈卿云自然也不会怜香惜玉。

    不过是发泄一下生理需要罢了。

    可当谢世安无意中看到沈卿云肩膀上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他立刻推开了沈卿云。

    而沈卿云本身也没有什么感觉,左不过觉得是受罪罢了,因为现在对谢世安丝毫感情都没有,有的也不过是满满的恐惧和厌恶。

    这夫妻之实,也不顾是应付罢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一辈子都别和谢世安有这回事儿。

    这女人和男人果然是不同的。

    女人多半是随着自己的心来的,现在沈卿云的心都在云周身上,自然和云周在一起,才是心甘情愿的。

    才能尝到做女人的快乐。

    可跟谢世安在一起的时候,不过是无穷无尽的痛苦罢了。

    所以沈卿云被谢世安推开的时候,只以为谢世安已经发泄完了,她倒是乐得轻松了,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谢世安顿时拉着她的头发一下子将她拉了过去。

    沈卿云此刻身上也是未着寸缕,样子十分的狼狈,就这样被谢世安拉着头发,直接的拉到了床下。

    因为到底是傍晚了,房间里有些暗,尤其是床上这边的灯光很是昏暗,所以谢世安看的不是很真切,到了这边灯光亮的地方,谢世安才看清,这沈卿云后背上,清清楚楚的,豁然是一个清晰的牙印。

    这一看就是被人给咬了。

    谢世安顿时火冒三丈,一股子羞耻感直接逼上心头了。

    这很显然肩膀上的牙印不是他的。

    他在夫妻之事上,有的时候很粗暴,他不敢保证没有弄伤过沈卿云。

    可他都多少日子没回来了,足有半个多月了,可沈卿云这身上,很明显就是新伤,不过也就这一两天之内的吧。

    看这样子,沈卿云是偷人了。

    想到这些,谢世安就压不住火,要疯了。

    “贱人!”谢世安一巴掌就甩了过去,眼中的怒火几乎将沈卿云给火火点着一样。

    沈卿云虽然经常被打,可此刻却也是真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谢世安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好端端就动手打她。

    两个人前一秒还在亲热呢,可下一秒就如此了,她也是真的有些接受不了谢世安这前后如此之大的变化。

    “夫君,你怎么了?妾身做错了什么了?”沈卿云满脸的委屈。

    谢世安看到沈卿云这幅做派,更是气的要死要活的,这沈卿云如此不守妇道,做出这等事情来,还有脸这个样子吗?

    她拉着沈卿云到了妆台前,然后在铜镜里映出了沈卿云的肩膀,上面清晰的有一个牙印。

    “你自己看看,你看看你肩膀上的牙印,你竟然敢背着我出去偷人,你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谢世安的样子,已经随时处于暴走的边缘了。

    他如何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情呢,真的是要疯掉了。

    沈卿云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登时也呆住了,这肩膀上的牙印很明显是新伤,而且是男女亲热的时候留下的。

    一般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人都是知道的。

    可是谢世安已经多久没回来了,她如何能把这件事赖到谢世安身上呢,这是不可能的。

    她身上虽然也有谢世安打的伤痕,可到底都是旧伤了,最起码也是十几天之前,或者几个月的了,这伤痕看起来到底是不一样的。

    所以根本就无从抵赖。

    沈卿云也是万分着急,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这二皇子怎么会如此呢?

    她都说过了,要小心一些,可二皇子还是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了。

    她们十来天前幽会的时候,二皇子还在她脖颈上留下痕迹了,她那几日穿衣服的时候,都不敢穿低领的,好歹痕迹去了。

    可这一次,竟然在肩膀留下了咬痕。

    当时她可能也太投入了,完全没感觉到呢。

    沈卿云这一番神游,更是让谢世安确定了沈卿云肯定是偷人了,做出了这等不要脸的事情。

    谢世安登时一记耳光又甩了过去,直接把沈卿云打的眼冒金星,接着也不顾沈卿云未着寸缕,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来。

    古往今来,这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女人给自己带绿帽子,他虽然现在并不看重沈卿云,可这也不代表沈卿云可以这样羞辱他。

    沈卿云被打求饶,:“夫君,你冤枉妾身了,妾身没有做对不起夫君的事情啊。”

    在这个节骨眼上,沈卿云如何敢承认,一旦承认了,依着谢世安的脾气,还不得活活打死她啊。

    她还想活着呢。

    谢世安如何能相信沈卿云呢,这很明显的事情了,这肩膀上的咬痕足以证明问题的严重性了。

    他又不是没经历过女人,如何能不知道,这肩膀的咬痕是在什么情况下留下的,而沈卿云根本就不知道,这只能证明,沈卿云根本就没发觉,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感觉不到疼痛呢,这很明显了已经。

    谢世安是越想越生气,现在真想活活打死这个贱人。

    他当初为了娶这个贱人,受尽了委屈,并且还被别人嗤笑,说他弄了个先奸后娶的女人进门,丢尽了男人的脸面。

    到现在在国子监,他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全都是因为沈卿云这个贱人惹出来的事端,如果不是这个贱人,他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谢世安想到这些,下手更加的狠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妇,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只不过十几天没有回家,你就在外头偷人了,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你是不是离了男人,一天也活不下去啊!”谢世安怒骂道。

    这样的话,可谓是羞耻至极了,几乎把沈卿云骂的一文不值了。

    “你这样的贱妇,就该千人骑万人跨,你比青楼的妓女还不如!”谢世安口不择言的骂道。

    这谢世安也是真的气急了,主要是男人谁能受得了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啊。

    这男人可以把女人丢弃不用,放在一边不管,可是也不能容忍女人因为自己的冷落到外头去找别的男人。

    更何况,他也没有冷落沈卿云啊,二人也不是没有这夫妻之事啊,而且他在外头也没有找别的女人。

    沈卿云还偷人,他岂不是更加的生气家恼火吗?

    “夫君,冤枉啊,妾身真的冤枉啊!”沈卿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谢世安,但是却死不肯承认,事到如今,若是承认了,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她也是咬死不承认。

    可沈卿云就没想过,即便是咬死不承认,可这后背牙印咬痕,她应该怎么解释呢?

    她根本就解释不了。

    “你说冤枉!”谢世安扯着沈卿云的头发,强行让她抬着头面对自己,“你说我冤枉了你,我如何冤枉你了,你自己说手,你肩膀的咬痕是怎么回事儿?你自己说,你能够自圆其说吗?”

    沈卿云见谢世安满脸都是怒火,而且是怒火冲天的样子,也真的是害怕了,她总觉得,谢世安也许今天会打死她的。

    因为她犯了男人都不能容忍的大错了。

    其实谢世安本来心里也是嫌弃她的。

    嫌弃她的名节已毁,不过也是因为他们当初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谢世安才娶了她。

    可是到了现在,谢世安早就对她只剩下厌恶了,在一起也不过是已经娶进门了,若是谢世安休弃了她,也是自己打脸,不过也是凑合着过日子罢了。

    谢世安但凡有一点把她放在心里,也不会这样对待她的。

    沈卿云心里也是十分的难过。

    不然也不会出去偷人。

    沈卿云直到现在,也一直都认为,她是爱过谢世安的,并且曾经的时候,真心的爱着谢世安,可这份爱已经随着谢世安对她的拳打脚踢,彻底的毁灭了,女人不可能会爱一个动手打她的男人的。

    她就是个傻子,也不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其实沈卿云并不知道,她的爱一直也是有前提的。

    她爱谢世安,是因为谢世安能带给她想要的一切,能给武安侯府大少奶奶的地位。

    可沈卿云一旦感觉到这武安侯府的大少奶奶不过是一个虚名,她嫁过来之后什么都没得到,她就会立刻想办法去攀附一个带给她利益的男人。

    这就是沈卿云的内心想法。

    她从来都是如此。

    说到底,沈卿云自己都把自己当做了物品,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在云周眼里,也不过是把沈卿云当做一个玩物罢了,根本没把沈卿云当什么。

    “夫君,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和肩膀上兴许是碰到了,或者是被划了一下,我是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夫君,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夫君的事情。”沈卿云痛哭流涕的说道,并且,满面都是泪痕,看样子,也真是可怜巴巴到了极点。

    “你还敢说,你真敢说,碰了一下,这明明就是被咬的,你说,什么人会咬到你的肩膀,而你自己却不知道,你是把我当傻子糊弄吗?”谢世安真是觉得沈卿云太可笑了,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真是该死。

    “夫君,你饶了我吧,别在打我了。”沈卿云抱着头,连连告饶。

    谢世安对着她的胸口踢了好几下,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被踢断了。

    看谢世安这个架势,仿佛是真要活活打死她啊。

    “贱人,你既然敢偷人,就不要怕死!”谢世安咬牙切齿的说道啊,一脚就踹在了沈卿云的腰间。

    谢世安好歹穿着亵裤,但是却光着上身,而沈卿云却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就这样躺在地上,被谢世安暴打。

    两个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丫鬟婆子自然都听到了,都打成这样子了,也的确是太吓人了些。

    不过也没人敢劝啊。

    两人争吵已经成了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

    院子里上下本来就是人人自危的。

    “妾身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沈卿云只是一味儿的喊冤,却是也找不出有利的证据来反驳。

    “好,你不承认是吧。”谢世安双目赤红,看样子都快陷入疯魔的状态了。

    他一把拖着沈卿云,就要拖着沈卿云往外走。

    沈卿云吓死了,她现在还没穿衣服呢。

    这样如何出门呢。

    可谢世安不给她任何机会了,在谢世安眼中,沈卿云这样不要脸的女人,都能出去偷人了,还怕被人看吗?

    他自然就拉着沈卿云往外走了。

    沈卿云高呼,:“夫君,你饶了妾身吧,不能这样出去啊,妾身没穿衣服呢。”

    “你这样的贱人,不需要穿衣服,你若是不走,今天我就活活打死你,你信不信。”谢世安见沈卿云不配合,死活往后躲,而且缩着身子,不肯出门去。

    谢世安的力气到底是比沈卿云的大,也不顾沈卿云如何,直接拖着光着身子的沈卿云出了门。

    院子外头本来就围着不少人,看着这一幕,顿时也都吓傻了,这是什么情况啊,少夫人就这样未着寸缕的被拉出来了。

    院子里多半都是婆子和丫鬟,而出了院子,自然也有伺候的小厮了,这样光天化日的,虽然是傍晚了,天色有些暗下来了,可也看的清清楚楚了呀,就这样不穿衣服,全都暴露在空气中了,这也太那啥了吧。

    沈卿云才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其实她本来在谢家就不受待见,谢家的人都瞧不起她,连稍微得脸一些的些人都敢给她脸子瞧。

    可现在被光着身子拉出来游街,而且还是被谢世安这样硬拖着。

    谢世安还一口一个贱人的骂着,让她如何能受得了呢,好歹现在天色比较暗了,可也就看的很清楚。

    她想用手手遮挡一下,可谢世安锁住了她的双手,让她连遮挡一下都做不到。

    只能任人在她身上看来看去的。

    沈卿云真的觉得这种羞耻感让她快要疯掉了。

    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谢世安的壮举,自然有人传到元氏那里去了,元氏一听也吓死了。

    这算个怎么回事儿啊,主要丢脸啊。

    别的倒是其次的,至于沈卿云丢不丢脸,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要别丢了谢家的脸面就行。

    元氏带着人来找谢世安和沈卿云,其实谢世安也拉着沈卿云去找元氏的。

    可不就碰到半道上了。

    谢世安穿着亵裤,光着上身,沈卿云真的是未着寸缕的。

    元氏看着这一幕,真的觉得十分辣眼睛。

    “你们这是闹什么呢?”元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安哥儿也忒胡闹了吧。

    就算是不看重沈卿云,觉得沈卿云没什么重要的,可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啊,这光着身子在外头想什么样子啊,若是被人看到了,岂不是咬舌根子,更要往谢世安身上泼脏水了吗?

    本来谢世安被沈卿云连累的名声就有了折损,如此岂不是更加的名声不振了。

    “母亲救我,救救我啊,夫君要打死我,母亲救救我。”沈卿云见到元氏,就好像见到救星一样,因为沈卿云知道,别人是救不了她的,别人也不敢说话,唯有元氏能压得住谢世安。

    “贱人,你还敢说!”谢世安见沈卿云竟然还敢对着元氏求情,更是气的不得了,一脚就把沈卿云给踢翻在地了。

    沈卿云差点就吐血,但是此刻也顾不得别的了,只是连忙蹲在一处,将自己的重要部位都给挡住了。

    元氏看着也的确太不像样了,不管怎么说,不能光着身子吧,好歹沈卿云现在也是谢家的大少奶奶,这样光着身子,算怎么回事儿啊?

    元氏摆了摆手,元氏身边的丫鬟抱着披风呢,连忙给沈卿云披上了,好歹是遮住了沈卿云的身体。

    当然也有另一个丫鬟赶紧给谢世安披了一件外衣,毕竟谢世安这样,也的确是太难看了,显得他也十分没有质素。

    “母亲,你还给她遮什么遮,你可知道,她做了什么事儿?”谢世安怒气冲冲的说道。

    “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也不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侯府里也不是只有咱们一房人,还有二房三房都在呢,你祖母和你祖母也在,你这样闹腾,不怕丢人现眼吗?”元氏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谢世安也不怕别人笑话了去。

    娶了这样的媳妇儿,就已经让人够笑话的了,今日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谢世安是真觉得自己身上的是非少啊。

    她是真的服了谢世安了,从前看着也是十分聪明的人,可现在做的是事情,却是一件比一件蠢笨无比。

    “母亲!”

    “够了,跟我回去再说。”元氏直接冷冷的喝道,让谢世安闭嘴。

    虽然元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能猜得出来,肯定是沈卿云惹了谢世安,而且还是惹怒了,谢世安才会如此的。

    至于为什么,等回了她的上房再说吧。

    幸好今日谢谦没回来,否则的话,见到这一幕,定然也是要被气死了。

    谢世安是他们的嫡长子,他们夫妻二人都对谢世安寄予厚望的,可谢世安事到如今,怎么倒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谢世安见元氏是真的动怒了,自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也就随着元氏走了。

    好歹到了元氏的上房,元氏只留下了几个心腹其余的人全都打发了。

    而沈卿云也是哭哭啼啼的,缩在一边,不敢动弹,幸好是夏天,她披着一件披风,倒是也不冷,现在她也不敢要去穿好衣服,现在这个情况,给她一件避体的物件儿,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谢家沦落到这个地步呢?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闹成这样子?”元氏真的是很不明白,怎么就闹得这个样子了。

    都是为了什么?

    真是乱七八糟的。

    她还在这儿辛辛苦苦的给谢世安准备晚膳呢,兴高采烈的迎接谢世安回来,可谢世安回来第一件事,说要回自己院子沐浴更衣才过来用膳。

    其实元氏也知道,他是要回去看看沈卿云,虽然谢世安对沈卿云非打即骂,可是元氏看的出来,这谢世安心里,还是有沈卿云的。

    不过她也懒得过谢世安和沈卿云的事情了,就任由两个人折腾去吧。

    只是没想到这谢世安一去去了好久,她这膳食都准备好了,可是也没见谢世安回来,元氏刚想着让人去催催,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元氏也真的是身心俱疲,觉得谢世安当真是太不懂事了。

    元氏看着谢世安和沈卿云的样子,一个怒气冲天,一个唯唯诺诺,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母亲,她背夫偷汗,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来,儿子要休了她!”谢世安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说实在的经过此刻,谢世安都是也冷静了下来。

    这沈卿云偷人,已经很明显了,而且是连想都不用想的事情了。

    谢世安是不可能容忍这件事的发生的。

    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休妻吧。

    “什么?”元氏也是吃了一惊。

    她虽然忖度着是沈卿云惹恼了谢世安,可是到底也没想到沈卿云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偷人,红杏出墙,这如何能可能呢?

    他们夫妻也才成亲没多久吧,这才多久,就能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了。

    这女人,三十多岁,甚至二十多岁别夫君冷落守一辈子活寡的真的是多不胜数,可这沈卿云也没守活寡啊。

    安哥儿不过是一出去也才十几天的光景罢了,这沈卿云就耐不住寂寞去勾三搭四了?

    元氏禁不住十分鄙视沈卿云,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太不知道羞耻了,果真是让人鄙视的。

    “没有,母亲,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夫君的事情,是夫君误会我了。”沈卿云连忙否认道。

    一个说偷人,一个却否认偷人了。

    很明显,二人的说法不一致。

    谢世安就知道很轻易不会这么轻易承认的,这做贼的哪里会承认自己是贼啊。

    而且这沈卿云肯定会抵赖的。

    “好,既然你抵死不肯承认,那就让母亲看看你身上留下的证据!”谢世安冲到沈卿云面前,一下子掀开了披风,将沈卿云的肩膀露了出来,果然在左边后肩膀上,有一个清晰的牙印咬痕。

    这明眼人自然一眼就看的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咬痕绝对是男人留下的,女人谁会去咬女人的肩膀啊?

    这根本就不可能对的。

    “沈卿云,你当真不守妇道,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元氏也怒了,这元氏本来就不喜欢沈卿云,从前不过是谢世安坚持着非要去沈卿云,而后来也是为了沈侯能帮着谢家一把,娶沈卿云过门,真是被逼无奈的。

    可万没想到沈卿云竟然不守妇道,而且还在新婚的时候就不守妇道。

    “没有,真的没有,母亲,我真的没有做啊。”沈卿云哭的梨花带雨,而且也是伤心不已,样子十分的可怜。

    只是到底元氏和谢世安都从心里厌恶了沈卿云了,所以沈卿云即便是这样伏低做小,这幅装可怜,装白花,装无辜,也不会激起母子二人的一点儿恻隐之心了。

    现在别说是谢世安了,连元氏都想撕了沈卿云了。

    主要这沈卿云而已太不要脸了。

    “没有,你还在狡赖,你说你没做对不起世安的事情,那你肩膀上是怎么回事儿?这一看就是这一两天才留下的痕迹,你倒是说啊,你和什么人厮混去了!”元氏狠狠的问道,不过转念一想,这几日沈卿云不是随她去南山寺祈福了吗?怎么还能与人鬼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