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274 顾瑶瑶的下场

    274

    “沈卿瞳?”昌平长公主听到沈卿瞳的名字,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

    她死死的盯着顾炎枫,对着顾炎枫质问道,:“你又跟沈卿瞳见面了?而且本宫的事情,沈卿瞳也知道了?”

    “母亲,你不是先知道是谁救你的吗?我告诉你,是瞳妹妹救你的,如果不是瞳妹妹幸好赶来的话,此刻只怕母亲也不会醒过来了。”顾炎枫见昌平长公主一提到沈卿瞳脸色就变了,心中十分的不满。

    尤其是沈卿瞳现在这个身份,母亲竟然还如此厌恶她,这怎么可以呢?

    蕊心心里也是着急着呢,都恨不得直接把沈卿瞳的身份告诉长公主,如果长公主知道自己一直也厌恶,甚至上次羞辱的人,是她最疼爱的顾妃妃,只怕长公主会直接疯掉的。

    “本宫需要她来救吗?顾炎枫,本宫说的话,你是不是都记不住了,你是要气死本宫吗?你就是非要和这个死丫头纠缠不清是吧。”昌平长公主大概是气着了,说着就禁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了。

    “公主,您别生气了,您保重身子要紧啊。”蕊心到底是看不下去昌平长公主如此,赶忙劝道。

    “这孽子是要气死本宫啊,皇兄,你看着孽子啊!”昌平长公主气的脸脸抱怨。

    她死过一次,没死成,好不容易感觉对生命还有一点点眷恋了,可顾炎枫又来这么一出,非得要跟一个居心叵测的女子纠缠在一起,她如何能不是生气,如何能不再一次失望呢。

    “怎么,枫儿跟瞳儿竟然也认识?”永安帝也觉得有些好奇。

    可是昌平长公主却更惊奇了,惊奇永安帝对沈卿瞳的称呼,瞳儿,竟然这般亲密。

    “皇兄,你竟然也认得沈卿瞳那个死丫头吗?”昌平长公主质问道。

    “昌平,瞳儿这孩子挺好的,你别一口一个死丫头的,好歹也是你皇嫂的亲外甥女儿。”永安帝有些不满的说道。

    毕竟,沈卿瞳在他心里,是很美好的一个存在,是他唯一心动想要得到的一个女人,但是却没得到,以后也没机会了,她身上光芒四射,那么年轻,那么美好,真的让人十分的心动。

    只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便宜了楚睿那臭小子了。

    “皇兄竟然还觉得她好,顾炎枫年轻,受不得诱惑也就罢了,皇兄您怎么也如此啊。”昌平长公主不服气的反驳道,又觉得胸口处一阵疼痛。

    蕊心一直在昌平长公主身边替她顺气,其实她也特别的想替沈卿瞳说话,可是她不太敢,当然并不是怕长公主的责备,而是现在所有人都站在郡主这一边了,可长公主是丝毫不知情的话,若是她也替郡主说话,真的会活活气死长公主的。

    所以她只能安慰着说道,:“公主您别动气,您还病着呢。”

    “行了,你也别在这儿一个劲儿的说枫儿了,枫儿也不可能和瞳儿这丫头有什么了,这丫头朕已经指婚给楚睿了。”永安帝见昌平长公主病着,到底也是不能让她太生气了,索性就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也好断了昌平长公主的念想了,省的昌平长公主一天到晚的老是认为人家对她的儿子别有用心的。

    永安帝是了解昌平长公主的,把这个儿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枫儿这孩子是不错,就是性子太温和了,也有些优柔寡断的。

    若是真的娶了瞳儿,只怕也是让瞳儿受委屈的。

    顾炎枫也吃了一惊,没想到永安帝会将沈卿瞳指婚给楚睿。

    他的心,仿佛在这一刻碎成了一片一片的。

    怎么会这样啊。

    “你把她指给了楚郡王世子?”昌平长公主问道。

    “恩,楚睿和沈卿一起来求朕指婚的,朕觉得这门亲事不错,就答应了,只是圣旨还没下达,对外没宣称,但是沈卿心里也是有数的。”永安帝也没隐瞒昌平长公主,毕竟这样的事情,也不必隐瞒。

    昌平长公主旋即就放心了,只要沈卿瞳别来掺和她家的事儿就行,她是一点儿也不想和这样的女人有任何的交集,尤其是她那个嚣张跋扈的爹还来威胁她,想到这些,昌平长公主真的是要气死了。

    “昌平啊,你好生歇着,朕还有好多折子没批呢,看到你的信,马不停蹄的赶到你这长公主府来了,至于顾瑶瑶的事情,朕来替你解决,朕知道她是你的女儿,不管做错了什么,不管她的生父身份多么低贱,都改变不了她是你的女儿这个事实,朕会将她远远的打发走,当然,也会给玉家一个交代的,自此以后,你只当是没生过这个女儿就是,但是也不许再为了她烦心了,只是饶她一命吧。”永安帝叹息着说道。

    “好,我听皇兄的。”这一次昌平长公主没在继续坚持。

    如此永安帝叮嘱了一番,就打算起驾回宫了。

    顾炎枫和顾炎钊连忙一起去送了永安帝出去。

    顾炎枫很明显就已经心不在焉了,满心满肺都在考虑沈卿瞳和楚睿的婚事了。

    他们两个订婚了?他们两个怎么可能订婚了呢?

    如果他们两个订婚了,他伤心一阵子,可云祁该怎么办啊?

    顾炎枫虽然知道他也是喜欢沈卿瞳的,但是终究也知道他们二人是不可能的,毕竟他自己也无法接受爱上亲妹妹。

    可即便瞳儿与她不可能,也该选择云祁啊,也不该选择那个声名狼藉的楚睿啊。

    楚睿可是一个狠绝的人物啊,他会对瞳儿好吗?

    顾炎枫心里是充满了担忧。

    “二弟,你怎么了?”顾炎钊问道,永安帝都坐上马车离开了,顾炎枫还在眺望着前方,神情恍惚。

    “没事。”顾炎枫满脸失落。

    “从前我一直都以为是沈家姑娘喜欢你,可现在才知道,竟然反过来,是你喜欢沈家姑娘啊。”顾炎钊说道。

    “大哥,别说这些了,咱们家现在还不够乱吗?”顾炎枫有些不耐烦。

    顾炎钊想到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确是够糟心的。

    如今是两个妹妹都没了,乱成一锅粥了都。

    颜如玉从回房就开始哭,一直就没停下过,顾炎钊想发火都没出发。

    这次的事情,若不是颜如玉说走了嘴,也会引起这般的轩然大波。

    可是看着颜如玉的样子,也的确是可怜,想必这一次也是被母亲给吓着了吧,要说这母亲发起火来,还真是特别吓人的。

    连他都顶不住这样的滔天怒火,就别说颜如玉了。

    如今这顾炎钊也没有在指责颜如玉了,只是想到顾瑶瑶,顾炎钊的心里还是克制不住的有些心痛。

    他从小到大,都很疼爱顾瑶瑶。

    可却没想到顾瑶瑶的身世竟然是如此的尴尬,并且顾瑶瑶还做出了这等事情来。

    想想,真的是命运多舛。

    他们到底还是不放心昌平长公主,又打算一起回去看一眼。

    却没想到直接被挡在外头了,蕊心摇了摇头,说道,:“长公主说累了,不想见二位爷。”

    顾炎枫还不想离开,因为有些事情想和蕊心交代。

    顾炎钊没法子,只得先走了。

    蕊心见顾炎钊走远了,才忍不住压低声音开口说道,:“还是郡主了解长公主啊,若是郡主不走,只怕又是一场风波啊。”蕊心叹着气说道,倒是真的佩服起沈卿瞳来了,怪不得沈卿瞳坚持要走,看长公主这架势,还是真的对郡主的心结很大啊。

    “对,那次母亲对瞳妹妹极尽羞辱,现在想想,当时她心里得多难受。”顾炎枫每每想到这里,都觉得难受的不得了。

    “是啊。”蕊心也是心如刀割一般。

    “总归你照顾好母亲最要紧。”顾炎枫心情也是十分的忧郁,此刻也是没什么心思了。

    “二爷放心吧,郡主都交代奴婢了,奴婢一定会照顾好长公主的,今天闹腾了这样久,二爷也去歇着吧。”蕊心说道。

    顾炎枫也回了自己的院子,长公主在这一刻,倒是安宁了下来。

    而那边玉皇后那里,秦氏和玉老夫人带着玉倾城进宫哭诉,将事情的原委都跟玉皇后说了一遍。

    玉皇后登时也气疯了,没想到顾瑶瑶竟然会做出这等事情来,这也是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登时就要去找永安帝理论,本来她对永安帝就好多不满了,并且也想到前段时间,昌平还想着同玉家结亲呢,让玉敏竣娶顾瑶瑶,可看看顾瑶瑶的心性,就这样的蛇蝎心肠,竟然还想让玉敏竣娶她,这绝对是痴人说梦啊!

    幸亏这件事,她也没跟玉家提过,否则,还不得活活的把玉家的人给恶心死了啊。

    玉皇后带着玉老夫人,秦氏,玉倾城,然后还让她的大总管,直接去顺天府尹将那个举子给提了来,一同去见永安帝,不管怎样,都要替玉倾城讨回个公道。

    只是没想到永安帝竟然出宫去了,永安帝走得急,姜福海没有当值,所以姜福海没跟着去,但是据说是娶了昌平长公主府。

    玉皇后一听,差点就炸了。

    她自然知道这事情难办,因为昌平那个人,是极其护短的,她自己偏心到了极点,可是却也不允许旁的人呢欺负她的女儿。

    如此倒是真的难办了。

    只是在难办,这件事,也不能就此算了,她先让秦氏和玉老夫人回凤仪宫等着,她就在龙吟殿等着,今天,哪怕是被永安帝责怪,她也一定要替玉倾城讨个公道。

    等了好一会儿,永安帝回宫了。

    并且很快就召见她了。

    “臣妾给陛下请安。”玉皇后深深的拜倒在地。

    “行了,起来吧。”永安帝自然也知道玉皇后是为了什么事儿而来的,也不想有过多的废话了,今日被昌平长公主的事情,也闹得一惊一乍的,身心俱疲,况且一会儿还有要事跟内阁大臣商议,自然想着赶紧解决眼前的事情了。

    “朕都知道了。”永安帝开门见山的说道。

    “陛下,您不能听昌平的一面之词啊。”玉皇后抢先说道,她们姑嫂二人也是相交多年了,昌平那个性子,她自然是知道的,肯定是百般护着自己的女儿的,将错处都怪到旁人身上的。

    “行了,皇后先别说话,听朕说。”永安帝不耐烦的打断了玉皇后的话,:“昌平没有偏袒顾瑶瑶,她已经将顾瑶瑶送到安国公府,任由你们处置了,她不会干涉半分的。”

    玉皇后直接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昌平长公主会这样做,这真的不符合她的行事风格啊。

    “你听朕说,朕觉得顾瑶瑶罪有应得,但是罪不至死,打算将她远远送走,安排到一个偏远的地方生活,终究是再也不让她回盛京了,她毕竟是昌平的女儿。”永安帝直接说道。

    玉皇后没想到永安帝会这样说,这样对于顾瑶瑶来说,惩罚的也够重了。

    玉皇后原本想着能让顾瑶瑶去静心庵思过一两年,就算是最大的极限了,可是这次竟然一劳永逸的将顾瑶瑶送走了。

    她心中真的十分的诧异,为何昌平长公主会如此的决绝呢。

    “昌平。”玉皇后刚想开口,就被永安帝打断了。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许提起了,以后盛京没有顾瑶瑶这个人了,你也算是出了气了吧,也不算委屈倾城丫头,朕心里也觉得对不住倾城丫头,你和你那个混账儿子,原本就对不起人家,这次也算是朕替倾城出气了,只是这件事,以后休要提起,也不要在提到顾瑶瑶这个人,朕已经派人去带走顾瑶瑶了,行了,你好生送了玉老夫人和安国公夫人出宫去吧。”永安帝说完,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意思很明显,让玉皇后赶紧去吧。

    玉皇后天生敏锐,并且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后了,如何能分辨不出是非来呢,她知道,肯定是出事儿了,不然的话,昌平长公主是不会大义灭亲的。

    但是只有出了什么事儿,很明显,陛下不愿意说,既然陛下不愿意说,她是不会傻乎乎的去问的。

    “臣妾告退。”玉皇后很干脆的离开了。

    蒋直没有跟着去,但是后来那封信,他看了,毕竟永安帝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保管,没有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陛下,您别太忧心了,这件事,很快就结束了。”

    “你亲自安排,见顾瑶瑶远远的送走,送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过着寻常百姓的日子就好,不许太富足,但是也不要太穷困,你看着安排,同时也让人盯着她,不能让她离开那个州府,一辈子都不能再回盛京,她恶事做的太多,但是也毕竟是朕的外甥女,朕这样做,希望妃妃在天之灵,不要怨怼朕才好。”永安帝说着,心里也十分的伤感。

    “不会的,康宁郡主素来对人和善,她不会怪您的。”蒋直连忙说道。

    “希望吧,记住,把顾瑶瑶送去了哪里,无需告诉朕,她的一切你来安排就好。”

    “老奴遵旨。”

    玉皇后她们都没想到事情解决的这么顺利,本来玉老夫人都打算活出老脸去,也的让永安帝给玉倾城一个说法,毕竟也太欺负人了。

    可是顾瑶瑶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了,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

    “走吧,先回府吧。”玉倾城提议道,她总感觉,沈卿瞳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好,那咱们就回府吧。”玉老夫人附和着说道。

    顾瑶瑶不是在国公府吗?不如回去审问一下顾瑶瑶。

    “母亲不要想见到顾瑶瑶了,陛下已经让人带走顾瑶瑶了,而且会送去一个偏远的州府,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回盛京了。”玉皇后似乎看穿了玉老夫人的想法,开口说道,刚才还没来得及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