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093 黑化后的玉采薇教训白莲花

    093

    玉采薇休息了两日,到了第五日守灵的时候,她就拖着病体来到了灵堂。

    她脸色仍旧很难看,但是看起来精神却比前几日好了太多。整个人精气神就是不同了。

    她跪在黎氏的棺木前,虽然神色还是很悲痛,但却没有前两日那种痛不欲生的样子了。

    玉含羞看着玉采薇已经可以很平静的替黎氏守灵,这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前天的时候不都说玉采薇高热不退,满口胡话,已经快不行了吗?怎么现在看着,没什么大碍啊。

    虽然会时不时的咳嗽几声,脸色不大好看,可这精气神,如何像快不行的啊。

    玉含羞巴不得玉采薇赶紧死,她死了,吴姨娘扶正之后,她就是二房唯一的嫡女了,因为传出玉采薇病重的消息,她不知道偷偷笑开花多少次,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给黎氏守灵,不然,谁肯给黎氏守灵啊。

    可现在看来,这两天她受的苦,都白受了。

    真是气死人了。

    “四妹妹,你让一让,为母亲守灵的事宜,我来便可。”玉采薇碰了一下玉含羞的肩膀,轻声说道。

    这大概是玉采薇第一次如此和声细语的对于含羞说话吧。

    自有记忆开始,她们姐妹二人见面,从来都是要吵翻天的。

    如今玉采薇这般和声细语的与她说话,她倒是真的不适应了。

    只是玉含羞这性子,若是不挑事儿,自然是难受的。

    她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了玉采薇几眼,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前儿姐姐病的下不了床,我才替姐姐给母亲守灵呢,今儿看着姐姐倒是没什么大碍啊,这些下人真是以讹传讹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姐姐是因为不想替母亲守灵才装病的呢。”

    玉含羞这话说的极其辛辣,并且半点不留情面,这就是**裸的挑衅啊。

    如果是在平时,玉采薇早就怨怼过去了,肯定是要跟玉含羞争执起来的。

    而此刻的玉采薇却好似没听到玉含羞的话一样,只是淡淡的扫了玉含羞一眼,就跪在了堂前,低头不语。

    玉含羞没想到玉采薇会是如此反应,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很是无力。

    玉采薇何时这么沉得住气了。

    玉含羞刚想开口,玉倾城上前拉住了玉含羞,:“四妹妹,你轻省一些吧,若再三出言挑衅,丢的可是你自己的脸面。”玉倾城不客气的说道,只是声音压得很低,实在是不想被人听到,她是真不想给玉含羞留脸面,可是没法子,她要给玉家留脸面。

    玉含羞如今一看到玉倾城就想爆炸,尤其是想到玉倾城将来要嫁给太子做太子妃,这心里就快要酸死了。

    恨不得直接上去挠花了玉倾城的脸才好。

    而玉倾城还这般言辞锋利的讽刺与她,叫她如何能受得了啊。

    “大姐姐现如今还没嫁到东宫呢,就开始对咱们指手画脚了吗?”玉含羞白了玉倾城一眼,瘪嘴说道。

    玉倾城没料到玉含羞会如此说,她被内定为太子妃的事情,也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虽说没有过了明路,但是玉家也有不少人知晓了。

    只是这件事和玉含羞有什么相干,玉含羞又有什么资格那这件事来调侃她。

    上次就连云祁调侃了她几句都被玉老夫人责怪了。

    玉倾城自然不会对玉含羞客气,:“四妹妹,如今是在二婶娘的灵堂之上,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不要脸面,咱们玉家还要脸呢。”

    “玉倾城,你什么意思,我说的难道不对吗?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玉含羞再也沉不住气了,恶声恶气的说道。

    玉含羞虽然一直都是装百花,装可怜,可是她见到玉倾城真的是压不住火。

    如果不是玉倾城,她就能当太子妃了,都是这个该死的玉倾城挡了自己的路,所以她这几日,只要一看到玉倾城,就恨不得跟玉倾城撕逼一场。

    前几日,也是好不容易才压制住怒火的,可今个儿玉倾城竟然过来找她的麻烦,她如何还能安耐得住呢?

    “四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啊?”迎春连忙上千拉住了怒火冲天的玉含羞,意思很明显,就是让玉含羞别再说了。

    而今是在黎氏的灵堂上,玉含羞出言不逊,还跟玉倾城这个长姐吵起来了,处处透着无礼,也处处不占理啊。

    最重要的是,玉倾城是长房嫡女,可不是玉采薇,玉含羞如果真的跟玉倾城硬碰硬,那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好在这会子没有前来吊唁的宾客,赶紧息事宁人为好。

    所以迎春才会上去劝说玉含羞,不让她继续丢人现眼。

    “你滚开,要你来多嘴多舌的。”玉含羞一把就推开了迎春,她可算是忍够了。

    玉含羞刚想继续对上玉倾城,只见玉采薇却豁的一声站了起来。

    走到了于含羞面前,抬手就给了玉含羞一记耳光,直接把玉含羞打的目瞪口呆。

    玉含羞半边脸顿时**辣的疼起来。

    她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玉采薇,怎么也没想到玉采薇竟然出手打她。

    玉采薇冷冷的看着玉含羞,:“你疯够了吗?这是我母亲的灵堂,你如果再敢出言不逊,我就把你丢出去!”

    沈卿瞳在一旁满脸欣赏的看着玉采薇,没想到这才两日的工夫,玉采薇倒是聪明伶俐了不少,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手,也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从前玉采薇只会一味儿的责骂玉含羞,每次却有说不到点子上,而这一耳光,打的有理有据的,不管是谁来了,都挑不出玉采薇的错处来。

    果真不错。

    只是沈卿瞳没看明白,这玉含羞怎么突然对玉倾城这么大的敌意呢?

    第一次见玉含羞的时候,只觉得玉含羞是一朵名副其实的白莲,惯会装柔弱的,可在玉倾城跟前儿怎的就这么压不住火气呢?

    “你敢打我,玉采薇,你竟然打我?”玉含羞捂着脸,狠狠的瞪着玉采薇。

    玉采薇咳嗽了几声,微微蹙眉,冷然道,:“我打的就是你,你看清楚,这是我母亲的灵堂,你不敬嫡母,不尊嫡姐,我身为你的嫡姐,打你是教训你!”

    “你这个贱人!”玉含羞气的大骂,身后的迎春一个劲儿的拉着玉含羞,不让玉含羞说话,可是玉含羞却不肯听,:“你敢打我,你还看不清形势吗?你娘已经死了,我娘马上就要被扶正了,你还敢打我,玉采薇,你给我等着!”

    “四小姐!”迎春已经急的快要去捂玉含羞的嘴巴了,玉含羞是不是昏头了,怎么能连这种话偶读往外说呢?

    “是吗?吴姨娘要被扶正吗?即便是又如何,她今日被扶正了吗?还没有吧,那她今天就还是姨娘,即便被扶正了又如何,我依旧是父亲的嫡长女,也是你的姐姐,姐姐教训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玉采薇掷地有声的说道。

    玉含羞没想到玉采薇竟然如此的巧舌如簧,从前也没觉得玉采薇如此啊,只是一味儿的冷着脸,被自己气的哇哇大叫,大骂而已。

    何时变得能言善辩起来了。

    “你如果还要再闹的话,就出去,别扰了我母亲的清净,一会儿还有宾客来吊唁,看到你这幅样子,丢的是你自己的脸面。”玉采薇的声音冰冷的没有意思温度。

    正巧在此刻,玉淮北从灵堂外走了进来。

    玉含羞见到玉淮北,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一路哭着就跑了过去。

    “父亲,父亲,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三姐姐她打我,您瞧我这脸都被三姐姐打的肿起来了。”玉含羞抓着玉淮北,痛哭流涕起来。

    玉淮北的脸色变得极为难堪。

    他冷冷的看着玉采薇。

    玉采薇根本连一个正眼都没给玉淮北,仿佛玉淮北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薇姐儿,你到底在闹什么,在你母亲的灵堂上你也不肯有半分的消停。”玉淮北冷冷的喝道。

    玉倾城听不下去了,直接开口分辩,:“二叔父,咱们这么人在这儿看着呢,您就不问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一上来就责骂三妹妹呢?”

    玉倾城的话说的很急,语气也不太好,换了谁,语气也不可能好起来,尤其是方才玉采薇和玉含羞的冲突,也是为了她。

    不管玉采薇是为了什么,终归也是和她有些相干的。

    “对呀,二舅舅就不问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一直没开口的沈卿瞳也忍不住说道。

    玉含羞见状,哭的更伤心了,:“父亲,我是庶出的,三姐姐瞧我不顺眼也就罢了,为何还要伙同两位姐姐来作践我啊?”

    玉含羞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沈卿瞳,玉倾城,玉采薇都是嫡出,只有她一个人是庶出的,嫡出的肯定帮嫡出的。

    她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儿了。

    “好了,不必说了,含羞一向乖巧,肯定是薇姐儿的不对。”玉淮北皱眉道。

    “我对不对都不重要,我只想跟老爷说,这是我娘的灵堂,我只想让娘清清静静的走,难道这点要求也过分吗?老爷还是把你的宝贝女儿给带出去吧,我娘不需要这样的女儿,有我一个人就够了。”玉采薇冷冷的说道。

    “还有前院的灵堂,也不需要吴姨娘的二儿子给我娘守灵,我想我娘也不愿意,请老爷直接撤了吧,我会跟大舅舅说,让表哥来给娘扶灵,就不劳烦老爷的儿子了。”玉采薇不等玉淮北开口,淡淡的说道。

    “你!”玉淮北没想到玉采薇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并且还如此的轻描淡写。

    从前玉采薇还叫他父亲,可如今,连父亲都不叫了,直接称呼老爷,这算怎么回事?

    “你这个孽障,是要气死我吗?”玉淮北捂着心口说道。

    “老爷,我并没有想要气死谁,我娘已经死了,死者为大,不管之前有什么错,也该还完了吧,请老爷带你的女儿离开这里,我只想让我娘这几日,能清清静静的,可以吗?”玉采薇依旧坚持着说道。

    玉含羞也愣住了,她觉得玉采薇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从前玉采薇十分在意玉淮北的态度。

    每当玉淮北偏心她的时候,玉采薇就会痛不欲生,可今儿这是怎么了?

    对玉淮北的态度竟然这般的冷淡。

    “你这个混账东西,今个儿我要打死你这个孽女!”玉淮北气的疾步走到玉采薇身边,对着她抬手就要打。

    玉采薇抬起头,对着玉淮北冷笑了一下,:“打,往这儿打!”玉采薇指着自己的脸,:“最好打狠一点,让待会儿来吊唁的宾客都看看,玉侍郎是如何宠妾灭妻,逼死原配,现在又要活活打死原配所出的嫡女,让人家都看看你的壮举如何?”

    玉淮北一口老血直用上喉咙处,差点没呛死自己。

    从前玉采薇性子冷,但是每次面对他的时候,也总是希望自己能关注她的,可现如今,玉淮北从玉采薇眼中看到的只有冷漠,甚至看着他,连陌生人都不如一般。

    玉淮北的手却怎么也落不下来了。

    从前他其实也没怎么对玉采薇动过手,最多的一次就是上了戒尺。

    可此刻,他却真的下不去手了。

    玉淮北却气的浑身发抖,狠狠的瞪了玉采薇一眼,转头就走了。

    玉含羞也愣住了,没想到玉淮北竟然挟制不住玉采薇了。

    “你还不走,怎么打你一巴掌还不够吗?”玉采薇斜睨着玉含羞,挑眉问道,眉眼间尽是嘲讽之意。

    玉含羞看着玉采薇,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里竟然有些隐隐发寒。

    她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的落荒而逃。

    迎春见状,也跟着玉含羞走了。

    玉采薇这才回到原先的位置,跪了下来。

    她的神色依旧很悲伤,但是眼底却带着丝丝寒意。

    “三妹妹,你没事吧。”玉倾城有些担心的问道。

    玉采薇勉强笑了笑,:“放心吧,大姐姐,我没事,以后我会过的很好的。”

    沈卿瞳看着玉采薇,没想到这玉采薇还真是孺子可教啊。

    进步不小。

    这人啊,只有在被逼到绝处的时候,才会快速的成长起来。

    现在想来,玉采薇真的是被玉含羞,吴姨娘,还有玉淮北逼得太狠了。

    看样子,玉采薇也是下定决心,以后不会在任人欺负了吧。

    “你真的没事吗?”玉倾城看着玉采薇的样子,真的是觉得玉采薇不像没事的样子,她还是有些担忧的。

    “倾城姐姐,放心,她没事的。”沈卿瞳开口说道,:“我相信三表姐已经想通了。”

    玉采薇转头看着沈卿瞳,报以微笑,这个微笑十分的干净,带着点点感激之情,:“是的,瞳妹妹,多谢你,让我想通了,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在被人欺负了,我要活的好好的,我母亲不在了,我要让她知道,没有她保护我,我也会活的很好,我会让她安心的。”

    玉倾城听到玉采薇如此说,这心里就感觉踏实了很多。

    玉含羞从灵堂上跑了出来,就直接去找吴姨娘了。

    吴姨娘这几日也在房里歇着,她才不会去给黎氏守灵,她马上就要扶正了,现如今以妾室的身份给黎氏守灵,以后扶正了,岂不是更矮黎氏一头吗?

    所以就装病呗。

    也就在房里歇着,只听到外头玉含羞一声高过一声的喊着,:“娘,娘。”

    吴姨娘微微蹙眉,这个含羞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老是这般毛毛躁躁的。

    都说了,这个节骨眼上要沉住气,千万不能张扬,她还是这么大刺刺的叫自己娘,吴姨娘真是心塞的不行了。她自然也是想堂堂正正被玉含羞叫娘,可是怎么也要等扶正之后才稳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