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269 顾瑶瑶的身世

    269

    昌平长公主见到顾瑶瑶,挥手将一摞纸全都砸到了顾瑶瑶脸上。

    “你看看,你干得这些恶事,竟然对你自己的妹妹这般恶毒,你当真是蛇蝎心肠!”昌平长公主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顾瑶瑶面前,劈头盖脸的对着顾瑶瑶打了下去。

    这昌平长公主打起人来可是丝毫都不手软的,尤其她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手上的护甲十分细长,顾瑶瑶还是被点了穴道的,直接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原本娇嫩的脸上,也被刮了好大一个口子。

    看是都十分骇人。

    看昌平长公主这家世,哪里是像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啊,简直就是苦大仇深的大仇人啊。

    顾炎钊首先看不下去了。

    他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知道家里是出大事儿了。

    他连忙上去拉住了昌平长公主了,:“母亲,您这是干什么啊,妹妹有什么错,您可以教导她,可是也不能这样打她啊,若是打坏了可怎么好啊?”

    听到顾炎钊说这话,昌平长公主反手又抽了顾炎钊一记耳光,把顾炎钊抽的耳朵嗡嗡作响。

    “你这个竖子,到现在竟然还帮着这个黑了心肠的下流东西说话,你可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吗?你自己瞧瞧吧,你可知道她害死了妃妃,你可知道,她是如何算计你的,亏你还帮着她,护着她,你就是个眼瞎心盲的东西!”昌平长公主气的大骂道。

    顾炎钊也愣住了,一来是被昌平长公主大愣了,二来就是昌平长公主说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他捂着脸,转头看着顾瑶瑶,顾瑶瑶都被打成这样子了,身体虽然被点了穴道不能动,但是嘴巴却是能说话的,却都没说一句求饶的话,这的确也是有些不同寻常了。

    “瑶瑶。”顾炎钊上前给顾瑶瑶解了穴道,:“母亲说的可是真的吗?妃妃当真是你害死的?”顾炎钊真的也不能接受,对于顾炎钊来说,这两个妹妹,她都是十分疼爱的。

    但是还是偏爱顾瑶瑶一些,他是长子,而母亲一直都偏心二弟和小妹。

    他这做大哥的,就要多爱护大妹妹一些的。、

    可是不管是大妹还是小妹,都是他的亲妹妹啊。

    他如何也不能接受顾瑶瑶害死了顾妃妃这个事实。

    顾瑶瑶看着顾炎钊,不得不说,她对顾炎钊还是心生愧疚的。

    大哥,应该是这个家里唯一最疼爱她的人了吧,可她还利用大哥的信任来算计他,也是太不应该的了。

    “大哥。”你别问了,顾瑶瑶说着,别过了脸庞,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彻底的完了,她已经被母亲彻底的厌弃了,不应该是憎恨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她现在也明白了,她在母亲的心里,终究是半分也不敌顾妃妃的。

    原本母亲还是护着自己的,可是一听到她害死了顾妃妃,立马就拿她当做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了。

    顾瑶瑶推开顾炎钊,她此刻脸上火辣辣的疼告知她,脸上的伤痕应当是十分重的吧,不管怎么说,母亲对她下手也很狠了,母亲是打算要置他于死地吗?

    否则怎么会连毁了她的脸都不在意了呢。

    “母亲,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弄死顾妃妃吗?”顾瑶瑶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只是她如今脸上伤口好几道,这样笑起来,格外的恐怖。

    “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这么恨她的,从小到大,你所有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告诉我,你偏心,而且是毫无底线的偏心,你处处都护着她,我只比她大一岁罢了,可是你却让我处处都让着她,还要我和你一样去疼她,凭什么,我也是个孩子啊,也是你亲生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顾瑶瑶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但凡是顾妃妃喜欢的,我就必须无条件让给她,而你呢,我和顾妃妃年纪相当,可是晚上会搂着她入睡,我呢,永远只能跟着奶娘,小时候,她身子弱,我们四个,只有顾妃妃是喝着你的奶水长大的,我还记得,你和蕊心闲聊的时候提到过,我小时候,有一次奶娘生病了,不能喂我奶水,我饿的大哭,你明明有奶水,都不肯让我吃一口,连蕊心都看不下去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我真的好怀疑,所以我恨她,如果没有她,你是不是就会把我捧在手心里了。”顾瑶瑶哭的很伤心,这些话,大概顾瑶瑶也憋在心里好久好久了吧。

    昌平长公主听的心中一阵一阵撕裂的痛,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局面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更可恨的是,顾妃妃长大之后,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出众,每个人都喜欢她,甚至连我也觉得她很好,你的偏心,你的溺爱没有毁了她,她甚至也看不下去你的偏心了,从她懵懂记事的时候,她就会让着我,她真的会啊,每次我们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她都会看我的眼色行事啊,她会不动声色的将我喜欢的东西留给我,母亲,她才那么小,就知道让着我这个姐姐了。”顾瑶瑶说着,眼泪却拼命的往下掉,看的出来,她的情绪处在崩溃的边缘。

    “可即便如此,我也恨她,我发了疯似的恨她,我恨她这种高高在上的情绪,我恨她这样施舍我,我没有一天不在恨她的,我的人生因为她而灰暗一片,只要有她一天,我的未来就看不到丝毫的光明,提到昌平长公主,威武将军府,人人都知道顾二小姐康宁郡主,却没有人知道我顾瑶瑶顾大小姐,同样都是长公主的女儿,都是皇舅舅外甥女,凭什么她就是从一品郡主,而我却什么都不是。”顾瑶瑶说道这里,几乎恨得发狂了。

    “原本我虽然恨她,可是我也下不了狠心,要了她的命,毕竟她也是我亲妹妹,而这么多年来,她对我的好我也都记在心里,可是当母亲你,一心一意的要她嫁给太子表哥,做太子妃的时候,才彻底逼疯了我!”顾瑶瑶愤恨的看着昌平长公主,:“而且,你还第一时间告诉了我,让我陪着你进宫去见皇舅舅和皇舅母来敲定这件事情,你可知道,我已经快疯了吗?我喜欢太子表哥,从小就喜欢,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嫁给太子表哥,可是你呢,你再一次不顾我的心情,要妃妃嫁给太子表哥,你可知道,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没有这个妹妹了,她也不是我的妹妹,我再一次确定,只要顾妃妃活着,就永远没有我的出头之日!”

    “你可知道,那一天,你对顾妃妃说,要她嫁给太子做太子妃的时候,她一口就回绝了,我有多么恨吗?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她唾手可得的,都是我怎么都得不到的,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同样都是女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啊?”顾瑶瑶一遍又一遍的质问道。

    “蕊心,让人送了老大媳妇回去。”昌平长公主的声音已经平静了很多,直接对蕊心说道。

    蕊心自然明白,连忙亲自送了颜如玉出去。

    颜如玉其实很想留下听一听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是她也知道,这是长公主不打算让她听下去了。她绝对不会多留一刻的。

    “汪怀,你也去吧,守着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昌平长公主看了一眼汪怀。

    汪怀能做这么多年的公主府大管家,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

    他连忙退了下去,如今这正房里,就只有母子四人了。

    “顾瑶瑶,你觉得你自己很委屈,你觉得本宫这些年苛待你了,对吗?”昌平长公主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顾瑶瑶。

    顾瑶瑶冷笑了一下,:“那倒不是吗?同样都是女儿,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对顾妃妃那样对待我,为什么要让我在这种从小就不平衡的感觉之下长大?”

    “因为本宫根本就不想生下你,生下你,对于本宫来说,就是一个错误,再说本宫如何苛待你了。本宫是没有亲自喂养你,可你两个哥哥也没有吃过本宫打的母乳,都是喝着奶娘的奶水长大的,妃妃是因为打小儿身子弱,本宫听老一辈的宫妃说,吃亲娘的奶水,能让孩子身子强健,这就算偏心了?”

    昌平长公主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身边伺候的人,本宫那个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素日里你的吃穿用度,又有哪一点比妃妃差了,至于平时本宫这里的东西,只要妃妃有的,什么时候少了你的,不就是本宫经常让妃妃先挑选,她是妹妹,你做姐姐的让一让她,哪里就不对了,顾瑶瑶,你说的这些全都是歪理,妃妃对你怎么样,你自己也说,她那么敬重你这个姐姐,本宫稍稍对待你们有一点的不公,她都会替你打抱不平的,对于这样的妹妹,你如何下得了手,顾瑶瑶,你真是毒如蛇蝎。”

    “既然你不想生下我,为何要生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为何不想生下我!”顾瑶瑶不断的质问道。

    “好,既然你问,那今日本宫索性也不要这张脸了,统统的跟你们兄妹交代清楚!”昌平长公主大概也是豁出去了。

    “当年,你们的父亲在外头养了外室,他常年在驻守边陲,连你们皇舅舅都劝我,不要太较真,只要顾准做不过分,就不要太当真,可是本宫性子要强,当初和你父亲也算是两情相悦,而且本宫打小儿就跟着你们皇外祖长大,他更是将本宫宠的无法无天,本宫心里不服气啊,凭什么顾准就可以左拥右抱的,而本宫却在这里替他守着,所以,本宫就私下里养了面首,当然这件事,没有人知晓,本宫虽然有了别的按人,但是心里仍旧不痛快,因为本宫心里还是在意你们父亲的,后来本宫不小心有了身孕,不必说,顾准没有回京,这孩子是谁的,不必本宫多说了,顾瑶瑶,这个孩子,就是你。”昌平长公主冷笑着说道。

    她这一番话,却足够把顾瑶瑶彻底的打入了地狱,而且还是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的那一种。

    “不,不可能,如果我不是父亲的孩子,为什么父亲会同意您生下我,并且还对我和哥哥们一视同仁!”顾瑶瑶立刻反驳道,她不信,她绝对不会相信的,父亲这些年对她一直都不错,和两个哥哥,还有顾妃妃是一样,她虽然不常见父亲,可是也没觉察到父亲有一点的偏心。

    所以这一点,她是不会相信的。

    “本宫并不想生下你,因为本宫从来没想过会一个面首生孩子,你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本宫一般都会让那面首喝避子汤药的,本宫知道这药伤身子,所以从来不喝,你只是一个意外,当时本宫想要打掉你的,只是事情凑巧了,顾准回京了,而本宫孕吐被他发觉,本宫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自然对他说了,只是没想到顾准原谅了我,说他知道我也是因为气他,在乎他,才会这样做的,只是问我还愿不愿意跟他生活下去,本宫自然愿意,本宫真正爱的,也只有他,所以本宫就更想这打胎了,可顾准不愿意,说打胎会伤了本宫的身子,让本宫把孩子生下来,他会对这孩子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再提这件事。”昌平长公主说出这段往事,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其实历来公主养面首,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公主大多都是彪悍的,所以说,这样的事情,即便做了,大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所以一般尚主的人家,不会太高贵。

    顾准和昌平长公主二人算是两情相悦,永安帝又是只有这么一个亲妹妹,所以才会恩准这门亲事的。

    不过顾准肯这样做,也算是对昌平长公主仁至义尽了。

    “正是这样,本宫才会生下你的,所以你根本不是本宫想生下的孩子,本宫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昌平长公主冷冷的说道。

    其实怀着顾瑶瑶的时候,昌平长公主的心情也一直都不大好,顾准一直都没走,陪伴着昌平长公主,甚至昌平长公主瞒着顾准好几次都想打掉这个孩子,她总觉得这个孩子是她和顾准之间的污点。

    可顾准的确用一颗宽厚的心,包容了昌平长公主的这次错误。

    顾瑶瑶出生之后,顾准一直也对顾瑶瑶很是疼爱,还又在盛京留了几个月,这正是这几个月昌平长公主再一次有了身孕,怀了顾妃妃。

    她当时也是欢喜疯了,这个孩子,肯定是顾准的,自从怀了顾瑶瑶之后,昌平长公主就把面首都打发了,一个不留,其实哪一个是顾瑶瑶的生父,他也弄不准,就是个面首的孩子。

    能再给顾准生一个孩子,这对昌平长公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心里安慰,能让昌平长公主觉得,她能弥补一下顾准的。

    她也盼着是个女儿,其实她之前有两个儿子,自然想要一个女儿,可偏生女儿又是这样来的,可谓是她得到耻辱,如果这一胎是个女儿的话,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了。

    老天抱有,她终于生了一个女儿,只是这个女儿先天带着哮症,让她心里十分的担心,同时也在想着,这是不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因为她对感情不忠,所以才报应到了孩子身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