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276 二更

    276

    沈卿瞳一直在安国公府等候,依着她对永安帝的了解,想必玉老夫人一行人也快回来了。

    永安帝之所以让人直接带走了顾瑶瑶,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昌平长公主的事情,不过他应该不会要了顾瑶瑶的性命。

    因为永安帝也是极其了解昌平长公主的,既然了解,就不会真的杀了顾瑶瑶,将她秘密送到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不让她再回盛京也就是了。

    果然玉老夫人一行人很快就回来了,很意外的,玉老夫人也将琉璃给带了回来。

    玉老夫人听说顾瑶瑶被永安帝的人给带走了之后,也是一阵唏嘘,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子的。

    “也不知道这陛下和昌平长公主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件事,未免也有些太容易了吧,依着老身对昌平长公主的了解,她是个极其护短的人,别说是自己的女儿了,就是她府里的奴婢,都不许旁人来指手画脚的管教。”玉老夫人十分不理解的说道。

    沈卿瞳到底也没有接话,她虽然知道为什么,可是也不会说出来,这件事事关重大,和母亲的名誉有关,虽说华夏朝,公主素来彪悍,可是她也不想旁人看母亲的笑话。

    哪怕玉老夫人是她尊敬的外祖母,也不可以。

    她自然是会三缄其口的。

    沈卿瞳虽然没接话,只是玉倾城心里到底是有些想法的。

    沈卿瞳走之前说要去见顾炎枫,可到底为了上次顾瑶瑶算计她和顾炎钊的事情,想必长公主不至于绝情至此吧。

    即便是顾大少奶奶闹起来,依着长公主的手段,自然也有办法让顾大少奶奶偃旗息鼓的。

    玉倾城觉得沈卿瞳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不过看沈卿瞳的样子,似乎也不想说。

    玉倾城是个聪明人,既然看出来沈卿瞳不想说,她自然不会再问了。

    倒是笑着对玉老夫人说道,:“祖母,既然事情已经处理了,顾瑶瑶这个罪魁祸首也已经被处置了,咱们何必去管这其中的过程呢。”

    玉倾城这话说的也是很对的,做人有的时候,还是无需要太聪慧的。

    “倾城丫头说的对。”玉老夫人笑着说道,然后看着沈卿瞳说道,:“瞳姐儿,你回府之后觉得怎么样啊?如果住的不舒心,就回来。”玉老夫人满脸疼爱,她几乎都不用多想,就知道沈老夫人是个什么德行,肯定是不会让人消停的。

    沈卿瞳笑了笑,神色倒是蛮轻松的,:“外祖母,没事,我能应付的来。”沈老夫人几个回合之下,早就溃不成军了,她现在倒是也蛮轻松的,谈不上不舒心。

    没人打扰她,她反倒是过的挺惬意的。

    “只要你觉得舒心就好。”玉老夫人凡事都依着沈卿瞳的心意。

    就像从前也是一样的,玉老夫人让沈卿瞳来安国公府小住,沈卿瞳每次都拒绝,直说在沈家住的挺好。

    那个时候玉老夫人也不愿意去勉强沈卿瞳,只觉得依着孩子的心意最重要。

    只是从前沈卿瞳都是违心的话,现在是发自内心的,她的确是住的蛮高兴的。

    如今连吴娉婷也被送回吴家去了,没人来烦她了,倒是觉得有些寂寞了。

    实在是沈老夫人手段太低,每次出手的花样儿都差不多,就不能换个花样儿,起码也能跟她对战几个回合。

    “外祖母,我好些日子不见表姐了,想和表姐聊聊。”沈卿瞳笑嘻嘻的提议道。

    “好啊,你们姐俩儿去聊着吧,既然来了,就吃了晚膳再回去,再不就留一晚上,明天再回去也可以。”玉老夫人自然是欢迎之至了。

    玉倾城和沈卿瞳就牵着手离开了松竹院,两个人去了玉倾城的玉函苑。

    沈卿瞳其实也想问问玉倾城对待太子的事情,是如何想的。

    玉倾城也猜到了,倒是并没有觉得意外,她如果说心里一点儿不生气是假的,但是真实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瞳姐儿,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你真的不必担心我,我这儿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将来即便我入了东宫,东宫也不可能就我一女人,肯定会有侧妃,庶妃,侍妾的,将来若是太子登基为帝,那后妃就更多了,我若是为这些女人,这些事情生气,那我岂不是要气死了。”玉倾城很轻松的说道。

    “恩,你说的对,但是我也真的很佩服你,如果是我,我大概是做不到的,我喜欢的男人,身边只能由我一个女人。”沈卿瞳很自负的说道,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当然,如果以后楚睿若是胆敢对不起她的话,那好,她们就分道扬镳,她不会留恋一个连自己下半身都管不住的男人。

    “瞳姐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玉倾城见沈卿瞳这样子,多半猜到一定是这样。

    “没有,你别胡说,我没有喜欢的人。”沈卿瞳否认道,脸却有些红了。

    “我胡说,你看看你的样子,肯定是以后心上人了,否则你脸红什么啊?”玉倾城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是楚睿啊,他已经对我父亲求亲了。”沈卿瞳大大方方的说道。

    “楚郡王世子?”玉倾城也是吃了一惊,一字一句的问道。

    “对啊,就是楚睿,就是他。”

    “他的风评好像不大好,并且不都说他不近女色的吗?而且楚郡王妃当时给他挑选了几个人去服侍,竟然被他给砍了手臂啊,当时楚郡王妃都闹起来了,说楚睿是打她的脸呢,反正楚郡王府的事情好复杂的,我不建议你嫁到这复杂的人设关系的家庭里。”玉倾城很理智的分析道。

    这些事情,她自然也是听秦氏说的。

    楚郡王是个拎不清的。

    楚郡王妃过世没多久,就扶正了现在的王妃赵氏,并且处处都听赵氏的嗦摆。

    当时老楚郡王还在世,护着楚睿,还请封了世子之位,否则依着楚郡王,是肯定不会将这世子之位请封给楚睿的。

    所以沈卿瞳要嫁给楚睿的话,进门要面对一个继母婆婆,还要面对一个极品公公,以及那些对世子之位虎视眈眈的小叔子,还有麻烦的小姑子,当然,楚郡王还有两个侧妃,以及侍妾无定数。

    不得不说,有一个极品公爹,也真的是太令人头疼了。

    “你可能对这些事情不大了解,反正楚郡王那个人吧,没法说,实在是个好色之徒啊。”玉倾城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这么说啊?”沈卿瞳问道,别说,她真的对楚雄这个人不了解。

    从前也没关注过楚郡王一家的事情。

    主要是和她没关系啊,她管这些闲事儿干嘛?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楚郡王是个特别喜好女色,听说以前当街调戏过有夫之妇呢,不过对方只是一般的平民,也没有闹得太大,后来被老郡王给压住了而已,你要面对这样的公爹,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吧,你真的喜欢楚郡王世子吗?”玉倾城再一次问道。

    “反正不讨厌吧,不是那抗拒嫁给他,如果让我嫁给旁人,我定然是不乐意的。”沈卿瞳说的倒也直接,心里最真实的感受都说出来了。

    “既然如此的话,你就要对楚郡王府的事情有个大致了解,反正你头上是没有正经婆母的,继母婆婆想来比正经婆母还是好侍奉的吧,毕竟不是亲母妃,也不会对你要求太苛刻的,即便你们有了争执,相信楚郡王世子也是站在你这边的吧。”玉倾城分析道,玉倾城这话说的倒是也极有道理。

    正经婆母自然是要好生的侍奉的,不能有丝毫的怠慢,否则丈夫这边也说不过去啊。

    “对了,林表姨呢?”沈卿瞳想到了林雪蓉,不由得问道,其实她还是十分惦记林雪蓉的,这林雪蓉真的是个很特别的人啊。

    “你还不晓得吧,表婶他们搬出去了。”玉倾城叹了口气,说道。

    “这么快啊,这么快就找到合适房子了?”沈卿瞳也是十分的意外,不由得问道。

    “是啊,父亲帮忙找的,然后表婶就带着宋表哥还有表妹,以及林表姨搬走了呀。”玉倾城解释道。

    这林氏也是极为要强的人,也不想一直留在国公府麻烦人,所以就搬走了。

    “对了,之前我听这外祖母的意思,不是撮合大表哥和宋玉雯的吗?”沈卿瞳又问道。

    这件事,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了?

    沈卿瞳一提到这件事,玉倾城更是连连摇头,最近的确也是出了不少事儿。

    “别提了,大哥不肯答应啊,祖母想的倒是不错,可是大哥说,三年不娶妻,这句话,将所有人的嘴巴都堵住了,宋玉雯的年纪正在花期,可也不能耽搁三年,这件事,也就只好作罢了,不然表婶也不会这么着急搬走的,大概也是有些恼了咱们吧。”玉倾城解释道。

    沈卿瞳倒是也能理解,当时说好的两家结亲,结果一直都没成,的确是有些让人扫兴的,其实想想宋玉雯倒也是个不错的小姑娘。

    只是玉敏竣不乐意,这强扭的瓜不甜啊。

    “反正因为这件事,祖母也是挺生气的,说大哥不识抬举。”玉倾城也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总归过去了吧,可能是没缘分啊。”沈卿瞳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也是两个人的事情。

    “你在侯府真的过的挺舒心的吧,我知道你也是怕祖母担心你,可如果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儿,大可以跟我说说,一直以来,都是你帮我的忙,我却从没帮上你什么,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到不知道咱俩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了。”玉倾城觉得十分愧对沈卿瞳,每次有什么事儿,她都会拉着沈卿瞳来和她一起处理面对,就像周晨这件事,如果没有沈卿瞳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对了,那个周晨怎么样了,我都忘记问你了。”玉倾城说到了这些也勾起了沈卿瞳的好奇心了。

    既然送去了顺天府,玉皇后肯定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肯定是要留着周晨作证的,但是没用上,倒是不知道会如何处置周晨。

    “没问,皇后娘娘也没提到,但是依着我对皇后姑母的了解,下场肯定好不了,顾瑶瑶都被打发走了,他还能好到哪里去啊,我也懒得问了。”玉倾城毫不在意的说道。在她的严重,周晨也真的不值一提的。

    沈卿瞳点头,:“的确,皇后姨母做事有分寸的,咱们就不必管了。”

    如此沈卿瞳在国公府一直留到了晚间,用过了晚膳,玉老夫人原本是想要留下沈卿瞳过一晚,第二天再让沈卿瞳回去的。

    只是沈卿瞳说不麻烦了,玉老夫人也很尊重沈卿瞳的意思,就让人将沈卿瞳主仆几个送回去。

    沈卿瞳坐在马车上。

    琉璃在宫里呆了些日子,每天都盼着能回到沈卿瞳身边。

    如今回来了,却感觉有些不大真实一样。

    “你怎么了,琉璃,感觉你好像有些沉默了,从前你不是如此的啊。”沈卿瞳说道。

    “没什么,小姐,奴婢在宫里待久了,你也知道,在宫里,能不说话就尽量少说话,奴婢也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照顾好太子的身体就是了。”琉璃低头说道。

    沈卿瞳知道皇宫真不是人待的地方,也就是琉璃这性子,能在皇宫待一些日子,如果是琉光,她还真不敢把她一个人放在皇宫里,真怕会惹出大事儿来。

    “表哥的身体恢复了吗?”

    “恩,太子爷的身子没大碍了。”琉璃答道。

    “不对,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你若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就跟我说,你这样子,分明就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啊。”沈卿瞳自然一下子就看出琉璃的不妥来了。

    面对沈卿瞳的追问,琉璃更加局促不安了。

    “你到底怎么了?”沈卿瞳忍不住再一次问道。

    “小姐,太子也身边长风说想要娶我。”琉璃低着头说道,而且双手不停地绞着帕子。

    她真的是有些懊恼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太子爷身边的侍卫长,要娶她,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她真怕小姐想多了。

    “啊,你说长风吗?”沈卿瞳也觉得有些好奇,长风那人就是个木头啊,二十多岁的人了,以前东宫有宫女对他示好,他都视而不见的,如今竟然看上了琉璃吗?

    只是琉璃的年级也不大,才比她大两三岁而已。

    “你怎么想的?”沈卿瞳问道。‘

    “奴婢想跟着小姐,不想嫁人,奴婢已经拒绝他了。”琉璃倒是说的很干脆。

    “你不必如此,你若是也喜欢他,不如就嫁给他吧,长风人品还是挺不错的,跟着太子,将来极有前途的,虽然现在品级不高,但是深得太子的信任和宠信,绝对会有一番大作为的,你跟着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但是我也不敢承诺你给你寻一个比长风还好的亲事,所以我的意见是,你若是喜欢他,对他有意思的话,可以嫁。”沈卿瞳很合理并且很冷静的帮琉璃分析。

    其实按照琉璃的年纪,嫁人倒是不着急,可是缘分的事情可遇不可求,若是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了,当然,沈卿瞳还是会尊重琉璃的意思,不会逼迫琉璃的。

    “不,奴婢要留在小姐身边侍候小姐,奴婢不想嫁人,奴婢虽不说会一辈子不嫁人,但是三五年之内,小姐没有出嫁,没有安稳的生活。奴婢绝不嫁人!”琉璃十分决绝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